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他心甘情愿
    陆南城失笑地看着她满脸的不自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就那样搭在自己的腰带上,“不然你想让我到哪儿脱?我们俩现在身上都滴水,我一进去把整个房间都弄乱了。”

    乔妤看了一眼他滴水的裤脚,转过身去急忙说着,“那你先脱吧,脱完了赶紧出去。”

    身后传来金属皮带扣的声音,再然后是男人促狭的声音响起,“你又不是没看过,有什么好害羞的?”

    乔妤抿了抿唇,不想理会他,打定决心等他离开了自己再处理。

    陆南城又继续说着,“你也赶紧把湿衣服脱下来,不然真的会感冒。”乔妤还没等说什么呢,肩头的西装被人给拿了下去,剩下她被雨水打湿的玲珑身段展露在男人面前,陆南城眼底暗了暗,抬手扯过了旁边的浴巾来系在腹间,然后转身将浴室留给了乔妤,“你赶紧冲澡吧。

    ”

    他得赶紧离开,不离开的话怕自己真的会失控。

    等陆南城离开浴室之后,乔妤这才松了一口气,褪去自己一身的湿衣物连同陆南城换下来的那些一起收在了旁边的洗衣筐里,然后开了花洒冲洗自己。

    回想了一下刚刚的画面,乔妤觉得自己简直糗死了。

    明明是想要陆南城难堪的,结果被陆南城一路护着回来了。

    而她也没想到,陆南城会这样呵护她。

    她的妆没有花,也没有多狼狈,虽不能说完好无损,但至少他是拼了全力在护着她的。

    乔妤从未想到,陆南城会对她满腔深情和温柔。

    在最初接近陆南城的时候,她没奢望过陆南城会对她好,在接近他之前她也不是没了解过陆南城,她知道他那个人有多么的凉薄寡情……

    胡乱冲了澡之后乔妤就赶紧裹好浴袍出去了,好让陆南城也赶紧冲一下,她也担心他感冒。

    陆南城进了浴室之后乔妤就赶紧回了卧室,顺便锁上了房门,一个人在床上心思烦乱,陆南城的温情,真的让她的心越来越乱。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被人绅士敲响,“我冲了姜茶,出来喝点吧,驱寒。”

    乔妤脸上的表情怔了怔,应了一声之后起身走了出去。

    陆南城身上穿着外出的衣物正站在吧台边,见她出来递给了她一个杯子,乔妤看了一眼杯中已然冲泡好的姜茶,接过来之后低声道谢,“谢谢……”

    陆南城随意说了句,“没什么。”

    气氛一时间有些静寂,两人就那样站在那儿各自喝着暖烘烘的姜茶。

    半响之后乔妤先开了口,“你哪来的姜茶?”

    陆南城修长的手指抚过洁白的茶杯边缘,“外面超市买的。”

    然后又看着她说着,“虽然就淋了一嗅儿的雨,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先喝点姜茶驱驱寒,感冒了太遭罪。”

    乔妤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喝茶。

    乔妤从来都没想过,陆南城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细心的男人。

    其实,又有谁天生是温柔体贴又细心呢,亦或者可以说,陆南城也是只为了她一个人细细体贴。

    如果换做是别的女人,他才没那么多闲工夫去关心她们的死活呢,也不过是因为那个人是她,他才放在了心上。

    因为在乎,所以将她的点点滴滴都放在了心上,所以本能地就成了一个温柔体贴的男人。

    一杯姜茶喝完,乔妤觉得自己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是暖的,放下茶杯之后她抬眼看向面前长身玉立的男人,坦坦荡荡道歉,“抱歉,刚刚害得你淋雨……”

    陆南城看了她一眼,乔妤兀自又说着,“我刚刚是故意想让你淋雨好看你狼狈的,但现在我后悔了,后悔不该拿我们两个人的身体健康来闹腾。”

    乔妤从来就是那种敢作敢当的女孩子,她承认她刚刚的行为很作很折腾,但她现在也能坦然而勇敢的承认。

    陆南城面上没什么表情,“我知道。”

    然后又挑眉,“你的目的不就是让我讨厌你吗?我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所以你没什么好道歉的。”

    他怎么可能看不出她的心思?

    从她撂下要让他讨厌她的狠话来,她就一直在不遗余力地闹腾着。

    只是,陆南城倒是没想到她会突然为她的行为道歉。

    乔妤盯着他,“我这么作你难道不厌恶吗?”

    陆南城笑了起来,“你如果真的作的话,就不会来跟我道歉了。”

    不管她怎么闹腾,她心底终究是温软善良的,不然又何必良心不安的跟他道歉。

    陆南城说到这里也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就那样俯身凑近了乔妤,声音低低沉沉却又带着几分笃定,“亦或者说,你被我打动了,所以心疼我了?所以不舍得再刁难我了?”

    乔妤不想承认自己被陆南城戳中了心事,然而她却又是真真实实被戳中了心事。

    有几分恼怒的她瞪了陆南城一眼转身就走,手腕再次被人给抓住,陆南城手上稍微一用力她就被他拽进了怀里,男人结实的胳膊同时紧紧扣住了她的腰。

    “妤儿……”陆南城拥紧了她轻轻喊了一声她的名字,乔妤觉得浑身都酥了。

    “放手。”她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可眼睛却根本不敢跟陆南城对视。

    “放手?”陆南城重复了一遍她的话然后又低声笑了起来,“从我走近你布下的局开始,我就没想过放手。”

    乔妤整个人都被惊住,就那样抬眼愕然看向了他。

    陆南城继续一字一句说着,“你以为,我是随随便便就能被一个女人撩动的男人?你以为我看不穿你接近我的目的?”

    “我知道你的所有企图,但却依旧如你所愿,你以为是什么原因?”

    “因为我……心甘情愿。”

    乔妤惊到呼吸都有些困难,“难道你从一开始就想跟我、跟我长长久久?”

    “不然你以为呢?”陆南城俯身过来凑近她的唇角,“我从一开始,就是以结婚为目的的。”

    乔妤被惊到浑身无力,就那样任由男人的唇攫取了她的全部。

    她以为陆南城也不过是跟她玩玩的……她以为陆南城后来会同意跟她结婚不过是因为她怀孕了,却不想是他的将计就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