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mtime(): stat failed for /web/files/xinbiqu/opf/13/13535/index.opf in /web/wwwroot/www.xinbiqu.cc/chapter.php on line 192 第282章 仲父明的谋算!-夺嫡 282 - 新笔趣阁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夺嫡 > 第282章 仲父明的谋算!
    苏清宴客,本来是想让大家欢聚一堂,好好放松一场。

    可是结果是秦王世子龙中云发飙,将这一场宴会上发生的事情视为奇耻大辱,他大包大揽,将秦王府在江南的所有事情全部接了过来,他发誓,这一次花魁大赛,要让海蜃阁成为秦淮河第一画舫,让海蜃阁的头牌姑娘李芊芊成为秦淮河第一花魁……

    ……

    夜,秦淮河上灯火辉煌,十万盏灯笼将碧云阁周围照亮得如同白昼一般,仲父明一袭白衣,端坐在交椅上,神色平静如水。

    “奇耻大辱么?我何尝不是觉得是奇耻大辱?”仲父明淡淡的道,这几天,他算是见识江南才子的厉害了。

    这些个才子并不是才学有多高,也不是来势有多猛,关键是人多,才子们一波接一波的涌过来,而且这帮家伙不论才学高低,嘴巴都相当的刁毒。

    仲父明这几天是躲无可躲,藏无可藏,疲于应付,受尽了各种攻击,想他仲父明是何等身份?何曾遭遇过这样的事情?也堪称遭遇了奇耻大辱!

    仲父明不说话,他身后伺候的丫头规规矩矩的侍立,更不敢发出丝毫的声响,门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丫头扭头一看,脸色微微一变,凑到仲父明身后道:

    “先生,芊芊姑娘来了!”

    仲父明依旧不语,李芊芊莲步轻移,慢慢踱步走到仲父明身前,盈盈拜倒道:“芊芊见过老师!”

    仲父明抬眼看向她,轻轻点头道:“起来吧,这么晚了你过来有事儿么?”

    李芊芊道:“老师,芊芊夜不能寐,辗转不能入眠,特来看看老师,没想到老师您也一样。”

    仲父明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世子殿下少年英才,气势鼎盛,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李芊芊沉吟了一下,道:“老师,其实对您来说,受一点委屈能够让世子将全盘都接过去,这是再好不过的事儿。这件事如果能成,世子高兴,秦王殿下也高兴。老师能顺利变被动为主动,是一件好事儿。

    倘若这事儿不能成,老师您苦谏世子在前,是世子自己一意孤行导致失败,能怪得了谁?这反倒显示出老师您的英明来!”

    李芊芊说到此处,语气顿了顿,继续道:“对老师来说,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陆铮此人,年纪虽幼,可是手段却高,以老师之才,赫然也中了他的圈套,由此可见此人的奸诈。

    老师,我和陆铮早就认识,对其人十分的了解。他年纪不大,可是在扬州却多次化险为夷,老师倘若能趁此机会了解此人的奸诈,以后我相信这小子就再也不能在老师手上讨得便宜了!”

    李芊芊侃侃而谈,仲父明眼睛渐渐眯了起来,他沉吟了片刻道:“芊芊,你的话都是经过你自己深思熟虑的,自然也颇有道理。

    只是有一点你想得有些错了,你的眼睛只盯着陆铮,恨不得除陆铮而后快,恨不得将陆铮立刻踩在脚下,那样才能消你心头之恨!

    我现在问你一句话,倘若陆铮真的被你踩在了脚下,或者说从今天开始,陆铮便彻底沉沦,再也不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你下一步怎么打算?你如何为自己谋,你就想一辈子成为秦淮河上的女人么?”

    仲父明慢慢站起身来,踱步走到窗口,悠悠的道:“红颜易老,再娇美的女人也敌不过时光的摧残,芊芊,你可想好了自己的未来?”

    李芊芊愣了愣,怔怔说不出话来,仲父明的话每个字都让她觉得内心震动,她忽然之间觉得无比的迷茫。

    的确,她现在恨透了陆铮,眼中只有花魁大赛,她做梦都希望自己能在这一次花魁大赛中夺冠,然后趁此机会狠狠的羞辱陆铮一番。

    或者是秦王世子这一次能帮她出气,把陆铮的嚣张气焰打压下去,甚至是逼得陆铮从此一蹶不振,那样她才觉得心里舒坦。

    可是她真的没想过如果她的目标真的实现了,她下一步该怎么走了?陆铮倘若真的陨落了,李芊芊再去恨谁?

    李芊芊成了秦淮河第一花魁之后,她下半辈子就能依靠这个身份生活么?她新的目标在哪里?

    “老师,芊芊困惑不已,还恳请老师指点!”李芊芊道。

    仲父明背负双手,道:“芊芊,你觉得陆铮如何?撇开你和他之间的恩怨,你觉得此子如何?”

