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 第一百零六章 训练场的主人
    “看来那些日耳曼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在亲眼目睹了之前那场冲突后瓦罗似乎也转变了一些想法。

    反倒是张恒对此持有不同的意见,“也不能这么说。”

    “嗯?”

    “从实力上来说角斗士一方的确更强,但是别忘了那些日耳曼人是从前线被押回来的,他们一路车舟劳顿,身体和精神都不在最佳状态,到了这里顶多只剩下四五成实力,而且看角斗士学校应该是有意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虽然只带了六个角斗士来迎接他们,看起来对他们满不在乎,不过我敢说就算这六人不是学校最好的角斗士,肯定也都是在平均水准线之上的,简单来说,这些日耳曼人被学校给阴了,经历过这么一件事他们会建立起对学校的敬畏,同时在之后的训练中为了洗刷今天的耻辱也会更加拼命。”

    张恒说完发现瓦罗呆呆的盯着他。

    “怎么?”

    瓦罗迟疑了下,有些同情道,“在你们大汉帝国,贵族之间的政治斗争一定很残酷吧,不然你为什么可以从一件事中联想到这么多东西,简直就像是元老院的元老一样。”

    “…………”

    两人的热闹并没有能看多久,随着那批日耳曼人的到来,这次角斗士学校新购买的一批奴隶都已经到齐了,于是角斗士学校的负责人把所有人都召集到了训练场中。

    一共有差不多四五十人,除了那六个日耳曼人,还有高卢人,帕提亚人,萨米人以及张恒这个来自遥远东方的汉人,其中一些是战俘,一些是奴隶,还有一些则是自愿成为角斗士的平民和落魄的罗马小贵族,单看这些人的来历搞得倒像是场小型国际交流会一样。

    大家乱糟糟的站在一起,交头接耳,每个人脸上的神色都不大相同。

    张恒注意到了瓦罗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激动之色,因为今天算是他们这一批预备角斗士开学的日子,按照惯例角斗士学校的主人肯定会现身。

    到时候瓦罗就能向对方推销自己的经商才能,如果一切顺利他就不需要再在这里待下去,可以重新走上街道,呼吸自由的空气,当然他的自由只是一定限度的,但是比起成为角斗士在竞技场血腥厮杀,或是到乡下种地挖矿已经好的太多了。

    瓦罗也看了眼身边的张恒,后者的脸上也没什么畏惧或者忐忑之色,反而显出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就像在参观游览一样,瓦罗也不得不在心中暗暗佩服这个大汉帝国的年轻贵族真的心大。

    终于,就当众人在烈日下站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正主终于登场了。

    那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富态的中年罗马人,穿着一件罗马街头最常见的短袖长衣,毛毯一样的披风披在他的双肩上,左右长短不等,左边那一段从胳膊下穿过,在胸前和脖子上各缠了一圈,之后塞进腰间,他的一只手拖着一截布料,还有一只手则是空着的,上面的一枚翡翠戒指非常显眼。

    张恒从瓦罗那里知道,这件最有特色的罗马长袍也不是谁都能穿的,奴隶,外国人,包括被解放的奴隶都只能穿里面的长衣,而不能随便披外面的披风。

    在那个中年罗马人的身旁还跟着两个年轻的身材姣好的女奴,一个小心翼翼的搀扶着他,另一个则在他的身后为他撑着遮阳的布盖,他们三人直接在训练场正前方那栋楼的二层阳台上现身。

    训练师挥了挥手中的鞭子,训练场上的众人终于稍稍安静了一些,之后学校的负责人冲中年罗马人低头,“主人,人都到齐了。”

    “那就开始吧。”中年罗马人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点了点头,就坐进了阳台中央的一张椅子上,就仿佛是坐在王座上的帝王一样,俯瞰着脚下众生。

    他的名字叫马克鲁斯,经营着罗马城中第二大的角斗士学校,手下拥有超过四百名角斗士,外面那座竞技场,还有竞技场旁边的剧院,以及三座角斗士训练惩休息室等等都是他的资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这里他的确就像是皇帝一样。

    马克鲁斯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对学校的负责人挥了挥手,后者立刻对面前一众预备角斗士吼道。

    “脱掉你们的衣服!”

    众人闻言互相看了眼,直到训练师又扬起了鞭子,才磨磨蹭蹭的开始脱起了上衣,露出一具具健硕的身体,瓦罗原本以为那些桀骜不驯的日耳曼人会在这时候捣乱,但是没想到他们只是迟疑了下,居然也把衣服给脱掉了。

    至此,瓦罗也不得不佩服起张恒之前下马威的推测来。

    众人纷纷按照脱掉了上衣,然而那些训练师似乎并不满意,于是训练场上的人只好继续脱下去,直到剩下一条缠腰布,中年罗马人才终于表示了下满意。

    他站起身来,一个个打量过去,嘴里嘟囔着,“很好很好,这次那些贪婪的奴隶贩子总算给我找到点还算不错的货来。”

    学校的负责人也道,“这些家伙应该能弥补一下我们之前损失的人手。”

    “但是他们的价钱也不便宜。”中年罗马人的目光闪烁,“那个花了我七千塞斯特斯的日耳曼人在哪里?”

    训练师冲巴赫示意,后者有些不满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再走近一点,让我好好看看。”马克鲁斯招呼道。

    巴赫只能再向前迈出了两步,来到楼下。

    “嗯嗯,你觉得他能比得上西斯纳特斯吗?”马克鲁斯问学校负责人。

    “这个……有点困难,西斯纳特斯可是维克托竞技场三届年度冠军,无人能敌,他刚来的时候就要四个好手才能击败他。”虽然这么说可能会让马克鲁斯不高兴,但学校负责人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否则如果巴赫将来的成长达不到预期,倒霉的还是他和训练师,“巴赫的潜力虽然还不错,但是距离西斯纳特斯还有不小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