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逆流纯金年代 > 第三百九十一章 非分之想
    第三百九十一章 非分之想

    赵雅月坐着车子回去了,与方仁正缠绵了一晚上,脑海里在不停地回味着这一切,越想越奥恼,当初为什么要与方仁正分手啊!

    看着自己手中的掌中宝手机,她脸上是暖暖的幸福,可是一想到之前的事,心里头又感到如同刀绞。

    方仁正向分管副市长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那就是把他的一个亲戚从县里调到市里。分管副市长笑了笑,就问他是什么亲戚,要调到哪个部门去?

    方仁正就说是他的一个表妹,想调到市工商局去。分管副市长听了,就说他回头安排一下,便把这事给搞定了。

    他在这边投资,与分管副市长接触比较多,而这种工作调动的事情,对普通人来说,那简直比登天还难,但是在领导眼里,这种事情又是小事一桩,满足一下方仁正的要求,肯定是没问题的。

    赵雅月听了他的话,也没想着这件事会能办成,回到之后,整天闷闷的,没有什么精神。同事们得知她与赵孝离了婚,对她的态度也完全变了,原来因为她是赵家的儿媳妇,局里的人谁不给她几分薄面啊?

    可是现在,自打她与赵孝离了婚,大家都对她侧目而视,不理不睬了。一看到这种情况,她才知道,原来大家对她的那种态度都是虚情假意,根本不是真心,别人只所以对她好,不是因为她人缘好,而是因为她是赵怀彬的儿媳妇。

    不但是一般的同事,就是局里的领导对她都是客气三分,而现在局领导再见到她,不但不会对她亲亲切切,而且还疾言厉色了。

    没过多久,局领导找她谈话,跟她讲,要安排她到工商所去锻炼,不要再呆在局里了。

    她一听说此事,整个人就都呆住了,工商所是最基层的单位,她现在是局里的人,领导又不重视她了,干嘛要让她去工商所锻炼?

    明白过来的赵雅月觉得这是局领导故意针对她的,而局领导为什么这么干?很明显,一定是赵家的缘故,赵孝虽然与她离婚了,但是不会就此放过她。由于她已经在工商局工作,只要她不犯大错,工商局也没办法开除她,只有通过这种手段来折磨她。

    想到这儿,她咬着嘴唇,半天没有说话,局领导见了,就对她讲:“这是局党组研究的决定,到基层去锻炼,对你可是有好处的。”

    赵雅月反问一句:“为什么其他人不去接受锻炼?”

    局领导脸色一板,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服从组织决定?”

    赵雅月听了,给吓了一跳,连忙闭嘴不言了,局领导就让她马上准备一下,到工商所去报到。

    其他同事看到她让局里给打发到下面工商所了,一个个暗中耻笑她,说她居然敢背着赵孝去找其他的男人,现在赵孝跟她离婚真是活该了,怪不得之前总是有男人给她打电话呢。

    这些话虽然背着她说,但是有时候她走进办公室,还是从大家的眼神当中能看的出来,有人还当着她的面,悄悄道了几句,让她听见。

    眼看她就要收拾一下行李,去工商所报到了,突然有一天,局长把她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以为是催促她去工商所上任的,因而一进局长办公室便说道:“局长,我马上就下去,您不用催我了。”

    孰料她这话一说完,局长却是从办公桌前走了出来,笑咪咪地走过来,道:“小赵,坐。”

    局长这般客气,让赵雅月吃了一惊,虽然以前她没离婚时,局长对也很客气,但是不至于这般放低身态,因而她怔怔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了。

    “坐嘛,小赵。”局长又道了一句。

    赵雅月看了看他,这才动了动身子,慢慢地坐到沙发的一角上,不知所以地看着一脸笑咪咪的局长,忽然一个念头闪了出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局长不会是想骚扰她吧?

    常言道,寡妇门前是非多,她现在虽然不是寡妇,可是也相当于是寡妇,局里头先打压她,让她去工商所,然后局长再给她糖吃,逼她就犯,这种招数,高明的很。

    但是她打定主意,无论局长如何诱逼,她都不会答应局长的非分要求,她宁可去工商所接受锻炼去。

    想到这儿,她的脸上瞬间冷淡起来,局长一时间没注意到她这个表情的变化,还是带着笑脸很亲切地道:“小赵,你这两年来,在我们局里工作不错,局里头对你的工作是满意的。”

    看到局长还是这般热情对她,赵雅月心里的防备心更加重了,局长那张有些油的大脸,都快靠到她的身上了,她急忙向后退了退,躲避一下。

    局长似乎觉得这样不妥,就把身子往后仰了一仰,笑着说道:“小赵,你的家庭虽然发生了变故,但是也不要气馁,作为年轻人,难免要受一点挫折,这包括工作上的,生活上的,都有可能,只要振作起来,风雨过后就是晴天!”

    局长居然安慰起她这个事情了,赵雅月有些吃惊,如果他对自己有非分之想,大概不会再提这个事,局长这样讲,就有点像长辈的人对晚辈谈心鼓励了,局长的年龄在四十多岁,绝对是她的长辈。

    “谢谢局长您的鼓励,我到了工商所以后,会好好干的。”赵雅月只好应付了一下说词。

    局长看了她一眼,突然又耐人寻味地笑了起来,赵雅月见了,又是感到他想调戏自己,不然怎么会这么笑呢?

    她总感觉局长今天很不正常,如果他真想对她不利,她坚决不从服从,到时候闹的整个局里人尽皆知,她也不怕。

    “局长,您还有事情吗?如果没有,我就先出去了。”赵雅月觉得这里是一个是非之地,还是尽早离开为是,边说边站了起来。

    局长一看她这样,也是感到很奇怪了,连忙不知所以地看着她道:“小赵,你不要着急走嘛,我还没有和你谈完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