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佔有姜西 > 第541章 好兄弟,好姐妹
    从前闵姜西铁石心肠,不能理解喜欢一人的感觉,更不能理解为什么特别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显得智商很低,如今她渐渐开窍,似乎明白为什么智商会变低,因为不计较,陆遇迟被打得满身是伤躺在医院病床上哼唧,也不想打扰丁恪睡个好觉,因为在他心里不值当,就这么简单。

    程双坐在床边怒其不争,“我为你冲锋陷阵被人怼的肺管子疼,怎么不见你心疼心疼我呢?”

    陆遇迟嘴角破了,不敢张大嘴,小幅度念叨:“谁让你上了?一帮老爷们儿打仗你跟着掺和什么?”

    程双瞪眼道:“说得轻巧,我再不上你就要被人打死了!”

    陆遇迟说:“我要是不喝酒,今天进医院的就是他们。”

    “得了,嘴都漏风了还吹,喝多了你怎么不直接打套醉拳啊?”

    陆遇迟说:“我喝的红酒。”

    两人吵嘴,闵姜西倒了杯水,插了根吸管,拿到陆遇迟嘴边,陆遇迟吸了一口,嘴里疼,呛得吐出来,程双拿纸巾擦,纸巾上微微泛红,她马上急道:“哪的血?”

    陆遇迟说:“嘴里的。”

    程双先是松口气,随后蹙眉道:“我以为你被打到胃出血!”

    陆遇迟说:“哪那么容易胃出血。”

    闵姜西说:“你再这么陪丁恪往死喝,早晚的事儿。”

    提到丁恪,陆遇迟沉默片刻,低声说:“这事儿别跟他说。”

    程双道:“还不说?倪欢才跟他分几天,这么快就搭上别人了,摆明了拿他当二百五耍,再看看你,凭什么你跟这儿躺着啊?你招谁惹谁了?”

    陆遇迟道:“我先动的手,我打架纯粹是自己看不过去,跟丁恪没关系,他心情本来就够差了,别再给他添堵。”

    程双快要无语,“你为他想的已经够多了,能不能替自己想想?要不你就趁早摊牌,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反正你成天做好事儿不留名,这样三年五年跟三个月五个月也没什么区别,别等到丁恪找了下一任女朋友,你还跟这儿玩暗恋呢!”

    程双是风风火火的脾气,但也不是说炸就炸,实在是今天亲眼目睹陆遇迟被一帮人打,她心里难受,一时没忍住。

    一通脾气发完,病房中静谧无声,程双别开视线看别处,陆遇迟出声说:“我是怂,总觉得时机不到,我还不够好,配不上丁恪,怕我开口的那一刻就是跟他说拜拜的时候,喜欢了这么多年,早成习惯了,到现在能每天看见他就觉得挺好的…让你们跟着操心窝火,我的锅。”

    程双眉心一蹙,沉声道:“锅你妹,谁让你道歉了,我是看你可怜。”

    陆遇迟总结道:“性取向不大众,爱好又单一,活该我就苦情的命,说不定哪天我想通了,跟姜西学,遁入空门,六根清净。”

    闵姜西不接话茬,程双暗道,人姜西都偷摸还俗了,就你一人还苦哈哈的。

    三个人三种心境,统一的目标就是要弄死倪欢,夜半三更,程双手机响,掏出来一看,她没有马上接,而是道:“丁恪。”

    话音落下,陆遇迟马上侧头,“他给你打电话干什么?”

    程双说:“我怎么知道?”

    说话间,她划开接通键,“喂,学长。”

    丁恪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紧张,“程双,小陆怎么样,你们在哪家医院?”

    程双瞄了眼大气都不敢喘的陆遇迟,慢半拍问:“你怎么知道的?”

    丁恪道:“倪欢给我打电话,说小陆受伤进了医院,你先告诉我哪家医院,到了再说。”

    “我们在仁爱。”

    “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程双看着给自己使眼色的陆遇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伤得挺重,原来的伤口二次撕裂,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之前都吐血了。”

    陆遇迟挣扎着要起来,闵姜西把人按住,程双闪远一点继续说:“他不让我跟姜西告诉你,怕你生气……嗯,知道了,我把手机给他。”

    程双把手机递给陆遇迟,陆遇迟一秒变乖,出声道:“你别听程双瞎说,我没事儿,就是一点儿外伤,医生说观察一两天就能出院。”

    丁恪道:“小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受委屈。”他努力维持冷静,但听得出在克制情绪。

    陆遇迟心疼,“我不委屈,有什么好委屈的,你别往心里去。”

    丁恪说:“我这就过来。”

    陆遇迟道:“你喝酒了,别自己开车。”

    “知道,我打车过去。”

    电话挂断,陆遇迟一脸忧心忡忡,闵姜西开口:“会哭的孩子有奶喝,这招放在哪儿都管用,想想倪欢是怎么忽悠丁恪的,她是虚情假意,你真心实意怕什么?”

    陆遇迟道:“等这事儿过去我就跟他表白。”

    程双道:“还等什么,等丁恪过来,你就一头扎他怀里,带着满身战斗的伤痕跟他说我爱你,我爱你很多年了,他要是不答应,你就搂着他的腰一哭二闹三上吊,扬言他始乱终弃,让他在教育圈儿里无法立足。”

    陆遇迟不冷不热的看了程双一眼,程双一本正经,“你这事儿正统路子行不通,就得剑走偏锋,别想着现在是用伤要挟他,你就要挟他怎么了?你的伤又不是假的。”

    闵姜西开口,云淡风轻的说道:“他不是怕别的,怕现在这张脸不够帅,表白会减分。”

    陆遇迟瞪了程双一眼,别过头,“知我者,姜西也。”

    程双哑口无言,慢半拍点头,“行,行。”

    三人认识这么多年,也并非总是情比金坚一团和气,像是今天这种程度的发飙不是一回两回,但每次都能在短时间内和好如初,归根到底,他们都希望对方好,甚至希望对方比自己还要好。

    因此丁恪推门而入时,原本正常给陆遇迟喂水的闵姜西,忽然手一抖,水从他嘴角溢出,程双马上起身,一手拍着陆遇迟的背,另一手迅速拿起之前给他擦过嘴,带着血的纸巾,急声道:“怎么又吐血了!是嘴里的血还是咳出来的血……明知自己一个打十个打不过,你逞什么能!”

    陆遇迟被两人偷摸使劲儿掐着,愣是不敢出声说自己没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