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 > 第八百七十七章 你好,心上人112
    周臣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还以为她能回来工作,这样她跟贾鑫见面接触的机会更多一些。”

    陆景琳说:“当初她跟贾鑫的事情在小镇弄得人尽皆知,她肯定觉得颜面尽失,听说这些年她从来没回过家,原本她跟父母的感情也不怎么样,那次从贾鑫那里弄来的钱她自己留了一些学费之后,其他的全部都给她父母了,也算是恩断义绝了。”

    听说当初是宁晓容的父母给出的主意,让她去接近贾鑫骗钱。

    这件事让宁晓容在小镇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做人,她不回去也是不想被流言蜚语羞辱。

    换做是任何人,都不会回去。

    陆景琳又说:“贾圆圆也侧面探过宁晓容的口风,宁晓容只说这辈子跟贾鑫再无可能。”

    “她还说,虽然宁晓容什么都没说,但她能感受出来,宁晓容把话说得这样绝,是因为她自己也觉得没脸面对贾鑫,又怎么可能跟贾鑫在一起。”

    周臣听了之后很是无奈:“因为被宁晓容算计了所以不可能先低头,而宁晓容又觉得没脸跟贾鑫在一起更不可能再来主动找贾鑫……”

    这两人,完全就是一道无解的题。

    被周臣这样一说,陆景琳也顿时觉得有些头疼。

    不过不管怎样,她已经警告过贾鑫了,希望他以后别再作下去了。

    三天之后贾鑫出院,医生给了贾鑫忠告。

    如果他不想要命了,以后可以继续这么作死地喝下去。

    如果他想好好活着,最好从现在开始戒酒,最起码半年内滴酒都不能沾。

    这对于常年喝酒已经对酒精产生了严重心理依赖的贾鑫来说,简直是致命的煎熬。

    周楷好心建议:“别担心,回头我带你去找纪堂,让她给你开点中药调理一下,胃病主要是靠养和调理。”

    贾鑫气到想揍人:“你给我滚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敢情他这一病,正好给周楷制造了去找纪堂的机会。

    周楷摊了摊手:“不管我安的什么心,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陆景琳也跟着点头:“胃病确实需要养,中医调理肠胃效果确实很不错。”

    周楷又很是骄傲地说道:“纪堂受欢迎的很,她的号提前好几天就挂满了,要不是我带着你的话纪堂未必给你看。”

    贾鑫没好气地说:“要是她拒绝了你的表白,你跟着我去不尴尬吗?”

    周楷:“……”

    咬牙说道:“她要是拒绝了我,那你就更得去找她看病了,只有这样我才能继续接近她不是吗?”

    这下换贾鑫无语了:“敢情我是你追纪堂的武器就是了?”

    周楷毫不客气地点头:“你对我来说也就这点存在的价值了。”

    贾鑫觉得胃又疼了。

    两人说说闹闹也就出了医院,又休整了一天之后,贾鑫跟陆景琳被周臣送上了回国的飞机。

    贾鑫虽然想继续工作,但周臣强硬地命令他必须休息,并且还给他放了大半个月的假,贾鑫只能接受。

    回国的飞机上,贾鑫跟陆景琳比邻而坐。

    在飞机趋于平稳之后,陆景琳突然转头问向贾鑫:“如果飞机这一刻就失事坠毁了,你觉得你的人生有遗憾吗?”

    贾鑫有那么一瞬间的懵,因为他完全没想到陆景琳会问这么恐怖的问题,还是用这样平静的表情。

    要知道他们现在是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上,要是她乌鸦嘴说中了真的出事了怎么办?

    就那样很是心累地看着陆景琳,完全给不出什么答案来。

    陆景琳弯起唇角灿然一笑:“如果真的出事,我一点遗憾都没有。”

    “在亲情上,我对父母家人孝顺恭敬,他们对我也疼爱呵护,亲人一场我们都很快乐幸福,在爱情上,我在最好的年纪爱过最好的人,而他也深爱着我,在工作和学习上,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我都全力以赴过了,所以哪怕现在我的生命就此结束了,我也没有遗憾。”陆景琳说完这番话之后,意味深长地看了贾鑫一眼。

    贾鑫听完她的话之后,嘴唇紧紧地抿了起来,脸色一瞬间有些发白。

    不是因为她这番话的多恐怖,而是在她的引导下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一生,真的有太多遗憾。

