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mtime(): stat failed for /web/files/xinbiqu/opf/12/12005/index.opf in /web/wwwroot/www.xinbiqu.cc/chapter.php on line 192 第五百五十五章 我们不合适-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 555 - 新笔趣阁
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 > 第五百五十五章 我们不合适
    没一会儿张允儿就一路小跑地进来了,象征性地帮盛瑾年调整了一下后面的枕头,大家都心知肚明盛瑾年根本不是什么姿势不舒服,他分明是想要冷星竹过来帮他调整靠近他好一亲芳泽,不过冷星竹也冷静地很,面对着他的步步紧逼丝毫没有乱了阵脚。

    张允儿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冲冷星竹做了个鬼脸,张允儿可是知道冷星竹的修为的,也相信冷星竹的品行,不是外面那些被盛瑾年给迷的晕头转向的妖艳贱货被盛瑾年几句花言巧语就给打动了。

    张允儿离开之后病房内再次剩下盛瑾年跟冷星竹两人,冷星竹站在原地没动,目光坦然看向病床上的男人,“盛先生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让人一起给看了,省得后面盛先生再有什么不适导致我们的疏导中断。”

    盛瑾年的身姿比之前坐直了几分,不过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开口的时候语气里带了几分笑意,“不必了,冷医生可以继续了。”

    冷星竹没接他的话,径自走了过来在他床边坐下,当然跟他的病床隔开了一定的距离。

    坐下之后冷星竹抬眼看向盛瑾年,红唇清晰吐着浅淡的话语,“昨晚的事情盛先生报警了吗?”

    盛瑾年微微眯了眯眼,他倒是没想到她会从这个比较阴暗的点切入,不过随即就又淡定应着,“没有。”

    冷星竹盯着盛瑾年的眼睛继续问着,“相信盛先生自己也知道吧,有人要杀你。”

    盛瑾年看着星眸皓齿似是能洞察一切的女医生,抿唇不说话,因为他不知道她有没有挖坑,毕竟在他看来面前这位女医生已经进入工作状态了。

    冷星竹继续不疾不徐地说着,“既然盛先生明确知道有人要杀你,为什么不赶紧报警呢?我猜……盛先生是很清楚那想要害你的是谁了吧,而且你想私下了对付他们,所以自然不用报警了,报警的话只能走司法程序,也不外乎就是那些法律明文规定的惩罚,而私下报复的话盛先生可以想让他们有多惨就有多惨。”

    盛瑾年如果不是一只手受了伤,他此时该为她犀利的言论鼓掌了。

    “你说的没错。”他很是痛快的认可了她的话。

    原本盛瑾年还是在警惕着她挖坑呢,可现在她的睿智精明以及洞彻一切的逻辑思维能力惊艳了他,他不想跟她斗了,他只想听她摆布。

    真正有品位的成功男人,都不会仅仅只喜欢一个女人的美貌,聪明睿智的头脑他们同时也很青睐,更甚至愿意臣服。

    古人总是说,女子无才便是德。

    而在盛瑾年看来古人之所以有那种观念,无非是男人太过于自大自我,同时也说明那个时代的男人太过于自卑,因为害怕被女人的才智给超越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逼着女人贤良淑德。

    对盛瑾年个人来说,他更愿意身边的女人无论哪方面都能跟他并肩,无论是她的才华还是能力,她越优秀他越喜欢,他不会因为她过于优秀而觉得被压的自卑,他只会为她的优秀而感到自豪。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他并没有跟什么女人有谈婚论嫁的念头,他觉得跟那些女人在一起只适合谈谈情说说爱,真正的要一起生活,他们之间是隔了天大的鸿沟的,换句简单直白的话来说,就是思想水平不在一个层次上,完全没有任何共同语言。

    冷星竹微微一笑,“我看盛先生此时思维清晰条理清楚,不像是心智受到伤害的样子。”

    言外之意他不需要心理疏导。

    盛瑾年笑了起来,敢情在这儿等着他呢。

    挑眉反问着她,“思维清晰条理清楚的人,是冷医生你吧?”

    女医生继续优雅地言语,“您能跟上我的节奏,自然也代表盛先生您思维清晰条理清楚。”

    盛瑾年唇角的笑容更大,“冷医生真是巧舌如簧伶牙俐齿。”

    盛瑾年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视线是落在女医生好看的嘴唇上的。

    因为职业缘故,她唇上涂了一层淡淡的豆沙色口红,颜色清淡温雅,不似那些女星那般艳丽,而又因为她肤色白皙能很好地驾驭这个颜色,并且衬托着她的气质给人一种恰到好处的优雅知性。

    盛瑾年心思旖旎地想着,这样的唇吻起来会是什么样的味道。

    “盛先生。”耳边传来女医生浅淡的声音,“有些话我想当面跟你说清楚。”

