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 七海扬明 > 章四二 希望本非如此
    高第咧嘴说着,但是脸上的淤青是今天刚挨的,每次说话,都是疼痛,周氏看在眼里,问高第为何与别人打架,听高第先是因为气恼张存仁打了架,后又因为和多尼等人怄气打了群架,气的周氏坐不住,对着高第就是两巴掌,痛哭起来:“你到了这里,还这么闹事,如何才能改造好,若总是打架殴斗,什么时候才能放你出来啊,那我们娘三个怎么还有盼头.......。”

    “那就别盼了。”高第咬牙说道,他深吸一口气,把心里的决定说了出来:“你也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了,顶着个战犯的名头,五十多了,新朝说的好听,学习和改造,却也多半是说说,我高第这辈子做的孽我知道,我虽然不承认,但心里也明白,杀了三十回都不为过,你还年轻,就不要再蹉跎了,趁着儿女还小,赶紧找个合适的人再嫁了吧,看报纸说,新朝鼓励寡妇再嫁的,你就当我死了吧........。”

    “你胡说什么呢,你只要听长官的话,好好改造,肯定能出来,咱们一家团聚!”周氏死死抓住高第的手,执拗说道。

    高第却是不为所动,摇摇头:“不可能了,像我这种罪,怎么处置都不为过,还能苟活都算是幸运了,今天你来了,看我一眼,我也知道我的儿女妻妾多半还活着,没有株连他们,新朝就算格外开恩了,我也不敢奢望能出去,你听我的,趁早嫁了,把虎子和英子的姓名也改了,别让我再牵扯他们了。”

    “谁说你不能出去了!”周氏站了起来,说道:“我来之前,皇后娘娘特意召我入宫交代,我们还见到了皇上和太子了,太子问谁是高第,你知道皇上怎么说的么?”

    “怎么说?”

    周氏说道:“皇上说,高第是关宁军的旧将,当年的山海关总兵,满清入关时候降了满清,为虎作伥,但功是功过是过,虽说功不可抵过,但他当年也是在辽西边墙打过满洲的,有投降的错,也有卫国的功。老爷,皇上这般说你,你又如何完全是死路一条呢?”

    高第听了这话,呵呵一笑,心情畅快了许多:“这么说,我高第日后史书上也不会只有骂名了,但也只有这些了,皇帝不也说了么,功不抵过,我又如何能活?”

    周氏怒道:“你怎生那么笨!笨死你了!”

    “你看看这战犯管理所,拿了一座城来当监狱,还给你们建造宿舍、图书馆和校场,这花费多少,你不知道么,如果真的要杀你们,只是走过场,直接扔天牢了自生自灭的也就是了,老爷,皇上说了,要学习改造,这事也是上了报纸的,花了这些钱,宣传了那么多,到最后,难道就没有一个改造成功的么?如果是那样的话,岂不是皇上的过错,皇帝异想天开,靡费国帑,纵容战犯,这一个个的大帽子,可都是要扣皇上脑袋上的。”周氏自顾自的说着。

    高第越听越觉得有道理,问:“你的意思,我还真有可能或者出去?”

    周氏说道:“这战犯改造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既是皇上万岁的君命,是英明的决断,那就必须要有成果,不管有没有,都得有,大不了矬子里拔几个将军出来,老爷你想,就算战犯个个抗拒,三五年下来,总有人出头不是,随意选几个出来,就能证明改造战犯的政策是英明的,老爷为什么不当那几个人呢,老爷,你和那些满洲王爷们不同,他们再怎么表现也选不上,您曾经是卫国有功的人,只要积极一点,总比多尼他们要强的吧。”

    高第听到这里,心花怒放,转念一想,周氏有几斤几两他知道,断然不会有这些见识的,他问道:“这话是不是皇后娘娘告诉你的,难道搞这个战犯改造,就是皇上为了顾念皇后娘娘,准备用这种办法把朱由榔开罪?”

    周氏脸一红:“不是.......不是皇后娘娘说的,但如果是你猜的那样就好了,皇后娘娘为何让我先来探视你,就是因为她不想当第一个探视的人,惹人瞩目,如果真的只是为了解救皇后娘娘的兄长,为了掩人耳目,不也得搭上几个人,老爷好好表现,去当那几个人不好吗?”

