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 > 第二百七十四章 陪在你身边
    人都已经没了,陆南城还怎么去责怪护工没看好方慧君。

    而且这事也跟护工没有什么关系,方慧君肯定是早就动了自杀的念头了,她一心求死就算别人看着她,又有什么用?

    方慧君的床头柜上还放了一封信,是她的遗书。

    陆南城抿紧了自己的唇打开了,方慧君写了很简短的几句话,都是给他的。

    南城,妈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人,是你。

    我不该把无辜的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却又没有给你一个像样的家。

    我知道,即便我努力做出跟你爸恩爱和谐的模样来,也掩饰不住我们早就溃烂的婚姻。

    这些年在你心里,家这个词是个很深的痛吧。

    其实,有些时候我能理解你为什么一直不肯恋爱结婚一直不肯组成家庭,大部分原因是来自于你对我跟你爸这段婚姻的恐惧和绝望。

    其实,在你克服那些恐惧和绝望对乔妤动了结婚的心思之后我应该懂你的应该给你支持的,可是我却因为自己的自私而给了你那么多伤害。

    以后你跟乔妤好好生活,让她给你一个完整而又健康的家,让她给你多生几个孩子,弥补一下我们带给你的家庭的凄凉和缺陷。你不用为我的离开而难过,也不用内疚着你没有照看好我,你应该了解我的性格,我不愿别人看到我最后被病痛折磨地形容枯槁的凄惨样子,现在这样的方式对我来说是

    最好的离开方式。

    后面方慧君还说她给自己买好了墓地,也交代了她离开之后不要办任何的丧事,到时候将她火化了之后直接下葬就好。

    她只想安静的走。

    陆南城原本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在看完方慧君这些话之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滚烫落下。

    他能想起的,是小时候方慧君如何地温柔慈爱,是如何地为了他的优秀而骄傲,他也想起自己无数次偷偷看到的方慧君自己躲在房间里哭,为她跟陆云涛溃烂的婚姻。

    乔妤赶到殡仪馆的时候,陆云涛跟陆老爷子也在,两人也是闻讯赶来的。陆老爷子满脸的悲痛,坐在旁边的长椅上不时地擦下眼泪,方慧君之于他来说是个晚辈,也是做了他半辈子儿媳妇的人,又是自己当年亲自选中的,现在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种心酸是其他人都没有办法体会出来的。

    陆云涛则是站在那儿不发一言,没有人知道陆云涛心里在想什么,他不爱方慧君是真的,但毕竟也是半辈子的夫妻,在这样的时刻他理应来送她最后一程。

    如果有来生,希望他们不要再有这样的开始和结束。

    纪杭陪着一身黑衣的陆南城在旁边,乔妤进来之后看到陆南城那副颇有几分恍惚的状态,心疼地差点落下泪来。

    “南城……”没顾得上跟其他人打招呼,她轻轻喊了一声陆南城的名字便疾步朝他走了过去。

    “怎么回来了?”陆南城没想到乔妤会回来,看到她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时间还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从方慧君出事到现在他一直在强忍着难过处理各种后事,因为太悲伤,所以都忘了跟乔妤说说这件事。其实,乔妤大可以不用回来的,她跟他之间毕竟只是恋爱的关系,

    没有任何的名分也没有必要出息跟方慧君丧事有关的任何事宜。

    然而她现在却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陆南城不是不知道她此时人应该在外地的,看着她风尘仆仆的样子就知道她没少折腾才赶了回来。

    乔妤心疼地跟他解释着,“纪杭跟我说伯母不在了,我想回来看看你。”

    陆南城没说话,就那样抬手将她紧紧给抱在了怀里,用力抱了一会儿,这才觉得胸口的痛好像没那么重了似的。

    他很感激,感激着乔妤在这样的时候千辛万苦地赶了回来陪在他身边,让他不至于那么痛苦。陆南城随后松了乔妤,就那样握着她的手又等了一会儿,随后其他事情处理完毕陆南城便带着方慧君的骨灰直接去了方慧君自己衙的墓地下葬了,一切都简单地不能再

    简单了,如方慧君所愿,让她安静地走。

    下葬的时候乔妤陆南城在,纪杭也在,还有陆云涛跟陆老爷子,几个人算是送了她一程了。

    从墓园出来之后陆老爷子跟陆云涛先行离开了,纪杭也因为医院的事不得不离开,于是就交代着乔妤,“他就交给你了,我医院还有病人,先走了。”

    乔妤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郑远川在停车场等着他们,坐进车子里之后乔妤轻声问着一旁的陆南城,“先回你那儿吗?”

    “好。”这样回了一个字之后陆南城便不再说话了,从乔妤见到陆南城到现在,他一滴泪都没有掉过,就连刚才下葬的时候也没有。乔妤很担心他的状况,因为他这样的状况是不正常的,在这种悲伤的时候将心里的难过用眼泪这样的方式发泄出来才是最好的,不然的话他一直憋在心里,最后被憋坏的

    会是他自己。

    送他们到了陆南城的住处之后,郑远川回头征求着陆南城的意见,“陆总,那这几天的工作我帮您推一下吧?”

    陆南城这样的状态,肯定没法正常工作。而且走的人是他的亲生母亲,他需要时间缓解平复心里的伤痛。

    “嗯……”陆南城木然应了一声就下车了,乔妤连忙随着他一起下去了。

    回了家陆南城也没什么反应,径自将自己丢进了沙发里,疲惫而又无力地靠在了那儿。

    乔妤知道他心里难过,转身去了厨房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出来递给他,“先喝口水吧。”

    陆南城缓缓睁开了眼,看向半蹲在自己面前神情温柔中透着担心的女孩儿,混乱的思绪有了几分的清明。

    “谢谢……”他这样哑着声音涩然跟她道了一声谢,然后接过水来仰头喝了下去。今天一整天他几乎滴水未进,从六点多发现方慧君出事到现在他一直不停歇地在办着方慧君的后事,除了伤心难过,其他的什么都顾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