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我不信你不惦记
    孙母在一旁评价着这个郭总,“晴儿,我看这个过郭总可比那个陆南城还有景贤胜好多了,陆南城有女朋友了景贤胜面相又太凶,还是这个郭总好。”

    孙母啧啧着,“我刚看了眼他手上的表,价值好几万呢,又是陆南城的朋友,肯定也是有钱人。”

    孙晴手上边发着信息边微微蹙了蹙眉,“他的整体条件是不错,但是总觉得他身上比陆南城还有景贤胜少了些什么。”

    孙母安慰着她,“反正来日方长吗,现在有了联系方式等以后再多观察观察他再说。”

    孙晴应了下来,“嗯。”

    虽然这个姓郭的男人比陆南城景贤胜他们差了一些,但也算是不错的了,她要是能嫁给这样一个有钱有颜的男人也不错。

    一家三口因为这个郭姓男人的出现而暂时忘却了之前被乔妤羞辱的火气,转而出了医院回家。

    上车的时候孙母的小腿狠狠疼了一下,低头去看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小腿被乔妤的高跟细给踢的青紫一块,气的孙母咬牙切齿,“那个乔妤太恶毒了!”

    也太心狠手辣了,把她给踢成了这样。

    这么多年在她老公得势之后,她还从来没受过今天这样的气呢。

    然而,孙母只看到了乔妤的恶毒,却没想过是她的女儿先要去招惹乔妤先试图对乔妤动手的,也没想过是孙晴不知廉耻地非要纠缠乔妤的男朋友。乔妤跟郑远川还有景贤胜的两个保镖回到酒店,景贤胜提前给她定了房间,拿了自己的换洗衣物洗过澡之后乔妤觉得浑身清爽,躺在床上想给陆南城打个电话,却发现他

    的信息早就已经发到她手机上了,只不过因为她洗澡去了所以一直没看到。

    陆南城问她在做什么,乔妤简单回着:刚洗完澡准备睡了,你在干什么?

    陆南城很快回了过来:想你。

    乔妤有些无语,于是转而叮嘱着他:我也想你,时间不早了你赶紧休息吧。

    陆南城又回了过来:睡不着,想跟你一起睡,想抱着你搂着你,想亲你想……要你。

    乔妤这下彻底无语了,作为一个才,他满脑子这种思想像话吗?再说了,就算他想的话,也没力气不是吗?

    乔妤很明显能感觉出来陆南城这番话里情绪有些激动,估计是今晚她没陪在他身边他实在是太煎熬了吧,所以又连忙安抚着他:等你伤好了吧。

    然后又给他吃了颗定心丸:明天一早我就过去,赶紧睡吧,晚安。

    乔妤可不敢再跟他聊下去了,她怕继续聊下去陆南城情绪波动更大。

    不过是一晚上而已,他干嘛这样呢。

    不过,其实细细想想,虽然只是这样一晚上,她也挺想念他的。

    好似自从方慧君去世她赶回来陪在他身边开始,他们就没有怎么分开过,其实也不过才黏在一起几天的时间而已,现在却感觉一秒钟都分不开了。

    捏着手机幽幽叹了口气,乔妤不知道他们之间这样难舍难分到底是好还是坏。

    他们现在这样黏在一起会不会把后面的激情都耗尽啊,到时候是不是就平淡到不能再平淡了?

    病房里,景贤胜瞥了一眼一直拿着手机在聊天的陆南城,“差不多就行了,一直抱着手机对你的伤口恢复并没有好处。”

    然后又起身说着,“我扶你去洗漱。”

    陆南城见乔妤没再回他什么,也只能收起手机来了。景贤胜随后把陆南城扶去了浴室,陆南城因为身上有伤所以洗漱很慢,如果乔妤在场的话说不定会亲自动手去帮陆南城,但景贤胜是不可能的,陆南城也不会让他碰自己

    ,于是陆南城缓慢洗漱的时候景贤胜就懒洋洋靠在旁边的门口,一边等着陆南城一边跟凌黛黛视频通话。

    凌黛黛接起来之后问他,“你在干嘛呢?”

    景贤胜如实回着,“在医院陪床,伺候未来妹夫洗漱。”

    凌黛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陆南城也不满地瞪了景贤胜一眼。

    景贤胜不管他们两人什么反应,视线紧紧凝着屏幕中女孩子的小脸主动问着,“有没有想我?”

    凌黛黛有些羞恼,恼着他当着陆南城的面就问些这样让人尴尬的话,所以没好气地回着他,“没有。”

    景贤胜干脆眯了眯眼警告着,“再给你一次机会。”

    凌黛黛扁了扁嘴改口,“想。”

    她可不敢继续嘴硬地说不想,不然等他回来之后他可饶不了她。

    相处了两年,凌黛黛深深知道自家男人的劣根性,一言不合就要床上惩罚。

    景贤胜给了她一个这还差不多的眼神,然后又说着,“亲一个。”

    凌黛黛真心要崩溃了,咬牙压低了声音警告着他,“我说,还有外人在场呢,你能不能收敛一些!”

    景贤胜不以为意,“这有什么?夫妻两人之间浓情蜜意一些有什么不对的吗?”

    凌黛黛愤愤控诉着他,“我发现你跟爸爸越来越像了。”

    景贤胜长腿换了个姿势,重新支撑在哪里很有兴致地问着,“哦?哪里像?”

    “脸皮越来越厚了。”凌黛黛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吐槽景元海有什么不好的,因为她是在实话实说。

    他们也偶尔去过几次跟景元海顾惜时一起吃饭,嗯,景元海在顾惜时面前简直是……脸皮要有多厚就有多厚。现在景贤胜这副模样,跟景元海完全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景贤胜低声笑了起来,“你不是整天说我应该像爸爸学习吗,现在我跟他像了你又不满意了,你怎么就那么难伺候?”

    凌黛黛,“……”

    不想再理他了,“我不跟你说了,你就知道这样拐弯抹角的欺负我,我说不过你,我去洗澡准备睡觉了。”

    景贤胜叹了口气幽幽说着,“好想跟你一起洗……”

    “咳咳——”一边正漱口的陆南城被景贤胜毫不掩饰的话给呛到,那厢凌黛黛窘迫地直接瞬间挂断了视频通话。景贤胜很是不满地收起手机来抗议着陆南城,“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作为正值壮年的男人,我不信你心里不惦记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