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 > 第八百九十九章 你好,心上人134
    小姑娘泪眼婆娑眼睛通红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心疼极了,周楷一颗心软得不像话,恨不得将人抱在怀里哄。

    可是又不敢,他这个时候要是抱上去只怕是哭得更厉害。

    于是就只能一个劲儿的哄:“乖,别哭了。”

    忍不住抬手给人擦眼泪:“都是我不好,我错了,你想怎么出气都可以。”

    纪堂垂着眼靠在门廊边上,就一个劲儿地流眼泪,什么也不说。

    周楷无奈,又怕被他爸妈听到动静出来查看,于是瞬间变了脸故意语气很凶地警告着:“你要是再不停下来我就继续亲你了,堵着你的嘴,看你还怎么哭。”

    纪堂:“……”

    本就心里懊恼不已,这会儿他又这么凶地威胁她,当即呜呜哭得更难过了。

    周楷实在是没办法了,弯腰将人抱了起来。

    纪堂惊呼着挣扎:“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周楷当然没放人,反而直接将人塞进了不远处停着的他的车子里,在他爸妈闻声出来查看之前载着人离开了。

    他们身后,周敬深跟江流诺走了出来。

    江流诺有些担心地盯着儿子车子离开的方向:“我刚刚怎么听到哭声了?儿子不会是把纪堂给欺负哭了吧?”

    周敬深比她淡定多了,甚至还有几分嫌弃:“连个女孩都追不上,他还能干什么?”

    江流诺气得转头瞪他,儿子已经这么难了,他竟然还在那儿笑话儿子。

    周敬深被她瞪得有些心虚,连忙转了态度:“我这不是爱之深责之切嘛。”

    想他周敬深,大半生也是风光无限,也就只为她江流诺弯过腰低过头了。

    他这样说江流诺这才满意了几分,想了想之后又吩咐他:“什么时候你再去南城,约纪杭他们一起吃顿饭吧,增加一下两家父母的感情,这样纪杭还能在女儿面前多支持一下咱们儿子。”

    周敬深:“……”

    所以,他现在是要为了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去低三下四跟纪杭陆南城他们套近乎吗?

    他胸口堵得要心肌梗塞了,然而江流诺的命令他哪里敢不听啊,嘴上只好应了下来。

    但心里却是愤愤计划着,半年之内他不打算去南城了,随他儿子自生自灭去吧。

    江流诺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冷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过几天你不是有个会议要去南城参加嘛,你要是敢找借口不去了试试!”

    都做了大半辈子的夫妻了,江流诺还能不了解周敬深心里在想什么?

    周敬深被她给噎得无言以对,咬牙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身回家了。

    敢情现在她心里只有儿子的幸福了,而没有他这个老公的尊严了。

    这厢老夫老妻为了儿子的事情操碎了心,那厢车里纪堂被这么一折腾,倒是停止了哭泣。

    不过小脸也板了下来,语气有些生硬地跟周楷说道:“我要回去了,你送我到天骄姐他们那儿。”

    “好。”周楷好脾气地应了下来,两人一时间再无话可说。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景天娇他们泡温泉的会所门口,车子一停稳纪堂就想走人,可周楷将车门给锁了,她开了半天门都开不了。

    气得纪堂转头瞪着周楷,周楷满脸认真地看着她:“我为刚刚的行为向你道歉。”

    纪堂别开眼,不想理他。

    周楷看着小姑娘美好的侧脸又说:“纪堂,我是真的喜欢你,如果你觉得被我亲了影响很不好的话,我可以负责,马上就娶你。”

    周楷之所以说这样的话,是因为他知道纪堂性格内敛保守,这个亲吻肯定也是她的初吻。

    当然,他这样说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趁机跟小姑娘表明一下自己的心意,那就是他是以娶她为最终目标的。

    谁知他这话把纪堂给吓得够呛,猛地一下子就回过头来看着他,表情很是惊恐:“你说什么?要娶我?”

    纪堂也挺崩溃的,她还没听说谁因为初吻没了就要嫁给对方的。

    虽然她性格保守,但也没保守到这样的地步啊。

    周楷神色郑重地点头:“嗯,我想娶你,从一开始就想。”

    然后又说:“我对你的感情,你建立在想娶你为妻这个基础上的。”

    简而言之,他对她并不是玩玩,而是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郑重,是想要将此后漫长的人生交到她手里的郑重。

    纪堂怔怔看着周楷,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个男人想娶一个女孩,那意味着她对他很重要,毕竟结婚是那么重大的一件事。

    纪堂现在很乱,乱到她转身急忙拍着车门:“你赶紧开门,我要走了。”

    周楷给她开了门,放她自由。

    他不心急,亲都亲到了,离追到手还远吗?

