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夺嫡 > 第077章 龙舟扬威!
    “这位小兄弟,鄙人罗成怀,还没请教小兄弟名讳?”独臂鼓手十分客气的对陆铮道,看他的神情严肃恭敬,显然对陆铮已经刮目相看了。

    陆铮回礼道:“我叫陆铮,新河县人,罗大哥,今日这龙舟赛,我可以助你们一臂之力!”

    陆铮年纪不大,但是言谈举止却非常的成熟,他随随便便几句话,便将龙舟上众汉子的情绪调动了起来。

    罗成怀是鼓手,他同时也是这条龙舟的龙头,新河罗氏家族本身在水上讨生意的家族,世代都擅长操舟弄水。

    以前扬州的龙舟比赛,鼓手有一多半都是罗氏子弟,到了罗成怀这一代,家族衰弱了,罗成怀独臂上阵,内心早就没有了争胜的心思。

    实际上,现在的龙舟赛早就失去了其本来的意义,瘦西湖龙舟赛,大人们关心的焦点在排位上,因为排位是由止水文会的高低来决定的。

    龙舟赛本身只有市井百姓还在关注,龙舟赛最后的谁胜谁负,上面官老爷不关心,下面操舟的人又哪里有干劲?

    陆铮看上去出身不凡,而且是读书人,难得他这般关心赛况,自然让罗成怀等人颇为感动。

    “陆公子果然高才,没想到还懂龙舟,成怀愿听其详!”

    罗成怀家学渊源,自然是操舟方面的专家,陆铮的龙舟的了解,更是基于人类科技研究的成果之上,陆铮把自己对龙舟赛的观念说出来,罗成怀听得双目瞪大,怔怔说不出话来。

    陆铮所说的要点,每一个点都千真万确,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罗成怀很快就懂了陆铮意思。

    其实,如何赛龙舟罗成怀清楚得很,但是懂得道理是一回事,具体到实施则是另外一回事儿。

    偌大的龙舟一共有一百多名汉子操舟,如何能做到整齐划一,如何能做到频率变换,百人如臂使指,这不是轻易能做到的,非得经过严格的长期训练不可。

    可是,一场龙舟赛,本身关注有限,上面给的时间和资金都不够,根本没时间长时间的训练,现实的情况是处处不尽如人意。

    然而,陆铮想出的办法却非常有特点,他通过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将很多难关都规避掉了,操舟的人只需要念诗,根据念诗语气的轻重来掌握浆的运动,便自然就做到了整齐划一。

    罗成怀听了陆铮的叙述,然后立刻组织大家练了一次,除了有几个背诗不准的人之外,其他的人竟然没有一个出错。

    这样的效果比罗成怀训练了半个月的效果还要好很多,一时,他把陆铮简直当成了天人,他罗氏一门就是靠水上讨生活的,今天陆铮竟然能给他支招,而且轻描淡写的一招,便解决了困扰龙舟操舟天大的难题,这一手功夫罗成怀实在是不服不成。

    陆铮看着罗成怀招呼众汉子吆喝了几轮,看着本来一盘散沙的队伍变得整齐,他不由得轻轻一笑,他抬抬手,招呼操舟人靠向岸边,然后他弃舟登岸,很快融入到了人海之中。

    ……

    江心岛,秦越和陈圭之间的争论已经到了彼此不顾斯文的程度了。

    两人本来就是对手冤家,现在双方各执一词,背后都有无数跟班拥趸支持,话题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刚才的诗作究竟是不是陆铮所作。

    这个问题争论不休,远远没有结果,高台上的大人、夫子们竟然也分成了两派,虽然没有像秦越和陈圭等那般激烈的争论,但是彼此暗中的角力却更激烈。

    这个争论,背后的意义远大于争论的本身,对秦越和陈圭来说,陈圭一直在狡辩,其目的就在于争魁首的位置。

    而对各位大人来说,他们则是想着各县的排位问题,聂永和他的新河县既然已经垫底了,谁都不愿意让聂永有翻身的机会。

    双方争论,时间往前推移,湖边上的人群已经等了很久了,人群开始骚动,作为今天大局的掌控者,梁大人需要做决断了。

    他之所以迟迟没下决断,就是因为大家的争论关乎龙舟排位的问题,新河县的龙舟现在排在最后面呢!

    如果他要支持秦越,新河县的龙舟就要从最后面排到最前面,这势必引起轩然大波,这也是陈圭的观念明显牵强附会,还有那么多人支持他的原因。

    事情不可能无休止的拖延下去,梁泉义有些同情的看了聂永一眼,道:

    “好了,时辰早就过了,传我的令牌下去,龙舟赛开赛!”