    “对,对!”高第一拳砸在掌心,说道:“我知道了,以后绝对不打架了,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去!”

    雷克生这个时候走进来,对高第说道:“高第时间到了,你回宿舍去,把马吉翔带到这里来!”

    高第不解,自己老婆探视自己,和马吉翔有什么关系,周氏说道:“快去吧,妾身在京城的时候,见到马夫人了,马夫人有话让妾身告知马大人。”

    高第一听这样,连忙跑去找马吉翔了,而周氏则看向雷克生,问:“雷长官,刚才我说的还好吧。”

    雷克生笑了笑:“高夫人果然不负我的嘱托,说的很对,这种事说的模棱两可比说清楚还有用。”

    原来,方才周氏劝说高第积极改造的那部分话不是朱妤姝的交代,而是雷克生的杰作,周氏点点头,问:“我家老爷,真的有可能从这里离开吗?”

    “这还用问我吗,皇后娘娘肯定交代过您,可惜的是,您与高第还有管理所这几千个聪明的脑袋都不愿意相信罢了。”雷克生微笑说道。

    目前来看,他的计策成功了,高第相信自己积极改造就有可能出去,所以他会表现的积极向上,而雷克生就可以以此奖励于他,更多的人为了奖励也会模仿,当许多人加入进来的时候,他们不信也会相信了。

    “高第,见了自己老婆就这么高兴了?”

    “是啊,嘴巴都快咧到脑后跟去了?”

    众人见到红光满面的高第,纷纷调侃,而高第却不与他们一般见识,但高第毕竟是管理所第一个有人探视的,纷纷围了过来,高第见人越来越多,索性摊牌:“诸位,你们都听好了,以前呢,是我高第做的不对,骂过别人,打过别人,但是以后,我不会再打人骂人了,不仅不会打人骂人,我还会好好学习,努力改造,争取早已出去,你们知道不知道陛下是怎么说我的么,说我曾经卫国有功,哎,我曾经是个有功的人,这些年我犯了罪,我承认,我也改造,我赎罪,我就能出去,对,我只要好好表现肯定能出去,你们以后都别来招惹我,索额图告诉多尼他们,我以后不帮着吴应雄打架了,咱们就此罢手。

    我和你们不一样啊,我是有希望出去的,我是有希望出去的。”

    “这老家伙,莫不是疯了?”

    “不可能,见了老婆孩子还能疯了,八成是他夫人从外面带来什么要紧消息了。”

    “对,肯定是这样的,有机会好好问问他,如果他高第都有机会出去,咱们大部分人都能出去,比他罪过还大的,没几十个吧。”

    众人议论纷纷,高第却不与他们一般见识,走进了房间,看到马吉翔,说:“马吉翔,你跟我来,雷长官要见你,是关于你夫人的事。”

    “我......我夫人.....她们还活着,她来了?”马吉翔不敢相信。

    高第说:“我不知道,没见到,但是有关于你夫人的消息,你去不去?”

    “去,我去!”马吉翔站起来,跟着高第去了。

    来到会客室,马吉翔和高第走了进来,只见到周氏和高虎,此刻高虎正拿着一个放大镜玩的开心,雷克生让二人坐下,说:“马吉翔,高夫人在京城时偶然见了你的夫人,有事告诉你,你好生坐下听着。”

    “高夫人,我夫人他们还活着?”马吉翔颇为激动。

    当年马吉翔一家是从滇京被掳走的,继而又到了南京,洪承畴以其家人性命威胁马吉翔协助,也正因为如此,即便李明勋劝他弃暗投明,他也是没有从命。

    “马吉翔,你坐好,静心听!”雷克生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马吉翔连忙坐好了,细细听周氏讲。

    马吉翔一直以为他一家人死在了山东战场,因为长期以来,洪承畴都用家人性命威胁他协助软禁朱由榔,与帝国一方联络,给马吉翔的感觉就是他的家人一直在军中,随时可以被处决,被俘之后,马吉翔几次询问同样被俘的洪承畴,洪承畴都是缄默不言,让马吉翔以为一家人肯定是死于乱军了。

