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 > 第七百四十九章 针锋相对
    两人刚到工作室楼下停好车,曾如璟的手机响了起来。

    曾如璟看着那个号码,眉头微微蹙了起来,一时间并没有接那个电话。

    白泽微微侧了侧身就看到了她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的那个号码,那个号码白泽熟悉,是曾如璟以前公司的老板罗康打过来的。

    在曾如璟最初刚刚被罗康给从公司里踢出来走投无路的时候,白泽弄来了罗康的电话,气愤地好几次想打电话痛骂罗康一顿亦或者是去找罗康算账。

    但后来他还是冷静下来了,因为他知道武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现在,这不罗康的报应就来了吗。

    白泽勾了勾唇角,心里冷笑了一声。

    罗康打电话给曾如璟,无非就是一件事,关于男团和楔要解约的事情。

    男团和楔已经提了解约的事情,即便他们保密没有跟罗康以及外人说起过解约之后要去哪里,但罗康猜也能猜到他们要来曾如璟这里。

    毕竟,以前曾如璟还在公司的时候跟男团还有楔都相处得很好,曾如璟作为他们的经纪人,待他们几个年轻人如同弟弟妹妹一样,各种细心体贴的照顾,做的所有事情也都是很中肯地为了他们考虑。

    男团和楔他们刚出道,正是忐忑不安又彷徨的时候,曾如璟给了他们这样的温暖守护,他们对曾如璟的感情怎么能不深厚?

    很显然罗康也知道曾如璟跟他们的感情深,所以猜到了他们想来曾如璟这里。

    如果没有沈薇加盟曾如璟工作室这件事情,罗康还从未将曾如璟放在眼里,但谁知道沈薇这尊大佛怎么会莫名其妙自降身价去曾如璟的工作室。

    原本得知沈薇要跟盛瑾年解约罗康也想争取一下沈薇到自己公司的,谁知沈薇竟然宣布去了曾如璟那里,罗康狠狠地被闪了一下。

    别说是罗康了,业内几家大的娱乐公司经纪公司都被闪得不轻。

    众人纷纷打听这个曾如璟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签到沈薇。

    而在得知曾如璟是从罗康的公司出来的并且是以被罗康踢走炒掉的方式离开的时候,业内的人看罗康的表情顿时一言难尽,但罗康能品出其中的味道来,那些人大多是在看他笑话。

    当初他高高在上踢走了曾如璟,如璟曾如璟不声不响就将娱乐圈的天后沈薇给揽入怀里,不是狠狠地打了他的脸吗?

    因为沈薇的事情,罗康一度对曾如璟一肚子火气。

    如今男团跟楔纷纷要走,罗康对曾如璟则是痛恨厌恶了。

    沈薇都敢签在曾如璟手下了,男团跟楔当然更敢签,更何况他们跟曾如璟还有深厚的感情。

    所以在几次劝说挽留男团跟楔他们都不为所动之后,罗康将矛头指向了曾如璟,所以也就有了这通打给曾如璟的电话。

    曾如璟当然也第一时间就猜到了罗康给自己打电话的意图,所以才蹙起了眉来。

    不过她行得正坐得端,没在背后做阴损卑鄙的事情,不怕罗康找。

    无论是沈薇还是男团跟楔,都是他们自己找上她的,她没有私下主动拉拢过他们。

    而既然他们找上她了,她没理由不抓住这样的机会为自己翻身,这世间没有谁不渴望成功不渴望过得更好,她曾如璟当然也不例外。

    她不像当初罗康,拿了她前夫宋伟跟李如意的钱,就不念一点她在公司多年的辛劳无情无义地将她给炒了。

    若要说起阴损卑鄙来,只有罗康对不起她的份儿,没有她曾如璟对不起罗康。

    所以,曾如璟考量之后决定接这通电话,她看了白泽一眼,白泽也冲她点了点头,示意她接。

    于是,曾如璟重新在座位上坐好,平静接通了罗康的电话。

    罗康年纪近五十,按理说应该是见过风浪沉得住气的人,可这会儿一开口语气里就全是尖酸:“小曾,你最近可是风光无限呢。”

    曾如璟不动声色地客气轻笑着:“罗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罗康冷笑:“签了天后沈薇,如今连我手下最得力的男团还有宋清溪他们也要玩弄到手了,不是风光无限是什么。”

    宋清溪是楔的名字,罗康直接提了这件事,暴露了他已然恼羞成怒的情绪。

    这下换曾如璟冷笑了:“罗总,玩弄到手这个词,您用得不太恰当吧?男团跟清溪是自愿签到我这里来的,我自认光明磊落,不曾做过一丝一毫阴损卑鄙的事,罗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

