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 农家小福女 > 第八百二十七章 卖给谁
    满宝不解的看向白善。

    白善看着她,眼中忍不住流露出笑意,道:“你别傻,高价就是那些店铺挂着而已,他要真能卖出八百两,就不会只放在那里不卖出去了。”

    满宝这才想起这一点儿来,懊恼道:“糟了,被钱冲昏了头脑。”

    一旁的白二郎就可劲儿的乐,问道:“你买这两盆花花了多少钱?可不要亏本才好呀。”

    周立君也很忧心的看着满宝。

    满宝道:“没花多少钱,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就算它不值八百两,价格也不会很便宜的,不然店家敢打出八百两的价吗?”

    白善却有不一样的观点,“周四哥不是说过吗?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且物以稀为贵,尤其是花草一类的东西。本来全益州城可能只有一盆白牡丹,结果你又一下拿出两盆来,便是有了三盆,本来媳的白牡丹也就变得不媳了。”

    满宝一听,想了一下,将其中一盆摆到了他们的书房里,道:“这一盆我们留着自己看,这一盆就卖出去。”

    他们不拿出去,谁知道益州城内有三盆白牡丹呢?

    最多两盆。

    白善问:“定价几何呢?”

    满宝犹豫道:“六百两?”

    白善对花草的价格也不熟悉,道:“你试一试。”

    然后满宝没卖出去,问价的人倒是挺多,但一听价格,大家便看了看花后走了,就地还钱的人都没有。

    满宝最后又把花给抱了回去,周四郎都忍不住忧愁,“不会卖不出去吧,满宝,你买这花到底花了多少钱?你告诉四哥,就是亏大了四哥也不骂你。”

    满宝看了他一眼道:“我才不怕你骂我呢。”

    她道:“我在想这东西到底要怎么才能又快又高的卖出去。”

    周四郎以己度人,道:“恐怕很难,这不当吃不当喝的,谁买?”

    是啊,谁买呢?

    满宝沉思起来,还真想到了一个人会买,“益州王妃应该会。”

    吓得周四郎左右看了看,然后才小声道:“你疯了呀,那可是咱的仇人。”

    满宝严肃的点头,眼中带着几分凶恶道:“没错,所以要赚他们的钱,再拿去对付他们。”

    周四郎:“你拿去买生药材跟对付他们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我越厉害,就显得他们越弱小,要对付他们就更容易。”

    白二郎在一旁问,“你们什么时候跟益州王府结仇了?”

    白善道:“你再厉害也就是个御医,他再弱小也是个王爷,你总不能想着以后不给他治病,让他病死吧?”

    白二郎:“还是因为季浩的事?”

    满宝把头扭到一边去,道:“总之就是很有关系,等很久很久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周二郎:“为什么要很久很久以后?”

    白二郎:“你们倒是回答我一下呀。”

    满宝:“我打算写一个自传,将我的一生都写下来,等我死了,你们就知道了。”

    白善嘲笑道:“你才十二岁呢就想着写自传了,羞也不羞?”

    自传是谁都可以随便写的吗?

    不对呀,白善问,“你让谁帮你写?”

    “都说了是自传了,当然是自己写了。”

    白二郎都忍不住说了句,“从来留传都是史家留,你,你竟然要自己写,羞也不羞?”

    从小没少看百科馆内各种人物自传的满宝理所当然的道:“不羞,别人能写自传,我为什么不能写?”

    白善一脸惊诧的问,“你见过谁给自己写过传书?不都是以文、以诗明志而已吗?”

    满宝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这才想起她把书看混了。

    她挠了挠脑袋道:“好吧,是我记差了,那我开个先河。”

    白二郎:“先生不会高兴你开这样的先河的。”

    白善却想了想问:“你自己写自传,岂不是想怎么夸自己就怎么夸自己?”

    满宝迟疑道:“夸肯定是要夸的,但也要公正一些,比如我一些不好的思想也要写下来吧,这样后人才能知道我怎么想。”

    白二郎:“后人为什么要知道你怎么想,你又不出名?”

    白善却问,“写了不好的,不怕后人骂你吗?”

    “不怕,天下无完人,我要是把自己塑造得太好反而显得虚伪了,”满宝道:“而且那会儿我也死了,他们骂我我也听不到。”

    白善就若有所思的点头,他小心的看了一眼书房,见没把先生惊动出来,就凑到满宝身边小声的问,“你打算怎么写自传?”

    “我有一个本子,记下了很多很多的事,不敢说一日一记,但平均下来应该有三日一记,等我年老了,我就把这些记事整理出来,自然就成了自传了。”

    白善觉得这个法子不错,打算晚上他可以试一试。

    白善:“可这么私密的本子,若是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一旁沉思的白二郎连忙点头,问道:“是啊,是啊,里头好的坏的记了我们不少的秘密呢。”

    满宝就挠了挠脑袋道:“反正我藏的东西不会被人找到的,你们的话……要不你们试着自己发明一种只有自己能看懂的字?一些很重要,绝对不能让人知道的事就让那种字记着。”

    白二郎横了她一眼道:“圣人仓蚰尽一生才造了字,你们竟然也想自己造字?羞也不羞?”

    白善却已经有了主意,和满宝一起摇头道:“不羞,不羞。”

    白善道:“我们当然没法跟仓颉相比,但次一些也是可以的,我们可以把一些字删减了用,或是组合着用?”

    满宝点头,“我也是如此想的。”

    俩人对视一眼,达成共识,决定找时间一起讨论讨论。

    这个话题周四郎就跟不上了,他只能默默地在一旁听,等他们讨论完了便问,“所以我们真要把花卖给益州王府?”

    满宝点头。

    白善也不在意的挥手道:“卖吧,卖吧,又不是什么大事,他们只要买就卖,赚他们的钱总比赚别人的钱更爽,对了,你买这花用了多少钱?”

    满宝道:“很便宜。”

    白善:“那就卖贵一点儿,周四哥,明天一大早你便端着花去益州王府的侧门外等着,一般来说,那会儿府中的采买会出门采购东西,益州王妃既然喜欢牡丹花,下人肯定会投其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