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伊利达雷魔影 > 第442章 背后
    伊利达雷的碎手军团在卡加斯·刃拳的领导下开往南方,在激流堡附近驻守连接洛丹伦王国旧土和南方大陆的大桥,避免娜迦打断南北方的联系。

    在约林·死眼的整顿下重新振奋的血环军团则在玛瑟里顿的龙王战刃帮助下,通过风暴祭坛传送到了南卡利姆多帮助埃雷萨拉斯和羽月要塞的精灵们防守自菲拉斯海岸登陆的娜迦军团。

    而卡塞恩则亲自带领日蚀军团前往洛丹伦王城,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已经向奎尔萨拉斯发出了求助,尽管她在信中没有明说是否要回归精灵帝国,但在这紧要关头向卡塞恩求助,而不是向部落求援已经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了。

    在卡利姆多,暗夜精灵都已经将兵力调至东岸,不出吉安娜和卡塞恩的预料,纳沙塔尔帝国的军团果然发动了更大规模的攻势,兽人已经和娜迦在杜隆塔尔多次交战。

    棘齿城以南,被称为恐惧海岸的一片昏暗的浅滩曾经是鱼人的家园,但在纳沙塔尔进攻以前,鱼人都已经被从外域来的血鳞娜迦扫清,这里便成为了一片冷清的死地。

    自奥格瑞玛而来的一群兽人骑兵响应了塞拉摩的求救正在顺着海岸往南冒雨前进,他们的首领正是穿着一身褐色皮衬板甲的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其座下的座狼咕噜着,一边嗅着海中虾蟹的味道一边迈着重重的步子,本来肆虐这一带的海鳄都因为这头身形堪比一头巨熊的座狼而吓的不敢出现。

    纳沙塔尔开始了他们针对这片海岸的攻势后,气候就变得反常了,大雨和浓雾从未停歇。

    在黑色的雨幕当中,一头头座狼和兽人骑兵们手提着的斩刀像是一道道战旗一般竖立着,将海岸线的阴影变得像是锯齿似的。

    这一支骑兵后面还跟着浩浩荡荡上千人的兽人步兵,他们的目的是要赶往塞拉摩帮助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抗击登岸的娜迦,而塞拉摩周围的哨岗和村庄此时都已经受到了娜迦的骚扰,但这支部队竟然不紧不慢的前进,好像完全不着急。

    “督军。”一个兽人斥候抹掉脸上的雨水,指着黑色树冠后的城堡高塔阴影道:“我们离塞拉摩港很近了,附近还没有娜迦出现的痕迹。”

    除了塞拉摩和其周边的哨塔外,娜迦此时已经出现在了尘泥沼泽北半部的大部分地方,可以说在纳沙塔尔的攻势下,除了联盟的几个据点和黑龙的巢穴以外,尘泥沼泽已经完全沦陷了。

    然而在这片广阔的海岸上,却如斥候所说没有一点蛇人的影子,就好像娜迦在故意躲避这批兽人似的。

    加尔鲁什自然天生带着威武的气质且对敌人极具压迫力,但这里这么平静似乎是另有隐情。

    “一切按照原计划来。”兽人督军的声音低沉而充满威胁的味道,他看了一眼灰暗的大海,深吸了一口气,说:“一旦得手,不要留任何一个人类。”

    兽人斥候没有回话,等了很久他才点了点头,很明显,他对加尔鲁什的“计划”也充满了疑虑。

    “加尔鲁什!”

    潮湿的空气中传来一声闷响,然后是咚咚的打铁声,不知道是什么兽人带着愤怒咆哮着。

    “加尔鲁什,不要这么做,现在大敌当前,我希望你明白无论你觉得自己有多么正确……现在你都是已经丧失了理智!”

