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大清贵人 > 第六三四章、皇长孙女
    雍正二十一年夏天,昭妃如期举办册封礼,同时也有几个位份地位的常在答应也跟着晋了位份,常常在晋常贵人、张常在晋张贵人,再加上原本老牌的郭贵人和云贵人,便有四大贵人了。除此之外还有几个答应进了常在,不过都是添头,不值一提。

    一时间六宫欢喜,一派和谐。

    每五日中宫请安的人员增加了两个,倒也热闹了些许。

    这一日众妃请安,裕妃率先笑着说:“臣妾瞧着六福晋肚子尖尖,看样子要一举得男了。”

    什么尖尖圆圆的,根本没什么科学依据,只是裕妃素来好言热络罢了。

    姚佳欣笑着说:“男孩女孩都好。”

    裕妃倒是真盼着睦亲王赶紧有个嫡长子,毕竟她的弘昼与吴扎库氏也很恩爱,万一一不小心抢在睦亲王之前生出皇长孙可怎么是好?

    虽然裕妃也早就盼孙子了,但从不在吴扎库氏面前替生儿育女的事儿,每次吴扎库氏进宫,裕妃都只是叮嘱她照顾好弘昼、打理好王府事物而已。

    这也让吴扎库氏感激不已,愈发对弘昼尽心尽力,愈发尽心孝顺裕妃,一派婆媳和睦、夫妻恩爱,引为佳话。这也着实是个美妙的误会了。

    姚佳欣倒是没太在意这个,她笑着说:“弘昼比弘旭还要早娶福晋半年,想必很快也该有好消息了。”

    裕妃倒是不敢这么盼着,道:“臣妾倒是不着急,只要他们夫妻恩爱就好,儿女随缘。”

    姚佳欣不禁打量了裕妃一眼,裕妃倒是个好婆婆。

    比起姚佳欣的欢喜,齐妃最近有些闷闷不乐,乃是因为寿郡王府上的大格格殁了,齐妃虽不大喜欢这个病歪歪的丫头,但也好歹是自己的亲孙女,寿郡王夫妻小心翼翼养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还是没能保住,为此寿郡王又病了一场,好在是夏日里,气候暖煦,如今已经好转不少。

    对此,姚佳欣也颇为叹惋,弘昀的这个独生女,姚佳欣其实也没见过几回,只记得是个瘦瘦弱弱的小女孩,因先天不足,因此甚少出门。这些年都养过来了,原以为会渐渐好转,不成想……还是没了。

    寿郡王福晋索绰罗氏也是可怜人啊。

    弘昀眼瞧着都这个年纪了,几乎不可能再有子嗣了,但齐妃也从不提过继之事。究其原因,齐妃还不是盼着弘时的贝子府上能再添个儿子,好过继给他亲兄弟?这样寿郡王府爵位也不必便宜了旁人。

    可偏偏,弘时出继后,就只有嫡福晋董鄂氏诞下一子,这些年弘时沉溺女色,却未曾再有一儿半女出生。着实令齐妃心焦。

    对此,姚佳欣自然也怀疑过弘时福晋,但弘时都出继了,她才懒得管呢。

    看着齐妃脸色愈发抑郁,姚佳欣也不多言,直接道:“好了,今儿就散了吧。”

    雍正二十一年九月初九,正当重阳佳节,弘旬阿哥所传来了富察氏临盆好消息。

    富察氏的母亲佟佳氏也一早接进宫照顾女儿,一应里里外外都安排得十分妥帖。如今瓜熟蒂落,又是如此上上大吉之日,佟佳氏老夫人自是连番祝祷,一定要是个惺孙啊!

    六宫听闻睦亲王福晋发动,也纷纷派人去观望,只等一有好消息就立刻回禀。

    望仙馆那里也是第一时间得到了讯息,粹嫔忍不住“嗤”了一声,“今儿可是九九重阳节!睦亲王的名字里也有一个“九”,可真够贵重的!但愿她生的是个儿子!否则可不枉费她把临盆安排在这一日了!”

    馥儿心道,这富察氏深得睦亲王爱重,哪里需要做这些“安排”?脸上却道:“六福晋若是一举得男便罢了,若是个小格格……”

    馥儿压低声音,“娘娘的两位侄女都还未定亲吧?”

    粹嫔心下一动,若富察氏生的只是个赔钱货,怎么都不能拦着睦亲王添新人,她不禁叹了口气,“只可惜本宫嫡亲的侄女已经与人交换庚帖了,倒是庶出侄女还未定下。”

    馥儿忙道:“庶出又如何?只要样貌出众即可。”

    但粹嫔还是有些犹豫,“可是皇后娘娘对本宫颇有微词,如何肯答允?”

    馥儿趁机鼓动:“此事若是成了,无论对娘娘还是阿哥还是海家,都大有裨益。若是不成……那也是格格无福,娘娘也只得舍弃了。”

    粹嫔听懂了馥儿的意思,这是要让她的侄女去勾引六阿哥啊!若是失败了,少不得名声扫地,可若是成功了……粹嫔不禁心跳加速。

    粹嫔揉了揉眉心,“此事本宫要考虑一下。”

    馥儿心中兴奋得几欲涕零,她奉宁妃娘娘遗命,努力了这么多年,终于要成功了!

    富察氏虽然身体康健,又已经年满十八,但毕竟是头胎,从九月九日晌午发动,一直到九月初十凌晨,阿哥所才终于传出了婴儿的啼哭之声。

    姚佳欣才一睡醒,王以诚便跑进来报讯:“主子娘娘,睦亲王福晋于一个时辰前平安分娩,诞下……一位小格格。”

    姚佳欣一见王以诚没有欢喜雀跃,便猜到是个女孩儿了。

    她点了点头,吩咐浓云:“把本宫一早备下的赐礼送去阿哥所吧。”

    浓云一怔道:“那可是按照皇孙的规制预备的。”

    姚佳欣正色道:“只管送去便是,记得好生安慰富察氏。再替本宫好生瞧瞧小格格的模样。”

    “奴才明白了。”浓云屈膝一礼,便飞快去办差了。

    此时此刻,富察氏若说不失落那是不可能的,作为皇家福晋、又是睦亲王弘旭的福晋,她必须要比别的皇子福晋做得更好,她要贤惠、要孝顺,更要为皇家诞下嫡孙。

    看着襁褓中这个哇哇啼哭的孩子,富察氏还是心疼地抱紧了怀里,“不哭不哭。”

    富察氏之母佟佳氏夫人也只得好生宽慰:“小格格很健康,你这是头胎,折腾不到一天一夜便生下来,已经算是快的了。这又是皇家的长孙女,也是一等一的贵重。嘉懿,你如今要做的便是养好了身子,先开花后结果。”

    富察氏点了点头,“额娘的意思我明白。”——半年前,寿郡王府上大格格殁了,她的女儿是皇家嫡孙女,也是长孙女。

    这时候,太监快步跑进来禀报:“皇后娘娘身边的云姑姑带着赐礼前来看望福晋和小格格。”

    富察氏忙扬起笑容:“快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