    梁大人一句话,便将今天的格局定下来了,他没有明显的支持哪一方,却选择了维持现状。

    “呼!”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其中包括陈圭。

    梁大人维持现状,今天的文会就翻不了天,陈圭众才子能保持住体面,各县大人也能维护住自己的面子。

    “龙舟开赛了,传我的话下去,今天我们县倘若能夺第一我赏银千两!”宋瑾迫不及待的抛出了赏赐。

    接着其他县的县尊大人也都纷纷表态,本来大家不怎么关注的龙舟正赛,现在却似乎变得别有意味了!

    “聂大人,怎么了?不表态么?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今天的龙舟赛,你可要敢于下血本呢!”马学望凑到聂永面前道,他的笑容中充满了玩味之色。

    聂永微微皱眉,轻轻的哼了一声,龙舟排位新河排在最后面,根本没有争胜负的可能。

    再说了,宋瑾等人抛出的赏赐更多不是想龙舟夺魁,而是要借这种方式继续奚落他聂永。

    官场之上,很多事情微妙得很,只能意会不可言传,聂永之前刚刚舒缓的心脏,现在又重新感受到了来自周围的压力。

    说一千,道一万,都怪他聂永在扬州只是孤魂野鬼一个,处处遭人排挤,真是憋屈得很呢!

    聂永忍气吞声,这时候,瘦西湖上已经沸腾起来了,龙舟赛开始了。

    龙舟赛的起止在同一个地点,八艘龙舟绕湖一周,船前行的路线已经都是用红色的丝带规定好的。

    第一艘龙舟启动,维扬两个字迎风招展,第一波喝彩声瞬间响起,然后第二艘龙舟,第三艘……

    巨大的龙舟在湖面上如同游龙一般往前冲,湖边上有数万人围观呐喊,鼓声阵阵,呐喊盈天,气氛掀起一浪又一浪的高潮。

    八艘龙舟鱼贯往前冲,各县的民众们都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目标,江心岛上各位大人,才子们也都在寻找属于自己的目标。

    “啊……”

    忽然有人惊呼,然后,便听到有人喊:“我的天,为什么新河县的龙舟排在了第七位?”

    这一声喊,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因为开赛之后,很多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前面,后面缺少人关注。

    但是现在大家看后面,却发现新河县的龙舟速度非常的快,龙舟最前面,站着一名独臂鼓手,这鼓手虽然只有一条手臂,但是他屹立在船头却如同一尊魏然的巨石一般不可撼动。

    他单手击鼓,鼓声如闷雷,每一击都有一股撼动人心神的气势,就在大家目瞪口呆,还在怀疑新河县龙舟排位的时候。

    这一艘龙舟已经继续往前冲,已经超过了排名第六的半个龙头了。

    接下来,更加震撼的一幕出现在众人面前。

    龙舟上,上百名操浆的汉子忽然齐声喊道:

    “红旗高举,飞出深深杨柳渚。”

    这竟然是一首诗,百名汉子念这首诗声调很奇怪,但是,那股声调却和他们的动作有一种很神奇的联系。

    接着下面的诗句是“鼓击春雷,直破烟波远远回。”

    百人大喊,声势浩荡,眼看着自己的龙舟速度飞快,似乎让操舟的汉子们信心更足了,他们的喊声也因此变得更大了。

    “欢声震地,惊退万人争战气。

    金碧楼西,衔得锦标第一归。”

    一首诗完毕,新河县的龙舟已经到了第六的位置,而且直追前面第五的龙舟,双方的距离快速的拉近。

    这一幕,看得所有人目瞪口呆,尤其是江心岛上,众多的夫子、大人还有才子们一个个面面相觑。

    梁泉义怔怔的道:“这是好诗啊C!”

    其他几名大人嘴唇掀动,却终究没有开口说话,这首诗最后一句话太伤他们了,一艘排在末尾的龙舟,竟然要衔得竞标第一归,新河县把其他的诸县何曾放在了眼里?

    然而,现场的局面已经掀起来了,新河县无论是操舟者还是围观的观众,大家的士气都飙升到了顶尖了,此时此刻,他们已经锐不可当了。

    同样的诗再一次被呐喊:

    “红旗高举,飞出深深杨柳渚……”

    一声声呐喊,似乎拥有神奇的魔力,新河县的龙舟越来越快,在激烈的鼓声中,在宏亮的呐喊声中,新河县的龙舟一路向前,乘风破浪,所向披靡。

    终于,在湖面尽头的大拐弯处,这一艘龙舟已经赶上了排名第一的维扬县龙舟了,双方呈现齐头并进的态势。

    “冲过去,超越维扬!竞标第一,我赏银千两!”聂永双目圆瞪,面脸通红的拍案而起,发出了一声撕心的嘶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