    “让德拉诺什闭嘴。”

    加尔鲁什冷眼望着雨幕中的高塔,拍了拍身旁兽人斥候的肩甲,说:“这次让他沉默的久一点,我们要开始做事了。”

    斥候没有搭话,在犹豫了一会儿后,加尔鲁什终于带着质疑的眼神看了过来。

    “督军。”斥候不得不开口道:“我们是否真的要这么做?大酋长明确让我们来支援塞拉摩的人类法师,你真的认为大酋长不会惩罚我们这样私自触犯盟军的行为吗?”

    “你的头脑太简单了,小子。”加尔鲁什呲出尖牙,拍了拍斥候的皮盔说:“大酋长会在沃金和雷霆崖的血蹄酋长面前命令我们攻占塞拉摩吗?”

    “数年前吉安娜确实帮助部落在卡利姆多扎根,但是时代不同了,现在我们正面临生死存亡的抉择。”

    “我已经与萨尔他私下谈过,他也希望我夺取塞拉摩,为部落在卡利姆多的困局打开局面,否则我们将面临埃雷萨拉斯和达纳苏斯的两面夹击,灰谷伐木场的工作已经几乎暂停了,你觉得如果我们再失去菲拉斯和石爪山,会是什么后果?”

    “做你的事,军士,德拉诺什之所以被锁在笼子里是因为他是个将军,而你现在没有死是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参与到夺取塞拉摩的战斗中来,而不是把脑浆白白涂在几里外的海滩上,明白了吗?”

    “现在那座港口的防守空虚,正是好机会,如果你再拖延时间,我会改变主意的。”

    斥候抹去额头上的雨水,不自然地抿了抿嘴没再说什么,拉住座狼的缰绳向队伍后方而去。

    “你的脑子已经不清楚了!加尔鲁什!你对不起你父亲所建立的一切,你……”

    随着一声闷响,德拉诺什的骂声戛然而止,加尔鲁什扫视了一圈自己身后的座狼骑兵和步兵脸上的表情,见到所有人都保持沉默并面不改色后,他满意的点了点头,用劲甩鞭驱使座狼向队伍最前方而去。

    “为了部落,诸位,为了部落。”

    波涛之上,一团龙焰朝着海面之下密密麻麻的阴影而去,尽管灼热的火焰被冷海淬灭的大半,但火焰中携带的暗影之力还是冲到了海面之下,在一声声沉闷的嘶叫声中,一条条被腐黑而来的娜迦尸体渐渐上浮,武器和盾牌散落开去被海浪拍飞。

    天上一道巨大的黑影掠过,直冲远处挂着蓝色船锚旗帜的船队而去,船上的灯火随着猛烈的海风椅,而船上妇女和孩子的嚎哭声在浪声和狂风呼号声中夹杂着传来,萨贝里安扇动双翼加快自己的速度,他知道如果自己慢下来,娜迦随时可能将这些难民和士兵所乘的帆船凿沉。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这样保护曾经被自己视作蝼蚁的凡人,但此刻这些凡人也是对抗

    吉安娜身处一艘战舰之上,她站在船头尽力保持着平衡,一边催动一波一波的奥术弹幕扫荡着试图接近船队的娜迦战士,这已经是已知的最后一批来到塞拉摩逃难的平民了,只要能把这一批人护送到港口,军队就可以封港闭门,与奥格瑞玛的援军,还有不久后就会赶来的暗夜精灵们一起死守这座城堡,一直到蓝龙的魔法奏效。

    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就好了。

    突然,她的余光瞥见港口方向的高塔上出现了火光,那不是灯塔,也不会灯光,而是一次爆炸!

    “不……”

    吉安娜望了一眼爬上战船的娜迦,挥动法杖释放出一股烈焰冲击将对方炸下船去,再回头望去,黑漆漆的城堡方向已经燃起了数点火光。

    难道娜迦已经突破了特沃什的防守?这么快,不可能。

    “塞拉摩港已经被攻击了,吉安娜!”萨贝里安的吼声从天空中传来,其声音越来越远:“我回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