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带着满天神佛穿越 > 第六百八十五章 风停神安,天晶尘甲衣
    在看到因陀罗的偷袭得手时阎立心中一喜,身为洪武第一重器,哪怕是皇尊级别的强者被镇狱锁天棍打中也会身受重创,何况蚊道人身上的琉璃佛火有着焚江煮海的力量。

    蚊道人也确实如阎立心中所想,整个人被一棍打下倒在了地上。

    四人大费周章终于打倒了蚊道人,虽然赢的有些不光彩却也难挡心中的激动,归墟中的那一尊恶魔终于倒在了他们手中。

    “身中大日琉璃炎,这蚊道人断然没有生还的可能”

    元一说道,大日琉璃炎以他的灵力为养分,每一秒都在灼烧消耗他的灵力,加上几次使用镇狱锁天棍更是有些精力交瘁。

    “还是让我来补上最后一下,不然始终不安心”

    蚊道人就是梵主以及血海老祖的噩梦,一刻没死就一刻不能大意。

    佛火不断吸收蚊道人的力量越来越旺盛,当因陀罗一步步走来时,原本已经穷途末路的蚊道人突然从地上趴了起来。

    阎立元一纷纷后撤一步,蚊道人在这样的情形下居然还能自由行动。

    不过此刻的蚊道人状态有些诡异,神色平静没有任何痛苦,可是他的肉身上却布满了裂痕,有如即将打碎的瓷器一般。

    “你们千不该万不该打破我的天晶尘甲衣”蚊道人说道。

    “天晶尘甲衣?”众人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开天辟地后出现在洪武大陆的第一缕风名为箕巽之风,吹开了洪武的黑暗,吹破了空间最后在天海风崖停留。

    除了一物没有什么其他东西能够在这箕巽之风中久存,那就是天晶尘。

    天晶尘在箕巽之风中不断被吹拂磨炼,几乎无物能够摧毁。当年有一位洪武神秘强者做客天海风崖,以洪武最强的火焰为我熔开天晶尘做了一具甲衣。”中年叹息一声。

    “天海风崖?那是风海皇族所在之地”阎立眉头微皱“你不是蚊道人吗?为何会去过风海天涯”

    “我本名风停神安,乃是风海神朝的缔造者之一,可惜了”

    “你不是蚊道人?”

    事情出现了这么大的转折让谁也没想到。

    “这甲衣我穿在身上以及几万年不敢解下,没想到今日会被你打破,也许这就是天数吧”

    风停神安的天晶尘甲被打裂开后,从脸开始破碎,一粒粒的天晶尘不断落下,不过他的表情依然平静,只是深情的忘了莲心界的远处一眼。

    “没有完成诺言将你带出归墟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今日之后再无相逢时了”

    当天晶尘甲不断脱落原本英武的甲衣下露出的确实另外一个面貌,黢黑枯瘦尖嘴猴腮长着两撇山羊胡,并且一股极致的邪恶血腥暴虐从风停神安体内传来,还有一股尖锐的狂笑声。

    “风停神安,我终于赢了哈哈哈哈”

    “这究竟怎么回事”

    在风停神安的操控阁下,一阵微风卷起了所有散落在地上的天晶尘,这些天晶尘在他的头顶化作了一根尖锐的锥子,但是天晶尘甲内一只巨大的蚊子正在试图钻出。

    “没时间解释太多了,我会尽量拉着蚊道人共赴黄泉,离我远点”

    “快走”

    四人迅速从这里撤离,一具身体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面貌,阎立想到了应该是蚊道人试图夺舍,却反而被风海神安困在了坚硬无比的天晶尘甲内。

    “因陀罗,你不是说着莲心界内只囚禁着蚊道人吗?怎么会出现一为人族强者”

    阎立的语气不善,费劲千辛万苦居然误杀了好人,这是阎立所不能忍受的。

    “这…..”因陀罗一时语塞。

    “我终于想明白了了,从古至今只有一个人族进入过归墟…..”

    反而是天女整理了一下思路,想到了一个原因。

    “传闻有一位人族强者游历洪武,因为好奇打开了归墟的封印进入了血海中,难道那个人就是风停神安?”阎立猜测道。

    “其实他并非是因为好奇才进入的归墟,这是罗刹宫已经封存的禁闻,因为其中涉及到了罗刹族有史以来最强的天夜叉骊姬”

    “我也听说过,就是罗刹宫先古之前那位爱上了人族的骊姬?你不会是想说他爱上的是风停神安吧”因陀罗说道。

    “没错,那是太久之前的事情了,据说是在乱古年代修罗族与罗刹族短暂的在洪武大陆的一方割据并且与人族为邻。

    那个时候归墟一脉大肆残杀人族,但因为人族面对十三州巨大的压力而无暇分神对付归墟,因此便派出了一位绝世强者前来招安,那人就是风海神安”天女诃犁将她偶然看到的那一册密卷娓娓道来。

    “风海神安几次孤身前来与血海老祖和梵主协商未果甚至大打出手,虽未达成目的,却展现了气壮山河的英雄气概,并且偶然的机会结识了骊姬,最后双双坠入爱河。

    后来发生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修罗族和罗刹族多次触怒人族,那些始祖大尊终于舍弃了妖族与血海老祖梵主发生大战,并且将归墟封印让东海安宁了几十万年。

    风海神安也算是性情中人,对骊姬的思念心切最后舍弃一切打开了归墟封印进入血海,想要将她带走。

    罗刹宫密卷最后的记载中只是写,风海神安与骊姬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归墟血海,我甚至猜想应该是两位血海至尊杀掉了骊姬和风海神安,因此没有第一时间想到他居然被锁在了莲心界”诃犁说道。

    “那这么说来,哪位当年被誉为双尊之下第一强者的骊姬也被关在这里了?”元一突然问道。

    没有了天晶尘衣,风海神安显然已经压制不住蚊道人。

    “风海神安,为了一个罗刹族的女人你被利用了这么多年,你现在还要搭上自己性命和一世修为吗?”天晶尘甲衣内的蚊道人尖声问道。

    “你是天地之间杀气所化,自然不懂得人世情爱,随我一起消散吧”

    风海神安身外升起四道风墙让他和蚊道人谁也无法逃脱,而头顶天晶尘所化的尖锐锥子瞬间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