    陆景琳适可而止,点到即可。

    大家都不是愚笨的人,相信贾鑫会明白她这番话是想要让他好好珍惜眼前。

    最终两人顺利回国,之后就各自忙各自的了。

    周臣跟周楷则是又过了两个周才回来,这次忙碌过后周臣就决定暂时不外出了,要留在南城专心准备他跟陆景琳的婚礼。

    虽然乔妤也帮他准备了一些事宜,但这毕竟是他要给陆景琳的婚礼,具体事宜还是要他亲自准备。

    之前也都商量过了,婚礼不会盛大举行也并不公开,只是小规模的亲朋好友而已。

    安保措施景贤胜那边自会做好一切,保证婚宴现场滴水不漏不被任何人打探。

    周臣这边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除贾鑫和周楷几个朋友之外,其他人就都是陆景琳那边了。

    至于他那位亲生父亲左坤,从周楷出国留学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彻底断了联系。

    回国之后这几年周臣也见过左坤一两次,那个时候他的公司已经小有名气了,左坤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他公司的地址,上门找过他一次。

    因为他早就已经不住在原来那套租来的房子里了,左坤只好找到公司去。

    周臣毫不犹豫地就来了个避而不见,接待左坤的是贾鑫。

    贾鑫这人这些年愈发阴狠及无情,跟周楷的左右逢源不同,贾鑫是冷酷而直接。

    所以在对待左坤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风格,三言两语就探出了左坤来找周臣的目的是想攀高枝,看周臣现在发达了想跟周臣沾光。

    贾鑫一点都没留情面的就将左坤给损走了,言外之意就是周臣能有今天的成功跟他这个亲生父亲半点关系都没有,所以自然也就不会给左坤什么好处。

    左坤没想到贾鑫一个年轻人说话竟然会这样刻薄,一张老脸臊得慌,涨的通红地灰溜溜走人了。

    那之后,再没见左坤找上门。

    想必左坤也终于看清了,周臣是真心不想跟他这个亲生父亲有什么牵扯了。

    之前或许他还以为周臣会渴望什么亲情,可这些亲情周臣从老人身上从陆南城跟乔妤身上得到了很多,根本不需要再渴望他那里来的亲情了。

    所以无论是领证还是举办婚礼,周臣都当左坤是陌生人。

    周楷出差回来之后倒了下时差,第一时间就联系了纪堂。

    本来想抓着贾鑫去医院一起找纪堂的,但是贾鑫人消失了。

    据说是去了安城,百分之八十是去找宁晓容了。

    周楷于是只好自己去了医院,说实话他心里还是有些没谱的,也有些承受不住万一被拒绝了怎么办。

    纪堂白天很忙,只有中午吃饭的时候才有时间。

    两人在纪堂专门的办公室里见的面,有淡淡的草药香,周楷觉得闻着这样的药香整个人都沉静了下来。

    周楷带了午饭,上次两人吃饭的那家餐厅,他有注意到纪堂喜欢吃的几个菜,这次一起买了来。

    纪堂看到周楷还带了午饭,脸上的表情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说实话,她没想到周楷会这样细心。

    周楷看到她的惊讶的表情,微微扬了扬手上的纸袋笑着解释了:“占用了你中午吃饭的时间,当然要补上,我们边吃边聊?”

    纪堂看了他一眼,轻轻点了点头,上前将会客沙发面前的茶几简单整理了一下,两人就那样坐在了沙发里吃午饭。

    见他带来的菜式都是自己上次觉得挺不错的几种,纪堂心里又惊讶了一下。

    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细心。

    之前周楷没表白的时候,纪堂没有过多的注意周楷,但现在他表白了,于是她就本能地会多关注一下他。

    比如她从他的朋友圈里知道,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国外出差,参加大大小小的各种展会。

    说是边吃边聊,但吃饭的时候谁有心情聊她到底答不答应的事。

    所以都是周楷在说自己出差在外面的见闻,以及许多有趣的事情,把纪堂逗得不停地笑。

    等真正吃完饭之后,话题终于回到那个让周楷揪心的答案上了。

    周楷看着面前柔软的小姑娘,连带着问出来的话也软和了几分:“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纪堂张了张嘴,有些艰难地想要说他们还是不要谈恋爱了吧,她很不适应这样的关系。

    但周楷忽然打住了她:“你先别说答案,先回答我几个别的问题吧。”

    纪堂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只好点头。

    周楷先问:“你以后有结婚成家的打算吗?还是像盛唯一那样,完全就不想恋爱结婚?”

    纪堂如实回答:“我是想恋爱结婚……”

    纪堂是保守的性子,骨子里是想结婚生子组成家庭的。

    就像她的父母那样,将油盐酱醋的普通日子生活过成诗。

    但前提是,她要找到一个彼此深爱的男人。

    不过她觉得要找到这样一个男人有些困难,毕竟不是每个男人都像父亲那样优秀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