    “呃……”李芊芊一下愣住,旋即无数思绪浮上心头。

    李芊芊还清楚的记得她第一次在扬州见陆铮的情形,那个时候她的名字还叫端木婉容,那个时候她还是鼎鼎有名的扬州第一美女。

    她对自己的容貌极有信心,对自己的才华同样有高度的自信,可是当她碰到了陆铮,陆铮让她第一次有了深深的挫败感。

    她自诩拥有能够征服一切男人的美貌,可是陆铮竟然不屑一顾,而她自以为有不输于任何男子的才华,在陆铮面前更是一个笑话,陆铮信手拈来的诗作,便能甩她不知多少远呢,她和陆铮比,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而那一次之后,她扬州第一美女的身份也彻底成了笑话,陆铮骂她是天下最可笑之人,羞辱她的脸是“猪腰子”脸。李芊芊在扬州再没有立足的空间,声名一落千丈,那种痛苦她至今都刻骨铭心!

    李芊芊想着过去的这些事情,心潮澎湃,难以平静,仲父明道:“芊芊,怎么了?我问你的话你竟然不能回答么?”

    李芊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回禀老师,陆铮此人才学之高,是我生平仅见。我从南方到北方,走了不知多少地方,单就才学来说,我没有见过比他更高之人!”

    李芊芊顿了顿,又道:“江南多才子,可是江南的才子像李木,阮聪,柳棕,陈子豪等,可以说几乎没有人能和他比肩。我以前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所谓的天纵奇才,直到见到他以后,我才相信天纵奇才这话不虚。”

    “另外,除了才学之外,陆铮的心机智慧,也厉害得不可思议。先生应该知道,陆铮是陆家的庶子,自小便遭主母嫉恨,他一个人流落扬州,无数次遭遇性命之忧。可是每一次,他都顺利化解,在扬州住了那么久,他不仅没死,反而越活越滋润,在扬州童子中得中小三元,风头一时无两。

    同样号称天才的阮家阮少林,陆铮戏他如戏狗,最近金陵最炙手可热的县尊聂永,其在六合依仗的便是陆铮,而活跃在六合的所谓扬州商人,其背后都是陆铮在一手操纵掌控。

    老师,这样的一个人,就算是老师您恐怕也不过如此,可此人偏偏只有十几岁,未及弱冠之年,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哈哈……”仲父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道:“怕?好,芊芊你终于说了实话,这很好!”

    “不错,陆铮此子,是难得的人才,是天纵之才,这样的高才,芊芊,你将他踩死了与你何益处?”仲父明反问道。

    “呃……”李芊芊一下愣住,一脸迷茫的道:“老师的意思……芊芊不明白,还请老师明示。”

    仲父明道:“你应该要永远的和他为敌,你要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你是他的敌人,你和他水火不容!

    像陆铮这样的才子,他这一生会有无数的女人,相比那些主动找她投怀送抱的女人,她们注定都只能是昙花一现,注定都只能成为陆铮生命中的过客。

    而你不同,你可以一辈子纠缠他,让天下人知道你和他是一辈子的敌人。这样,他走得越高,飞得越远,你也跟着水涨船高。

    唯有如此,等到陆铮名扬天下的时候,你才能成为大康朝最有名的女人!芊芊,你懂为师的意思么?”

    “啊……”李芊芊惊呼出声,整个人都惊呆了,她瞪大眼睛盯着仲父明,都不会说话了。

    仲父明的心思果然不同寻常,他这个心思简直是让人闻所未闻,李芊芊以前别说想过,就算是做梦也没有梦见过这等念头。

    不过仔细想想,仲父明说的话还真有道理,李芊芊拥有勃勃的野心,冷静下来,她一脚踩死陆铮能得到什么?何况她还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呢!

    按照仲父明的这个策略,李芊芊只需要满世界嚷嚷自己和陆铮的仇恨,然后让天下人都知道这件事,如此简单,却收获巨大。

    陆铮身边有很多女人,可是和他终生为敌的女人只有一个,满世界给陆铮拉仇恨的女人也只有一个,这个女人就是李芊芊。

    仲父明盯着李芊芊,再一次哈哈大笑起来,道:“芊芊,看来你是个聪明人,你这么聪明,就应该明白,现在我们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世子殿下这一次倘若赢了,那不用说,我们已经达到了目的。而世子殿下倘若败了,你不是败给了范朵朵,而是败给了陆铮。

    因为陆铮不让你成为秦淮河第一花魁,因为你们之间有很深的仇恨,顺理成章,所有人都能理解这个结果。

    陆铮名声大噪,你的声名也必然水涨船高,甚至要赛过那范朵朵,到了那个时候,你无论如何都是最大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