    而实际上,马吉翔的家人根本没有进入山东战场,而是一直留在淮安一带被软禁,山东胜利之后,淮安一带的伪明军队投降,马吉翔一家被移交当时东南战区军队,因为马吉翔家人怕遭遇清算和灭族,因此一直不肯说明和马吉翔的关系,后来在审查中被审查出来,但李明勋早有命令,善待马家,因此马家人很快获得了赦免。

    “既得赦免,也该归乡云南才是,如何还能流落京城,吃用朝廷救济?”马吉翔听到周氏说自己一家八口人在京城过的贫苦,登时不解。

    周氏问:“马先生当年在云南时可是与令弟参与滇茶贸易?留有大笔的财产。”

    马吉翔连连点头,当年南明尚在,虽说西南已有三藩,但滇京之事多听李明勋命令,而马吉翔便是李明勋的马前卒,为了笼络差遣朝中官员,李明勋特将滇茶之利许给马吉翔,而马吉翔本人自然也会插手其中,让其弟马雄飞去了官身,专营此事,适时东南禁海,帝国海外各省只有大本营产茶,滇茶很快兴起,继而随着海贸远售泰西,利润极为丰厚,从马雄飞肯花几十万两购买帝国国债就足以看出。

    “先生一家虽得赦免,但听马夫人所言,您一家主要财产多在茶行之中,且分辨不清,马夫人担心返回云南,便有祸事,因此不敢返回。”周氏小心说道。

    马吉翔当年可担着南明首辅的职位,因此经商获利这种事一直以马雄飞的名义进行,这些年被掳巴蜀,又经历战争,兄弟之间如何分账早就弄不清楚了,如今马吉翔是人人喊打的战犯,他兄弟马雄飞可是未来的国家议员,以马夫人孤儿寡母,如何能争得家产呢?

    “那她们想让我怎么做?”马吉翔问道。

    周氏说道:“马夫人说,您与这管理所的任何一人都不同,皇后娘娘也说过,若是能功过相抵,您对帝国的功可是多于过的,因此您一家人都是认准您是能改造完成,得以赦免的,所以准备在京城等您出来,可一家子在京城生活,实在是困苦,因此让您想个法子,看看能不能从令弟那里先要些家产来,供一家人在京中花销。”

    马吉翔眼神一变:“皇后娘娘当真这么说?我夫人和孩子也愿意等我?”

    周氏笑了:“您还用问我吗,当年在青岛,若不是您惦记一家老小平安,当今圣上便是安排您弃暗投明,说不定还能封赏个爵位呢,您为了一家人落得这般田地,马夫人如何舍得弃您而去呢?”

    马吉翔微微点头:“对,对,我是该想个法子,也该好好想想,该如何出去。”

    周氏松快了一口气,拿出一张纸条放在了桌上,说道:“这是马夫人现在居住的地址,您想好了可给她写信,马夫人说,过上半个月二十天的,她也会带孩子来探望您,到时候您当面说也行。”

    收好了纸条,马吉翔心里全是这件事,而探视的时间到了,周氏也是要离开,马吉翔跟着高第送她上了马车,出了昌平,才是回来,马吉翔看了一旁的高第一眼,抱拳说道:“高兄,看来你我不能在这里浑浑噩噩了,得好好表现,快些出去才是。”

    “那是自然!”高第咧嘴一笑,继而低声说道:“你那件事,我仔细想了想,有个法子,不知你愿意听还是不愿意听?”

    “请说!”马吉翔正愁没有法子呢。

    高第说:“亲兄弟明算账,你如今到了这个地步,你兄弟又想参与新朝国政,怕是要和我那老岳一般,巴不得和你断绝关系,所以你夫人不回去也做的没错,但就算你兄弟现在有权有势,也不敢招惹你,你就写信告诉他,若是敢贪了你的私财,你便在这管理所里把以前做的事全招认了,还要把他牵扯上,另外,还会请求新君免除特赦,这样一来,你们那些分不清楚的钱就要被新朝抄没,他不仅失去了进身之阶,还会倾家荡产,嘿嘿,这种情况下,他敢不给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