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夺嫡 > 第218章 陆铮的方略!
    偌大的会客厅安静之极,几乎是落针可闻,聂永已经吓傻了,而詹天启也完全懵了,他如鹰隼一般的目光盯着陆铮,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

    “小子何人?何故出此等不尊之言?”詹天启道。

    陆铮从聂永身后站出来,道:“生员乃江宁陆铮,现拜在聂师坐下学经义制艺。”他顿了顿,踏步走出来道:

    “我大康朝兵勇后勤供给,自开国以来,都是由地方侧面供给,朝廷兵部最多不过下一纸文书而已。

    江南南府军三万余众,詹大人乃南府军大都督,以詹大人的谋略自然明白,欲要掌兵,必先要握有粮饷,而要握有粮饷,在江南之地又必须要依靠顾家、陆家等地方豪门!

    大人好算计,将聂师从扬州调任应天,管六合一县,欲借聂师的名声去除江南权阀的戒心,从而和他们交好,最后凭此得到江南权阀之助,最终将南府军掌握在手中,不得不说,大人的构思精彩,手笔巧妙,学生佩服之极!”

    陆铮面对詹天启,毫无拘束,侃侃而谈,而且他所说的话一言中的,直指詹天启的用心,詹天启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陆铮又道:“只不过,在您的计划中,聂师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大人可取可弃。只是,大人可想过,以江南权阀的秉性,他们会因为这一点就信任大人,就能保证让三万南府军全部由大人掌握?”

    “另外,聂师在京城因为得罪戴贼被贬扬州,满朝上下,江南各地无不纷纷落井下石。然而,聂师坚韧不拔,终究稳住了阵脚。

    这一次,聂师来应天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半年多以来,聂师无时无刻不在努力,到目前为止,治理六合的大致方略早已经全盘制定,胸中已经有了成竹。可惜,在这个时候,詹大人似乎失去了耐心,想着要弃子了,这一来,聂师半年心血付诸东流,詹大人以为通过这么一个楔招便能得到江南权阀的亲厚,那更是要贻笑天下,可叹可悲!”

    “胡说八道F口竖子,胡言乱语!来人啊,把这胡言乱语的黄口小儿给我乱棍打出去……”詹天启终于反应过来,当即恼羞成怒,便作势要拿下陆铮。

    陆铮上前一步,道:“大人敢说今日来不是要褫夺聂师之官位而来?”

    “大人莫非真不想见识一下聂师半年之心血?”

    詹天启浑身一震,盯着聂永,沉声道:“聂永,你搞什么名堂?这个姓陆的小儿究竟是何许人也?”

    聂永满头大汗,紧张得很,可是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其他路能选,只能一条路走到黑,当即道:“大人,陆铮是江宁陆家庶子,因为不容于主母被送到扬州张家寄居,下官在扬州和铮哥儿熟悉。关于铮哥儿的经历一言难尽,下官素闻大人喜欢诗词,当前江南文坛最炙手可热之诗作《将进酒》,便是铮哥儿作于扬州……”

    “嗯?”詹天启眉头一挑,难掩惊容,道:“《将进酒》竟然是一未及弱冠的小儿所作?”

    “大人,有志不在年高,古有甘罗十二拜相。不敢瞒大人,铮哥儿此来对我帮助极大,最近的所有方略,皆是由他主导筹谋,今日大人前来,倒不妨仔细了解,说不定会有意外之喜呢!”聂永道。

    詹天启斜睨着陆铮道:“小儿,你就是那个结交秦王世子的陆铮?”

    “不错,蒙世子厚爱,小子还获赠一幢大宅子,大人,没想到这么一点小事儿,以大人二品之尊竟然也有耳闻,小子着实受宠若惊了!”陆铮淡淡的道。

    詹天启神色阴晴不定,轻轻的哼了哼,聂永见场面尴尬,当即佯怒道:“铮哥儿,大人待我恩重如山,岂能如你这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了,那些多余的话都无需再说,大家都是为朝廷办事,大人用我,便是希望我能为他排忧解难,我既然有了方略,哪里能藏私?”

