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夺嫡 > 第546章 大婚敲定?
    龙灵秀的样貌的确是极美,她已经不算年轻了,可是她的身形依旧婀娜,面容极其的精致,她的衣着华贵得体,亭亭站在那里,便如同是月宫的仙子一般,让人不敢正视。

    而此时的龙灵秀,却是双手抱起来,在陆铮面前深深的弯腰,头埋得很低,上身和双腿成直角,她嘴上称:“龙灵秀见过陆先生!”

    古往今来,但凡是读书人向往的便是能遇伯乐,能遇贵人。刘备三顾茅庐的故事,周公和姜太公的故事,无一不是体现君王礼贤下士,所以这些故事流传不衰,历朝历代的帝王都会效仿。

    现在龙灵秀对陆铮的举动,便恰是这个意思,她龙灵秀身份尊贵,代表的是皇族。而她口称陆铮为先生,说明她心中对陆铮非常的尊敬,而结合她和陆铮之间发生的种种故事,这一弯腰的意思说直白一些就是认栽了!

    陆铮和她赌这个,意思也就是这样,陆铮哪敢把长公主怎么样?只让人家公主认个栽而已,弯腰叫一声先生,不伤皮也不破财,不过上嘴唇碰一下下嘴唇而已,实在是太简单的事情。

    可是这样简单的事情,在龙灵秀这里就成了莫大的耻辱。因为龙灵秀根本不缺钱,所以破财对她根本就不算个事儿。龙灵秀是个自傲的人,是个要强的人,所以她最难的是低头。

    现在陆铮让她低头了,可以想象此时这个女人内心的痛苦和不甘,满朝文武对此都心知肚明,谁也不会认为这一鞠躬会真的是一个句号。

    但是这一刻,并不妨碍大家对陆铮的佩服,整个大康国恐怕也只有陆铮一人敢如此对待长公主,这个年轻人着实厉害得很呢!

    面对龙灵秀这个态度,陆铮当然不能拿腔调,他规规矩矩的回礼,道:“长公主客气了,小子才疏学浅,当不起先生这个称呼,公主如此礼遇,微臣余生必然效忠皇上,为我大康,为陛下努力办差!”

    龙灵秀眼睛瞥了一眼陆铮,嘴唇掀动,欲言又止,此时此刻,无论说什么话其实都没有必要,彼此都心知都明呢,还用言辞么?

    歆德帝似乎没有看到陆铮和龙灵秀之间的小九九,他摆摆手道:“好了,今日的蹴鞠赛很好,朕很高兴,很欣赏!陆铮你在城防营的差事办得不错,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让城防营脱胎换骨,变个模样,不愧是朕的状元郎!”

    陆铮连忙道:“微臣谢陛下夸赞,微臣还需要再接再厉,争取把差事办得更好,不辜负陛下对微臣的信任!”

    歆德帝点点头道:“嗯,你能有此心很好,这样吧,朕是个赏罚分明的人,陆铮你既然差事办得好,那朕也不能没有赏赐,你自己说,你想得到怎样的赏赐?”

    陆铮微微愣了一下,立刻跪下道:“陛下,微臣蒙陛下恩典,亲自给我指婚!微臣现在别无他求,只求陛下将婚期钦点,让微臣能够早日完婚成家,从而完成人生的一件大事!”

    陆铮这话一说,现场一片嘈杂,躲在人群中的戴小静双颊瞬间泛起绯红,一双眼睛里面却是喜意往外翻滚。

    歆德帝也是愣住了,过了好大一会儿,他一拍手,道:“哎,朕真是有些糊涂了,给你指了婚却没有给你指婚期,着实有些失误!这件事你放心,我立刻着钦天监择佳期,而且越快越好,让你尽快能完婚!这件事不算你求的事儿,你再说一件事吧,要真正的赏赐!”

    陆铮匍匐在地,道:“陛下,微臣感恩陛下赐婚,其他的事情别无他求,微臣现在心中想的便是努力认真的办好差,不辜负陛下您的期待!”

    歆德帝似笑非笑的盯着陆铮,摇摇头道:“陆铮啊,陆铮,你乃我大康第一才子,你的心思朕还不知道?现在城防营在你的手上已经脱胎换骨,你在城防营已然无事。朕让你在通政司当差,你怕得罪太子和秦王,便只点个卯,反正那也是个闲差,你办不办差朕也没法查,别人也没话说!

    朕了解你,所以不会让你得逞,来人啊,拟旨,让陆铮去内阁,就担任内阁行走吧,品级不变,可以自由出入西苑,朕想看看这一来,你还如何偷懒?”

    陆铮跪在地上,只能谢恩,心中却是转过了无数念头,他实在不知道内阁行走是个什么官儿。

    可是此时,满朝文武却是一片哗然,在场的可都是京官,很多人都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一辈子的,他们对官场旮旮旯旯的事儿都极有研究,可谓是敏锐得很呢!

    陆铮的内阁行走是什么?就是内阁和皇上之间联系的纽带,可以自由出入西苑,仅此一点,就足以说明这个位置的关键性!

    歆德帝不利朝中,内阁行走便要时刻去东宫太子那边,总之,这是一个十分关键的位置,是皇上的心腹,是内阁的喉舌,因为内阁有什么事情,出了什么决议,陆铮可以代替内阁向下传达,其影响力可以遍及六部衙门,另外还有大理寺,都察院,五军都督府等等。

    歆德帝将这个关键的位置给了陆铮,这说明在皇上的心中,他对陆铮是极其重视,极其看好,而且必定是要悉心培养的!

    所以,现场能不一片喧哗?很多人看向陆铮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这些人中包括太子和秦王!他们此时心中都在想,当初没有足够的果断把陆铮纳入麾下,如果这个时候拥有陆铮,必然能在之争中占据不小的优势呢!

    内阁的几个宰相也面面相觑,他们看向陆铮的神情同样的复杂,现在已经不是当年了,内阁的权利日渐式微,可是就算是太子也绝对不能小瞧内阁。

    现在,陛下忽然给内阁安插一个行走,这是要重振内阁,还是要让内阁继续被削弱权利?

    陆铮谢恩站起身来,歆德帝已经将这件事翻过去了,这个时候钦天监的监正何大人赶到了,话题自然要转向更关键的事情上去了!

    钦天监奉陛下之命择得佳期,腊月十八日,陆铮大婚敲定,歆德帝钦点,并表示要亲自参与,并给陆铮证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