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 > 第八百四十一章 你好,心上人76
    门口的风波过去,周臣跟周楷并肩往里走。

    周楷一边走一边笑,周臣看了他一眼:“笑什么?”

    周楷跟周臣倒也没什么好掩饰的,直接得意说道:“我觉得我似乎选错专业了,我这口才应该像我爸妈一样选法律当律师。”

    周臣声线淡淡:“你现在换专业还来得及。”

    周楷:“……”

    给了周臣一个很是无语的眼神之后,他接着又说:“我开玩笑的。”

    周臣则是顿住脚步看着他认真说道:“我是认真的。”

    周楷眨了眨眼,有些跟不上周臣的节奏:“什么意思?”

    周臣眉眼郑重:“我的意思是我既然打算创业那就不会允许自己失败,日后公司发展起来,肯定需要专门的法律人士为公司保驾护航,你要不要加盟?”

    其实,周臣早就想拉周楷入伙了。

    只是周楷现在的专业是企业管理,贾鑫在国外学的也是管理,日后两人都进公司的话让谁来管理?

    所谓的一山不容二虎,所以他也就没跟周楷提这件事,正好周楷今天自己说了换专业的事情,他就趁机说服周楷一下。

    周楷的表情怔了一下,周臣又说:“法律必须要细致系统且精细地学才能学好学精,管理这方面你可以兼修。”

    周楷之所以大学选了管理,无非就是想日后帮父亲周敬深打理产业。

    但比起法律这样严谨而又严肃的专业来说,管理只要学到精髓就好,尤其是对于周楷这样聪明的人来说,不用四年的时间专门去学管理。

    学好法律,兼修管理,一举两得。

    周楷不动心是假的,当即就笑了起来:“你倒是会薅羊毛。”

    其实,周楷也很想跟周臣合作。

    早在周臣跟他说跟贾鑫合伙的时候他就各种嫉妒心羡慕恨了,跟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创业做事,谁不喜欢啊,比回家接手他爸那些产业要有意义多了。

    周臣不理会周楷的打趣,他只知道自己看到了周楷眼底的亮光,径自抛给周楷一句话:“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干吧。”

    周楷啧啧着:“你说我要是现在跟我爸说我要换专业,他会不会打死我?”

    周楷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当初报志愿的时候他爸周敬深再三询问他,是否要报法律专业,他当时坚决而决绝地选了管理。

    他看得出来他爸是希望他能选法律专业的,毕竟他爸当年是法律界的高材生,但辞官之后后半生从事的几乎都跟法律无关了。

    心里有遗憾,想让他这个儿子继续学法律来弥补。

    而他则是存了一种跟他爸对着干的心思,故意不学法律。

    他记得他当时填完志愿之后他爸的脸色一度很难看,但也没说他什么。

    现在他又说要学法律,他爸可能真的会打死他。

    周臣面不改色:“不会,但能把你打残。”

    周楷气得要命:“周臣,你这也太幸灾乐祸了吧,是你拉我下水的,现在又这样笑话我,你有没有良心?”

    周臣好心提议:“你要是觉得不好开口的话,我帮你去跟你爸说。”

    周楷冷哼了一声:“不用!”

    “既然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打死打残我都自己受着。”

    这点骨气周楷还是有的,再说了他又不是没有保护伞,在跟他爸说换专业这件事之前他可以先跟他妈说一声,在他妈面前他爸也就是只纸老虎。

    周楷又说:“你当初拒绝了景衡的合作,这会儿他要是知道你跟我还有贾鑫合伙,那小子肯定会生气。”

    景衡虽然年纪小,可是早就显露出经商的天赋来了,而且还是奸商的天赋。

    这么个好的商机景衡没得到,肯定恼火。

    周臣点了点头:“回头我们请他吃个饭。”

    景衡恼火会是真的,但不至于生气,周臣相信景衡能理解他的苦衷。

    他选择贾鑫跟周臣,日后会为大家减少很多流言蜚语。

    这件事谈妥,两人也进了会场。

    这场酒会看得出来郑瑞阳也挺用心的,估计也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拉拢班里的同学吧。

    加上又是班长,必然得办得像样一点。

    酒会开始之后郑瑞阳先有模有样地说了几句开场词和祝酒词,然后便是大家自由交流的时间。

    中间还设计了品酒的环节,很显然是针对周臣来的,郑瑞阳笃定周臣的出身不懂红酒。

    可他并不知道,早在周臣察觉到他对自己有敌意的时候就已经心生警惕了,周臣的性格向来就是这样,沉稳冷静,并且擅长未雨绸缪。

    早在看到郑瑞阳酒会通知的时候他就在脑海中迅速拟了一遍郑瑞阳会怎样刁难他,国庆假期的时候他回了小镇一趟,拿他跟老人的秋冬衣物。

    正好趁着回小镇的机会,跟周楷一起参观了周敬深的葡萄基地,顺便跟周楷在周家酒庄里泡了一整天,各种了解葡萄酒的知识,各种品酒,遇到不懂的问题就跟周敬深请教,做足了准备。

