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 > 第四十八章看演出
    乔妤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瞪着一旁散落着的自己被扯的又差不多没法穿的衣物愤愤对陆南城抗议着,“陆南城,你以后再这样我可要让你赔我衣服了!”她的衣服基本上都是她开设计公司的时候自己为自己量身设计定做的,虽然不贵,但她的公司没有了这些衣服就成绝版了好不好,也是很珍贵的呢。而且,这些衣服是她自己亲手做的,对她来说很有纪念

    意义呢,毕竟她都不知道这辈子她还能不能有机会从事那些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陆南城看着女孩子白皙娇嫩的气愤面容,压下了自己掏出钱包来给她一张银行卡的冲动。

    如果他真的给她卡让她随便花的话,他们之间的关系味道就全变了。

    现在,他可以给他们之间的关系定位于互相利用,可是如果他给了她钱花,那就不仅仅是互相利用这样简单了。

    他在心底惊诧着自己对她有这样的冲动的同时,视线落在她白色西装衣领上那个刺绣的柔美的“妤”字上,淡淡问了一句,“自己设计的?”

    “嗯哼,千金不换哦。”乔妤这样故作轻松地别开眼说了一句,然后走过去拿了衣服默默穿上,没再说什么。

    提到自己的那个小公司,乔妤心里不是没有遗憾的,也不是不心痛的。

    她现在所有的故作轻松都不过是假象,因为她的遗憾和心痛都不想让陆南城看穿。

    时间并不早了,两人并肩离开陆南城的办公室。

    坐进车子里之后陆南城转头问着乔妤,“想吃点什么?”

    言外之意要带她去吃点东西,乔妤却是摇了摇头,“不用了,直接送我回家吧,这么晚了我爸爸肯定很担心我。”

    家里有家政阿姨,让她给自己简单准备点吃的就行。早上她匆匆回家了一趟就出来开会了,看得出来乔仁民很担心她,乔仁民知道她肠胃炎的事情,因为原本她是预定一两天就回来的,后来拖着不回来,每天用酒店的电话跟乔仁民联系的时候乔仁民自然要

    追问怎么改变计划了,于是她只好说了自己水土不服肠胃炎了。

    乔仁民别提有多担心她了,只恨他自己身体不好没法亲自赶去山西照顾她。

    陆南城的视线落在她脸上,深邃的黑眸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来,“乔湛给你打过电话。”

    “哦……”乔妤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我刚刚开机之后看到了有他的未接电话。”

    陆南城看着她这副样子仿佛置身事外的样子,忽然觉得心头一阵烦躁。

    乔湛对她感情不一般,她对乔湛呢?

    作为有血缘关系的堂兄妹,他们两人——

    陆南城没法再继续想下去,扯过安全带来系上驱车送她回家。

    那厢低着头的乔妤心里长长松了一口气,刚刚陆南城提到乔湛的时候乔妤都心虚地不敢抬头,她能感受出来,陆南城察觉到了她跟乔湛之间有些正常,她在犹豫自己要不要跟陆南城坦白。

    然而后来又想着,她心虚什么坦白什么,她跟陆南城也不是什么正当关系,她身边有追求者难道不正常吗?他身边不是还有个爱慕他的周蓉蓉?

    到家之后乔妤跟陆南城说了声再见就下车了,身后的陆南城踩着油门轰的一声驱车离开,惹得乔妤惊讶地回头看了一眼他的车尾,这人这又发什么脾气啊?

    陆南城在驱车回家的路上接到了母亲方慧君的电话,“南城,今天蓉蓉给我打电话,说她回来了你们还一起吃饭了?”

    陆南城浅淡地应了一声,“嗯。”

    方慧君的语气在那端很是欣喜,“哎呀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她出国进修之后你们没联系了呢。”周蓉蓉无论是家世还是个人气质品行都曾经是方慧君眼中最完美的儿媳妇人选,她也撮合着陆南城跟周蓉蓉见过几次面,结果后来周蓉蓉忽然毫无预兆地出国进修去了,方慧君觉得两人可能没戏了,如果

    周蓉蓉真的那么喜欢她儿子的话,还不得将他牢牢抓在手里啊,怎么舍得一走大半年的出国呢。

    没想到周蓉蓉回国之后两人又联系上了,方慧君真是欣喜又欣喜。

    就那样在电话里热情邀着陆南城,“是这样的,她今天送了我几张周六晚上她们舞蹈团演出的票,到时候你陪我去看吧?”

    陆南城在这端抿唇不说话。

    周蓉蓉肯定是知道,如果她直接邀请他的话说不定他会拒绝,但是由他妈来邀请他的话,他不怎么好拒绝。

    有些心烦地降下了车窗的玻璃,让外面的空气透进来。

    不知道怎么了,明明都是在他面前玩心机,乔妤让他觉得好笑又好气,周蓉蓉却让他……厌烦。

    “到时候再说吧,看我有没有时间。”最终这样回了方慧君一句,陆南城便以自己有事要忙先挂断电话了。

    因为知道乔妤肠胃炎,所以乔仁民特意让保姆提前给乔妤熬了清淡好消化的粥,乔妤回家之后一口气喝了两碗,边喝着边觉得心里暖暖的,果然还是家里最好啊,最温暖,最舒适。

    乔仁民在一旁关切问着她,“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乔妤笑嘻嘻地,“没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回来一看到您,病就好了呢。”

    乔仁民笑了起来,“油嘴滑舌。”

    乔仁民已经习惯了自家小女儿这副模样,从小到大她就是这样小嘴甜甜地,爱粘人会撒娇,总是能逗地一家人开怀欢笑欢喜不已。

    乔仁民看着明显瘦了不少的小女儿,心中愈发觉得愧疚了,“妤儿,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三个……”

    乔妤很是无奈,“爸爸,您以后别再说这样的话了,不然我可要生气了。”

    自从乔沐乔荞出事她被招回来之后乔仁民就一直内疚着自责着,乔妤觉得乔仁民再这样下去的话可不行,心理会压抑出毛病来的。

    乔仁民满脸的欲言又止,最终是他别开了眼,什么都没说。

    乔妤第二天一到办公室就看到了早就等在那里的乔湛,乔妤忽略乔湛眼底那些深沉的浓情,转而浅笑疏离地问着他,“乔副总,有事?”

    乔妤以为乔湛又会疯一通呢,谁知乔湛却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票来,“周末请你去看演出。”乔妤一脸的讶然,垂眼的时候就看到那票面上赫然印着周蓉蓉翩翩起舞的身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