    曾如璟这番话说的也毫不留情,明里暗里都在讽刺罗康。

    说起来这还是她认识罗康以来对罗康说的最重的一番话,以前她是罗康的员工,对罗康这位老板说话向来尊重且尊敬,即便后来她被罗康炒了她也不曾对罗康说过这样的话。

    但现在很显然是罗康挑衅在先,而她在经历了风浪之后也早就不是那个稚嫩的小员工。

    最重要的是,曾如璟觉得既然自己已经跟白泽合开公司想要做大了,那跟罗康正面对上是必然的事情,与其以后再针锋相对,不如现在就让罗康意识到她也不是吃素的。

    而罗康在被她这样正面狠狠怼了之后气到笑了起来,语气里却全是咬牙切齿:“哟,小曾,看起来还真是翅膀硬了呢。”

    曾如璟也回他一个皮笑肉不笑:“我这翅膀硬得这样快,可是托了罗总的福呢。”

    又把罗康给噎得够呛。

    眼看着嘲弄没让曾如璟退缩,罗康又开始放狠话:“我劝你最好不要签男团跟宋清溪,我罗康这么多年在这个圈子里也不是白混的。”

    言外之意,曾如璟要是敢签,他就给曾如璟小鞋穿。

    罗康又很是鄙夷地贬低曾如璟:“你那点能力,一个沈薇已经够你忙活的,你就不怕男团和宋清溪在你手里被你毁了?而你能承受得了他们的粉丝对你的咒骂?”

    曾如璟笑了起来:“罗总,谢谢您的好意关怀,我确实能力不够,但我相信人的潜力是无线的,他们越强大也会刺激着我越来越强大,至于是否会被骂,从我选择成为一个经纪人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

    曾如璟的应对完美无缺,罗康软硬兼施都没有逼曾如璟放弃男团跟宋清溪,气得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罗康也没想到这么久没见,曾如璟竟然变得这样不识好歹了,他印象里的曾如璟是个很好说话很容易相处的人,也正是因为这样他觉得曾如璟好欺负,所以当初拿了宋伟跟李如意的钱之后毫无顾忌地就踢走了曾如璟。

    但凡曾如璟是个能闹腾的角色,他也不敢那样无情无义,索性后来曾如璟也确实好说话到没有去找他闹事或者质问,他就更加心安理得了。

    他哪里会想到,有一天他对曾如璟的那些欺辱,都会被加倍的还回来。

    就比如此时此刻,男团跟宋清溪要是都走了,他的公司就等于被抽走了大半的元气,而最让他没面子的是,男团跟宋清溪都是自己走的,他知道曾如璟背后没有挖他们。

    可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更加的恼怒。

    挂了电话之后的曾如璟,深呼吸了好几口气之后才平复了自己微微有些紧张的情绪。

    想要活动一下,却忽然发现……自己的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白泽牢牢地握在了掌心里。

    曾如璟尴尬地连忙抽回了自己的手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握住的,又握了多久了。

    白泽主动温和无害地跟她解释:“是这样的,我看你刚刚接罗康电话的时候有些紧张,可是又不能替你做些什么,所以就想着用这样的方式给你一些力量。”

    曾如璟:“……”

    所以他就握了她的手?

    她怎么觉得,他是在用这样的说辞实施握她手的阴谋呢?

    刚刚她跟罗康唇枪舌战确实紧张,她全神贯注地应战,也实在是没注意到被白泽握住了手……

    一想到整个通话过程她的手都被白泽这样握着,曾如璟就觉得自己的脸火一样的烫了起来。

    狠狠瞪了白泽一眼,然后咬牙说着:“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不合适。”

    然后便匆匆推开车门下车了,拎着自己的包直奔办公楼而去。

    白泽坐在这里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勾起唇角笑得很是老奸巨猾。

    刚刚他确实就是趁机故意握她的手的,而他也真心想要给她温暖和力量,让她在跟罗康那只老狐狸战斗的时候能够能有底气,更有安全感。

    等新公司的事情全部弄好之后,罗康这样的牛鬼蛇神就再也不用她面对了,不用等他们闹腾到她面前,他就已经将他们都解决掉了。

    他希望以后有他守护的她的那片天空,日日都是晴天,日日都风和日丽,温暖舒适。

    下车之后边走边给李富兰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之后他还没等说什么呢李富兰就先开口了:“怎么样?我今天的表现还可以吗?”

    李富兰当然指的是她在曾如璟面前表现,白泽笑着点头:“表现得太好了,太棒了。”

    白泽夸完李富兰女士之后又来了一句:“只不过,有些话咱是不是应该按照提前窜好的词儿说?您这样不按理出牌,我跟着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