    聂永这一说,詹天启的脸色略微好看了一些,陆铮这才踱步走上前,一手拉开会客厅墙壁上的布幔。

    布幔扯掉,詹天启瞳孔不由得遽然一收,因为他发现墙壁上赫然是一幅手绘的六合县全图。

    这一幅图以六合为中心,将整个应天也涵盖在其中,上面的地理方位,河流官道都标注得非常清晰,这样的手绘地图,詹天启以前很少见到,将这样的图绘在墙壁之上更是绝无仅有。

    而更惊讶的是陆铮取过了一根一米余长的竹竿,他用竹竿指着图中的位置,恰是南府军五营的驻地。

    他道:“南府军的问题首先在驻守。他们既然驻守在六合,我们六合便不能亏待咱们江南的子弟兵。

    但是六合一县毕竟太小,指望六合一县给养南府军五营三万余人显然不可能,所以聂师的计划是在五营中选一营作为试点,为这一营官兵新修驻地,改善营房,提供训练场,补充装备,提供给养。

    大人请看,沿着大江绵延数十公里皆是我六合县之土地,我们的计划是把驻地沿江而建,这足有万亩土地可以划归南府军驻地,而大江之堤有我子弟兵驻扎驻守,江南百姓必然安如泰山此其一。

    其二,南府军五营,抱成一团,不利于大人掌握局面,我们将其中一营迁出,他们五根手指便有了缝隙,可以为大人觅得分化拉拢,分而治之之良机。

    其三,以我六合为标杆,其他四营也必然能得到新的驻地和后勤补益,大人可以软硬兼施,刚柔并济,不怕江南权阀不老实,这比大人仅作出姿态,便指望他们出钱出力要主动得多。

    大人以为聂师的这个计划如何?”

    詹天启怔怔说不出话来,他是文官出身,对治兵并不擅长,只是在大康朝文官领武职是常有的事情,关键是太子一脉手下没有当用之人,詹天启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走马上任的。

    他对掌握南府军并没有完善妥当的章程,关键是南府五营的官兵,大都是武将,朝廷为了切断南府军和江南权阀之间的联系,五营官兵真正的江南兵只有一个营,其他四个营都是从蓟辽、广东、福建等地调过来的。

    这一些骄兵悍将可并不服他这个大都督呢!至于江南权阀,朝廷既不给他们兵权,又要他们养兵,他们岂能乖乖的束手?对朝廷的命令他们不敢明面上违背,可是在行事的时候却可以暗中使手脚,所以詹天启要搞定江南权阀也不容易。

    他启用聂永,这是一步妙棋,更多的意思则投石问路,大致是摸着石头过河的意思,他都没有一个方略出来呢!

    现在倒好,陆铮竟然侃侃而谈,还真的弄出了一个方略出来,而且听陆铮这么一说,这个方略还真是精妙可行,一时詹天启着实被震撼了。

    不仅是他被震撼,聂永更是目瞪口呆,他对自己的情况可是太清楚了,虽然最近一段时间,他带着人去下面走得多,内心对自己如何掌握局面隐隐有了一些灵感。可是对解决南府军的事情,那根本就是想都没想过。

    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过就一个六品知县而已,南府军那可是朝廷的军队,非三品大员不能担任其首领,至于南府军的后勤、安顿等方略,那也是总督巡抚协调的事情,或者是应天府尹需要考虑的事情,哪里轮得到他一个县令来考虑。

    所以,陆铮之前说什么方略他心中一下就慌了,因为他完全就没有啊。本来他以为今天的局面已经不可挽回,暗中都做了最坏的打算了,没想到陆铮还真的就拿出了一个方略出来,而且这方略听上去还真是那么回事儿,他哪里能不震惊?

    屋子里又安静下来,无论是詹天启还是聂永脑子里都在飞快的运转,两个人都是文官,而且两人都出身翰林,大康朝出身翰林的文官皆是国家的最精英。

    如果眼前的场面被第四个看到,那个人一定会被吓傻,两个深处翰林的朝廷大员,竟然被一个十几岁的小秀才给震慑住了,这着实太不可思议。

    而且,两个朝廷官员中还有一个是身居直隶总督的二品大员詹天启,詹天启这一辈子经历过多少事?面对过多少困难?他吃的盐比陆铮吃过的饭还多,可是现在,他却被陆铮导进了陆铮的思维世界。

    震惊过后是冷静,冷静过后,无论是詹天启还是聂永都很快发现了问题,陆铮的所谓方略毕竟仓促,听起来有道理,可是细细推敲和斟酌,却发现问题很多。

    詹天启已经完全失去了冷静,勃然道:“好大的口气?你这方略还真是黄口小儿所胡诌的,漏洞百出!”

    陆铮不慌不忙的道:“恳请大人指正!”

    詹天启冷哼一声,道:“南府军一营之兵有超过五千之数,以六合县一县之力能保障五千之数的官兵后勤、装备?而且还要重建兵营,那得动用多少人力物力?”

    陆铮哈哈一笑,道:“大人放心,聂大人已经联络各路乡绅大户,准备备下白银十万两,目前已经有两万两白银,另外,大人请看,东门码头往西,大部分土地已经握在了我们的手里。来人啊,给大人上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