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夺嫡 > 第142章 张家除夕!
    张家的除夕是个极具书卷味的除夕,老太太第一件事便是把这一次要下场科考的哥儿们请到了她的院子里亲自训话。

    然后老太太带领大家祭祖,敬告列祖列宗,替张浩然等哥儿们祈求列祖列宗的庇护保佑,而且为了积极备考,今年一切祭祀从简。

    老太太说了,今年春节不搞铺张,不放炮仗,不请戏班子,不点灯笼,张家现在唯一的重心便在这一次童子试上面,对陆铮来说,他倒是乐见其成。

    陆铮虽然没有能面见老祖宗,但是除夕竟然也得到了老祖宗赐菜,就在西角院的小院子里,陆铮迎来了穿越而来的第一个除夕。

    在陆铮的坚持下,早上每个人都喝了点儿酒,影儿喝酒之后小脸红扑扑的,心情却非常的好。

    刚好天气放晴了,影儿便对陆铮道:“公子,这几个月的苦读,您疲倦得很,明天便是新的一年,要不公子我们出去散散心可好?”

    陆铮的确也觉得最近宅得太厉害,骨头缝儿里都有些痒痒,他心念一动,道:“好,所谓一张一弛文武之道,春节便休息几天。这样吧,明天我们上玉山去,玉山久闻其名,一直没有机会前去,敲春节天气转晴了,正好过去瞧瞧。”

    “啊……”影儿惊呼一声,脸更红,大奶奶可在玉山呢,现在张家上下到处都说大奶奶和铮哥儿关系密切,陆铮竟然要在这时候上玉山?

    不过影儿终究没有说什么,道:“那样也好呢!要不我去给孙三说一声,让他把车备好?”

    影儿亲自安排,将出行的一切都准备妥当,陆铮便让孙三立刻出发,就在除夕去玉山。

    “我的天!”影儿吓得连忙过来阻拦,她心中暗怪自己多话,又忍不住怪陆铮的性子太急。

    按照江南的规矩,除夕是一年团聚的日子,这一天是万万不能出门的,而且一般来说,这一天去别人家里也是非常失礼的行为,陆铮在除夕就要出去,这哪里行?

    现在张家本来传陆铮和大奶奶之间的事儿,陆铮倘若除夕都不在张家过,以后流言肯定会越来越多。

    陆铮兴头很高,影儿哪里阻得住?再说了,陆铮本就孤家寡人一个,张家的团圆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寄人篱下,遇到这种团聚的佳节更是孤独,他索性便想出去散心呢!

    影儿阻不住陆铮,急得团团转,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在这时候,张敬微醺醉意的从外面晃悠悠的到了院子里。

    “哎呦,铮哥儿,今天这么个日子你还准备出去不成?”张敬嘿嘿笑道。

    陆铮正在吩咐收拾行装,看到张敬的模样,呵呵一笑,道:“敬二哥,我出去转转自由自在,敬二哥今日个只怕要困在家里出不得门了。不过也好,一年一度,阖家团聚,这样的福分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二哥我是羡慕你呢!”

    陆铮这话一说,张敬满脸都是苦意,今天早上张家一大家子吃团圆饭,完全就没有张敬什么事儿呢,老祖宗把张浩然等人一一个叫到面前说话,张敬被冷落在一边没人理,大过年的,他才喝两杯酒,老太太便斥责他酗酒太过,如果不是除夕,张敬今天指定得挨骂。

    极其痛苦的捱过了早上的团圆饭,回到秋桂园,花寒筠忙着家里的各种事情根本没功夫理他,院子里一帮丫头婆子见他在屋里,一个个多躲着避着,让他心中郁闷得很。

    他心中念着十字街的外房紫嫣,又不敢出去,百无聊赖便来找陆铮,他堂堂的张府二公子,全府上下陆铮反而成为了唯一能和他说话的人。

    “好哥儿,你出去最好,我也和你一起出去,窝在这里实在是痛苦不堪,虽然祖母说今年从简,可是按照往年的规矩来看,就算是减一半的规矩,不到初五估计我出不了门,这日子怎么熬得下去哦!”张敬道。

    他本来心里就蠢蠢欲动,现在看到陆铮收东西他更是想走,陆铮哈哈一笑,道:

    “你随我去也没事儿,只要二嫂子放行,我肯定捎你出去,天塌下来我帮你出主意顶回去,如何?”

    张敬一听要花寒筠放行,他跺脚道:“铮哥儿你这不是说废话么?你的二嫂子是什么脾气你还不了解?他恨不得把我的手脚都捆住呢!