    所以,当郑瑞阳在酒会上频繁cue周臣的时候,周臣每一次都应对从容坦然自若。

    郑瑞阳心下恼怒不已,可是表面上也没法表现出什么来。

    反而周臣一次次地发言,清隽优雅地给大家讲述红酒的许多知识,让周臣人气爆棚,班级里的女生几乎都要被周臣给迷得神魂颠倒了。

    尤其是宋妍。

    郑瑞阳看到宋妍眼底毫不掩饰的对周臣的青睐,心里的火气就蹭蹭往上窜。

    其实他对宋妍也没什么太多的喜欢,不过是看到漂亮的女生就想撩一撩而已。撩得动就玩玩,撩不动就拉倒。

    很显然他撩不动宋妍,换做以前他就放弃了。

    但现在因为宋妍各种青睐周臣,他心里极其的不服气,莫名的自尊心作祟,愈发的让他非得去把宋妍撩到手。

    散场的时候,周楷将因为一晚上都没让周臣出丑心里憋到要爆炸的郑瑞阳叫到一边单独说了几句话。

    恨屋及乌,因为周臣的关系郑瑞阳对周楷也烦着,一把拂掉了周楷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很是不耐地说道:“干什么?”

    周楷倒是一点都不恼,浅笑着开了口:“怎么样?今晚这一局下来,你觉得你赢了吗?”

    郑瑞阳狠狠瞪了周楷一眼,周楷又说:“哥们,看在咱们的爸有业务合作的情谊上我好心奉劝你一句,没事别去招惹周臣了,这才开局你就输了,你难道还不明白敌我实力相差悬殊吗?”

    很显然郑瑞阳是实力差的那一方,他这话把郑瑞阳给气的够呛。

    很是不满地说道:“这才刚开始呢,你怎么知道最后我就一定输?”

    周楷觉得郑瑞阳这脑子简直是进了屎,很是好笑地摊了摊手:“才第一局你就输到毫无还手之力,你还指望着以后能赢?梁静茹给你的勇气吗?”

    今晚这场酒会郑瑞阳可谓是铆足了劲想将周臣置于难堪的境地,可人家周臣轻而易举地就瓦解了他所有的心机。

    这都感受不出来,还想后面赢周臣,可不是脑子进屎了嘛。

    而且按照周楷对周臣的了解,郑瑞阳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郑瑞阳要气死了,抬手指着周楷警告:“周楷,我警告你,你说话给我客气点。”

    周楷微微眯了眯眼:“不作死就不会死,既然你非要作死,那我也无所谓了。”

    周楷说完这番话就转身离开了。

    郑瑞阳可别把他爸的基业给作进去,那样他们全家都得跟着完蛋。

    周楷跟周臣并肩走出去的时候,看到了站在外面的宋妍。

    两人目不斜视地越过宋妍径自离开,反正关于周臣跟女朋友的关系之前都已经宣布的够清楚的了,宋妍要是再继续纠缠,那真是没有底线了。

    宋妍看着周臣挺拔的背影,紧紧咬住了自己的唇。

    她就不信打听不到他女朋友的信息,她就不信他女朋友能强过她。

    一旦她知道他女朋友不如她,她一定会不顾一切将他抢过来。

    回去的路上,周楷让周臣开车,然后他第一时间给自家母亲江流诺打电话,跟她说换专业的事情,让她护自己不被打死。

    周楷说得小心翼翼,谁知他妈却很是云淡风轻地跟他说:“你可以不用告诉他你要换专业啊,自己去找学校老师和领导沟通交涉给你换了就是,就让你爸觉得你还在学管理好了,反正他也不会没事去查查你到底学的什么。”

    周楷懵了半天然后又说:“这样也行?”

    他妈说道:“怎么不行了?先斩后奏呗,反正等他知道的时候你都已经换了。”

    周楷可没想到要瞒着他爸,都怪他妈教坏了他,他明明是个要跟他爸如实交代的乖孩子。

    他妈又在那端说:“当然,我也有话要对你说,你已经满十八岁了,是个成年人了,应该对你自己的未来和前途负责了。”

    周楷认真点头:“我知道。”

    “我做这个决定是深思熟虑的,我也能对这个决定负责。”

    但是下一秒他又可怜兮兮地说:“但是妈,要是东窗事发了,你可一定要护着我啊。”

    “知道了。”他妈这样说了一句之后就挂了电话。

    周楷长长松了一口气,满意地靠在了后座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