    盛瑾年心思回神,挑眉好整以暇看向她,对她后面要说的话心里已然无比清楚,想必这是她为什么会痛快答应过来帮他做心理疏导的真正原因。

    果然,就见女医生面色从容地说着,“我很荣幸能得到盛先生的青睐,但我认为我们三观不合不适合有更进一步的关系,另外我个人也没有谈情说爱的念头,所以请盛先生以后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这里了。”

    一番话说的很是不卑不吭,拒绝的意思已然很明显了。

    也不拖泥带水,不欲拒还迎。

    盛瑾年却是微微蹙起了眉,“冷医生才二十八岁吧?这般年华正好的女孩子,竟然不想谈恋爱?”

    盛瑾年对冷星竹的一切资料都了解的很是清楚了,自然知道她的年纪。

    冷星竹坦然应着,“嗯,没有什么想谈恋爱的念头,对工作的追求念头更大一些。”

    盛瑾年不依不饶追问着,“为什么?”

    冷星竹淡淡笑了一下,“这种事还有为什么吗?纯粹是不想而已。”

    盛瑾年在病床上曲起了一条长腿来,胳膊搭在腿上姿态很是随意,“让我也来猜一下冷医生的心思?冷医生是不是曾经在感情里受过伤?亦或者是身边有情感失败的例子对冷医生的伤害比较大,所以才对爱情失去了兴趣?”

    盛瑾年的话语落下之后很是敏锐地察觉到冷星竹的眼神恍了一下,虽然一瞬即逝但依然没有逃过盛瑾年的眼睛。

    他虽然不是心理医生对人的心理有很深的研究,但他是商场上的王者,窥探人心的本事甚至比冷星竹这样专业的心理医生还要犀利深刻,一眼就瞧出了一些端倪来,他就说嘛,正常的年轻女孩子,有几个不期待爱情的。

    冷星竹兀自神色淡淡,“我不愁吃穿,有车有房,也有收入优渥的工作能够支持我过富足的生活,我还需要男人做什么?”

    冷星竹说的也是她的一部分心里话,她这样的精英人士,自己就能给自己很好的生活,自己能很好地支配闲暇时间,不会觉得寂寞空虚冷,也不会觉得孤单,身边有没有男人陪伴一点都不重要。

    盛瑾年笑了起来,压低了声音语气里颇有几分旖旎暧昧,“精神和物质上的生活你可以自给自足,但还有身体上的空虚不是吗?”

    盛瑾年其实不想说这种话的,显得他很轻佻似的,但又想反驳她的话,男人的用处多着呢,最直接的一个用处不就是床上那点事吗?

    冷星竹,“……”

    对冷星竹来说,盛瑾年跟她不过见过两三面而已完全不熟,他此刻说这种不要脸的话真是彻底暴露了他的本性,不过索性冷星竹也知道他的本性就是这种游走在女人中的男人,这种话对他来说估计是家常便饭了,所以也没太多的尴尬。

    反而,她坦然迎着男人揶揄暧昧的眼神,若无其事地说着,“身体上的空虚想要缓解也很简单,现在网上那么多的情趣店铺不是吗?”

    这下换盛瑾年老脸一红了。

    这女医生,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冷星竹径自站了起来,俏脸冷清,“既然话都说清楚了,那我就先告辞了,祝您早日康复。”

    说完这些话之后她也不管盛瑾年的反应,转身优雅迈步离开。

    但其实,她脸上也微微滚烫了起来,为自己刚刚说的那番大尺度的话,那应该是她人生中迄今为止尺度最大的一番话了。

    所以她不得不赶紧离开,再不离开她怕自己的脸色待会儿会露馅。

    她毕竟是一个没有任何情事经验的人,在一个男人面前这般谈论,也是豁出去了。

    她也是为了换一份自己往后的清净,希望盛瑾年这次能彻底放弃纠缠她的念头。

    刚走到病房门口呢,外面忽然传来女人气急败坏的骂声,“盛瑾年,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竟然收购你老子的公司!”

    再然后是雷旭东很是不善的呵斥声,“方丽萍,我最后警告你一次,赶紧给我离开这里!”

    女人继续尖声吼着,“松手!让我进去!”

    很显然外面的女人是来找盛瑾年的,被守在外面的雷旭东给拦住了所以这会儿在那儿气急败坏着呢。

    冷星竹脚步顿了一下之后没有停留也没有回头看身后盛瑾年的表情,继续迈步开门走了出去,她并没有兴趣探知别人的任何事情。

    只是,她尽量避开不相关的纷扰但别人却不放过她。

    她这刚踏出门口呢,冷不丁地就听有人尖酸说着,“哟,不是说断了胳膊吗,这个时候都能搞女人,还真是够浪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