    得,你不带我去是不是?那你也别出去了,咱哥儿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过年这几天有铮哥儿你陪我,我也心满意足了。”

    张敬借着酒劲儿耍赖,影儿反倒松了一口气,道:“公子,你今天就陪陪二爷呗,明天咱们再去也成呢!”

    陆铮一笑道:“敬二爷这大老爷们我来陪?亏你能说出口来,行,二哥,你还别跟我玩这一套,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知难而退呢!”

    张敬听陆铮说得这么自信,心气也上来了,道:“是么?铮哥儿,二哥我只服你,可是今天的事儿二哥还真想看看你有什么办法,我今天就赖定你了!”

    陆铮道:“办法简单得很,二哥,你躲在车上听好了啊。二嫂子,你瞅瞅你家里的人,大年三十,不在家里守着,非得要赖着我,还放言要跟我一起出去呢!

    我孤家寡人,寄人篱下,去哪里也没人管,可是二哥堂堂张家的二爷,哪里能这么我行我素?”

    张敬在马车上听陆铮这么说,哈哈大笑道:“铮哥儿,你就喊破嗓子也没用,别说你叫二嫂子,就算你把老祖宗给请过来那也是白费功夫。

    张家这个二爷谁愿意当谁当去,反正这鬼地方我一天也待不下去,窝在这里哪里及得上我住十字街逍遥自在?

    今天大过年的,吃一顿团圆饭还受一肚子鸟气,二哥我还真想和你铮哥儿一样,也做个孤魂野鬼,乐得逍遥呢!”

    张敬在马车上高谈阔论,他喝了一点酒,兴致极高,一个人唠唠叨叨说了半天,没听到陆铮的回答。

    他得意的一笑,一下将车帘子掀开,道:“怎么样铮哥儿,没话说了吧?嘿嘿,你那二嫂子啊,我有的是办法……呃……”

    张敬掀开车帘,一跃从车上跳下来,嘴里的话也戛然而止了。

    他瞪大眼睛盯着前面,表情精彩之极,就在他面前,约莫也就两三米的距离,俏生生的站着一红衫女子,不是花寒筠又是谁?

    张敬一眼看到花寒筠,浑身冒汗,下意识便噤若寒蝉,先前的酒意被这一激,也完全清醒了。

    “花……花……姐儿,你……你咋来了?”

    花寒筠面容桃李,冷如冰霜,目光如刀狠狠的盯着张敬,张敬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先前的气势彻底委顿下去,结结巴巴的道:

    “铮哥儿……你呀,二嫂子来了咋都不说一声?行,今天大过年的,二哥我就不和你闹着玩儿了,我先回去,先回去!”

    张敬说回去,转身就要走,花寒筠神色一冷,道:“慢着!”

    张敬身子一僵,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法一般,脚下立刻生根,不敢再挪动分毫了。

    “花姐儿,今天大过年的,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我们一起回去,晚上还有……”

    “好了!”花寒筠冷笑一声,轻轻抬抬手,款款走到院子里正中央,道:“张家的二爷窝在家里都觉得如同待在牢笼,我还姓花呢,姓张的待不住,我姓花的更待不住!

    反正家里的事情我也安排下去了,你不是羡慕铮哥儿闲云野鹤,孤魂野鬼么?那咱都一起随着铮哥儿出去,这一年就尽窝在家里了,也该出去走走了!”

    花寒筠这话一说,张敬的魂儿都要吓丢了,大年三十,花寒筠竟然也要出门去?张家年前年后那么多事情,哪一件能缺花寒筠?

    年前年后,张家倘若没了花寒筠,这个节还能过得下去?张敬心中这么想,可是这些话他哪里敢跟花寒筠说?

    他只当花寒筠是在说气话,当即连忙将目光投向了陆铮,道:“好哥儿,你倒是说说啊,你就这么不帮二哥么?”

    陆铮哈哈大笑道:“二哥,我有什么办法?这事儿我也不好声张啊,要不传出去便是二嫂子大年三十找到小叔子要一起跑路,这传出去,那还不把张家的门楣给糟践光啊,二嫂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花寒筠脸“唰”一下变得通红,先前的气势也端不住了,她狠狠的跺脚,指着陆铮臭骂道:

    “你这小子,狗嘴吐不出象牙。谁要跟你一起跑路?小心你二哥生气把你舌头都割掉!

    嘿,我是看明白了,陆铮,你这是要上玉山呢,就这么念着你大嫂子么?那正好,我今天也是要上玉山的,你先走,我随后便出门。

    你敬二哥在家里待不住,也一并跟着都去玉山看看去,今年老祖宗说了一切从简,家里的事儿也无需我多关心,上玉山就算是给老太太祈福去!”

    花寒筠说罢,冲着外面叫了一声翠红,外面便传来马蹄声响,翠红身后三驾马车,另外还带了三匹马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