    纪堂下车没走了几步就碰到了出来的周臣跟陆景琳,两人在休息室里待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决定回他们的住处休息。

    景天娇他们几个人也快要泡完了,各自回去休息一下等晚上再一起吃饭,吃饭地点定在周楷跟陆景琳的住处。

    因为陆景琳怀孕,周楷都不想带着她去这去那的,索性招呼大家去他们那里了。

    陆景琳一眼就看出了纪堂的不对劲儿,眼圈还红着肯定是哭过了。

    连忙关心问她:“纪堂?怎么了?”

    顺便瞥了一眼纪堂身后从车子里下来的周楷。

    纪堂有些尴尬,虽然她很想跟陆景琳倾诉一下她都遭遇了什么,但周臣还在一旁她也没好意思说,于是就只摇了摇头。

    然后又问陆景琳:“你们要回去了吗?我也去你们那里。”

    陆景琳当然不会拒绝,周楷在后面跟了上来:“我也去。”

    纪堂郁闷地往陆景琳身旁退了退,他脸皮也太厚了吧,都这样了还能跟上来。

    好在陆景琳委婉拒绝了周楷:“我们女孩子说说话,你跟着来做什么啊。”

    陆景琳不是感受不出来纪堂想逃离周楷的感受,所以没让周楷跟来。

    周臣也看了周楷一眼,周楷于是只好放弃了跟上去的念头。

    三人回去之后,周臣给陆景琳和纪堂倒了水切了水果便回房间了,将空间交给了两个女孩。

    两人坐在院子里的沙发里,一抬眼就能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看到头顶上方的蓝天,舒适而又惬意。

    纪堂忍不住地感叹:“景琳姐,你真是太幸福了。”

    拥有周臣这样优秀的男人,而且还能被这样宠爱。

    陆景琳喝了口温热的水,轻声笑了起来:“你这样好,以后肯定也会遇到一个很爱很爱你的男人,你也会幸福的。”

    听到陆景琳说自己好,纪堂轻轻叹了口气。

    她原本也觉得自己挺好的,可想到周楷如今的成就,感觉自己好像平庸极了。

    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医的人,一直默默在自己热爱的岗位上工作。

    无论是跟外面那些美艳婀娜身材火辣的模特或者那些光芒万丈的女明星比,还是跟陆景琳盛唯一这样行走商场极有魄力的女孩比,她太不起眼了。

    陆景琳微微侧头问着她:“怎么叹气了?有什么烦心事吗?”

    纪堂默默喝了口水,然后跟陆景琳说了自己的心里话:“我总觉得,自己太平凡了……”

    陆景琳恍然,敢情她这是在自卑?

    周楷这段时间在南城确实声名显赫,相较于周楷身上的热闹喧嚣还有声名显赫来说,纪堂这样默默将自己的青春奉献在别人看不到的岗位上的女孩,确实沉静了许多,可那不代表纪堂就不优秀了啊。

    在陆景琳眼里,纪堂是他们这些人中最美好的那一个女孩。

    虽然她总是不言不语,可她心里装着救死扶伤的大爱。

    最难得的是,在这样喧嚣釜的社会里,她依然能保有一颗纯真善良的心,安安静静本本分分钻研医学。

    陆景琳随后将自己对纪堂的欣赏毫不吝啬地说了出来,纪堂听了之后有些惊讶:“景琳姐,我真的有你说的这么好吗?”

    纪堂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在陆景琳这里评价这样高。

    陆景琳笑了起来:“你做的是救死扶伤这样伟大的事情,如果你都不好的话,那我们就更不好了。”

    纪堂眼睛闪闪亮亮了起来,连带着笑容也轻松了许多。

    她承认,陆景琳给她的赞赏和鼓励让她重新认识了一下自己。

    陆景琳看着她这副忽而失落忽而又欢喜的模样,微笑着几不可闻地轻轻摇了摇头。

    纪堂自己可能还没意识到,原来不问世事的她,现在忽然这样患得患失了起来,是因为她也开始在乎周楷了。

    只有在乎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忽然不自信,忽然患得患失。

    随后就给周楷发了条信息,告知他自己这边帮他探听出来的消息:纪堂有些喜欢你了,但她同时也不太自信了,觉得自己不够好配不上你。

    那厢周楷在他们三人离开之后就进了温泉会所,跟景衡他们泡温泉去了。

    百无聊赖的他正趴在温泉池边看手机呢,收到陆景琳的信息他看完之后猛地一下子就从水里窜了起来。

    什么?

    纪堂竟然觉得她不够好配不上他?

    她都不知道她在他心里有多好,好到让他愿意不顾一切地去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