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夺嫡 > 第470章 大康朝的碰瓷!
    按照大康朝的礼仪,皇子出京进京可不能随意的,都应由礼部安排,有一套复杂的规矩和礼仪。既然如此,齐王进京,肯定也是有周密安排和部署的,绝对不可能齐王带着一帮护卫仪仗从北边回来,而后直接便直奔京城。

    这样算起来,今天的事情就有点奇怪了,因为齐王既然是早有安排,陆铮这么多人马靠近京城,必然会受到阻拦,陆铮这种五品官的小虾米,怎么能和皇子争道?

    皇子出行,那是净水泼街,黄土铺地,怎么就能让陆铮大摇大摆的率领这么多人浩浩汤汤的挡在了路上?

    陆铮几乎在一瞬间便意识到了事情的猫腻,很显然,陆铮这一次回京背后有人盯着,人到了京城,立马就有人想给他下马威。

    能够把齐王进京的时间和陆铮回京的时间掐得这么准,分毫不差,这背后动用的资源和人脉绝对不会太简单。

    仅仅礼部的一个郎中或者员外郎怎么也是做不到这一点的,肯定是有人居中掌控,让这个“巧合”至少在行迹上露不出马脚来,当然,这件事背后的逻辑本身就荒诞,但是既然有人敢这样做,他就根本不会在意所谓的逻辑。

    要给陆铮下马威,给他颜色看,只需要一个由头而已,需要什么逻辑呢?

    陆铮想明白这个道理,心思反而变得沉稳了,面对气势汹汹的随从护卫,他表现得很冷静,很理智,不卑不亢。

    臣子冲撞到了皇族,这没什么好说的,肯定得怂嘛,只是微妙的地方在于,倘若陆铮怂了,对方必然变本加厉,而陆铮倘若敢正面交锋,他冲撞皇子在前,狂悖失礼在后,这件事必然要引起轩然大波来。

    陆铮在京城眼下拥有很高的人气,这主要是因为他和戴相戴皋之间的纷争,戴皋的奸诈狡猾,贪婪无为,让他在民间老百姓中的名声实在是太臭了。

    然而,戴皋手握大权,整个朝廷竟然没有人敢和他叫板,唯有陆铮一区区才子,不畏权贵,因而陆铮的之名必然在京城传开。

    而最精彩的是陆铮去西北之后,这件事本是戴皋对陆铮的打压和报复,讽刺的是陆铮在西北捷报频传,几个月就升官,西北的靖西王和西北大将军两个人都上了折子,他们大肆赞赏陆铮在西北的作为,这样的打脸让老百姓感到特别的过瘾,可以说让他们欢呼雀跃。

    但是,陆铮就算有这样的名头,也绝对不是他冲撞和冒犯皇族的底气,大康朝儒家当道,天地君亲师的纲伦乱不得,再说了,陆铮是文人,文人治国,文官集团眼下群龙无首,早已经没有了先帝以前的辉煌了。

    文官集团没落之后,便是权臣当道的时代,陆铮的出现,让朝堂内外都有人议论,是不是以后文官集团还有机会东山再起,现在陆铮冲撞了齐王,恐怕他头顶的光环会因此迅速的淡去,这可能才是背后之人的真正意图。

    不管别人是什么意图,陆铮眼下必须要面对这个局面,相比陆铮的冷静,陆伦额头上已然见汗了。

    齐王又称“虎王”,据说脾气尤其不好,火爆得很,今天自家惹到了这个厉害的贵人,岂能善了?

    看到陆伦的模样,陆铮脑子忽然想到眼下的情形就像是在地球上骑三轮车的屌丝不小心剐蹭了大老板的豪华宾利之后,那个场景和情形。

    陆家和陆伦和陆铮现在无疑就是那骑三轮车的屌丝,这样的危机该怎么度过呢?陆伦显然紧张无措,没有主意,陆铮能有什么主意?

    几个嚣张跋扈的兵爷随从们围了过来,喊打喊杀,气焰嚣张,陆铮这边的人手看着不少,可他们哪里敢和皇子的亲卫硬抗?

    一时,局面似乎岌岌可危,对陆铮的考验就在眼下,陆铮盯着吆喝得最凶的那个西北大汉子,斯条慢理的道:“这位军爷,您说这件事该怎么办?”

    “哎呦,你这小芝麻官儿还有气焰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绑了你治罪去?这……哎……哎……”

    这大汉子凶神恶煞,气焰嚣张,努力的酝酿着要把问题表现得严重一些,只是他话说一半,感觉情况有些不对了,眼前这个看上去镇定自若,气度不凡的年轻小子,忽然之间翻起了白眼,仰头便倒,接着便听到童子道:

    “坏了,坏了,公子爷,您是怎么了?不好了,不好了,齐王杀人了!”

    这童子瞧着就是个书童,小书童知道什么?看到自家公子仰头栽倒了,那必然慌神了,说话哪里还知道忌讳,口无遮拦的就来了。

    可是偏偏他这嗓门还特别的大,这一嚷嚷,整个官道延绵百米的人都能听到,后面的人只能看到这边人头攒动,齐王的一帮随从护卫围着两个五品官吹胡子瞪眼睛,放狠话,手上可能还不乏有动作。

    接着便听着有人喊死人,杀人的事儿,这一下官道上更难了,围在陆铮周围的几个彪形大汉,本来气势汹汹,有个别人还真就想着看能不能甩个耳光子什么的,让眼下的气氛变得更紧张一些。

    这下好了,这白面小书生敢情禁不住事儿,这才吼几声,竟然翻白眼,吐白沫,眼看就要不行了,这……

    “陆铮大人毕竟是朝廷命官,头上有五品顶戴,尔等就这般将他害了,难不成你以为大康律令是吃素的?

    你们这几条贱命死了也就死了,可是齐王殿下因此受到了牵连,尔等你就罪不可恕了!”顾至伦这个捧哏到得恰到好处,如今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他哪里能领会不到陆铮的意图?

    他这一说,几个气焰嚣张的亲卫脸色一下就变了,尤其是刚才最凶的这大西北汉子,说话都变得结巴了:“你……你……你们,那个……那个……”

    这亲卫面红耳赤,语无伦次,那情形就像是开着宾利的大佬,硬是着了别人碰瓷的道儿,偏偏自己还喝了酒,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