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魔法师旅途 > 第二十九章 美餐
    最后,一行人同意了嘉一的想法,将蜂窝给了嘉一让他处理。无论他是想做菜还是直接烧掉。嘉一对他们说药老和他说过,蜂蛹是一种很好吃并且很补的东西,比牛羊肉都要好很多。

    对于村民来说,他们吃的大多数是自己在山里打的猎物,牛羊肉是舍不得买来吃的。这个时代,还没有什么工业污染,植被茂盛,林子里的野物也挺多的,反倒是养殖的牲畜,还真不一定舍得花钱去买。并且人们普遍认为养殖的牲畜更加干净卫生一些,野味是粗人才吃的东西。

    这和嘉一在地球上的时候不一样,那时候,野味才是让人趋之若鹜的东西,多少珍惜物种都被吃绝了。其实,两个世界一样,吃的就是一个稀少。

    当然,这里说的粗人吃的野味是指一些常见的野生动物,像什么兔子、野猪、野鹿什么的,一些比较稀少的或凶猛的野生动物同样的供不应求。

    我们继续来说蜂蛹。其实药老根本没和他提过什么蜂蛹的事,只是嘉一忽悠其他人的,来说服他们把蜂蛹给自己。

    他越来越觉得,药老真是一个好老师。不管什么事,直接推到他身上就好了。反正人们也不会找药老求证,就算有人闲的蛋疼真的去问,估计药老也会认下来。

    嘉一上辈子的时候就很想尝尝这些东西,只是他们那并没有卖这个的。他曾经想要捉些知了猴来炸着吃,但是因为懒,捉着数量不多,没吃成。这次遇到了,说什么也得尝一尝。

    虽然他没有做过蜂蛹,但是有个简单的做法,炸。对于这种高蛋白的东西,炸是很简单也很有效的一种处理方法,比如说炸知了猴,炸蝎子,炸蜂蛹,炸竹虫等等等等。

    “等我做好了,我叫你们一起过来吃啊!”回到村里,嘉一两手拎着这个大蜂巢对其他人说道。

    回到家里,嘉一又架起一个火堆,放上青草树枝,点着火,等它冒烟的时候,将蜂窝口放下,放在浓烟里继续的熏烤,把里面残留的黄蜂熏死。

    熏了大概10来分钟,他觉得应该已经差不多了,就用到把蜂巢劈开,看到了里面密密麻麻的白白的蜂蛹。大部分都熏死了,但是还有几只苟延残喘,轻轻的蠕动。

    打开蜂巢后,还有10来只马蜂从里面掉出来,已经都被熏死了。

    嘉一折了两根木棍当做筷子,将蜂蛹一个一个的夹了出来,放在旁边的一个小木盆里面。

    唐娜看到嘉一灵活的用筷子,感到很好奇:“嘉一,你这是怎么办到的?能够夹起蜂蛹出来。”

    “这就是两根木棍,我想用个东西把蜂蛹夹出来,要不然不好弄。折两根树枝就好了啊。”嘉一故意说得轻描淡写,好像是个人随随便便就能做到一样。

    唐娜听了,看起来也似乎不难,也有样学样,去折了两根等长的树枝回来,学着嘉一一起夹虫蛹。

    “啪啪!”唐娜见嘉一用起来似乎很简单,但是自己用的时候,连分开筷子都不是十分灵活。嘉一手把手教过后,才好了一点。但是夹东西的时候,总是容易滑,一滑,两根筷子错开,夹住的东西都掉下来了。气的唐娜把筷子在木盆上摔的啪啪响。

    “娜娜,你多练一下就好了,练熟就不会掉了。”嘉一安慰她道。

    “那为什么你就可以?你不也是才用吗!”

    “这个,是要看天分的。很显然,你并没有。”嘉一对着唐娜缓缓的说,气的唐娜小脸都鼓鼓的。

    这个是没有可比性的,虽然这辈子是第一次用筷子,但是上辈子的时候已经用了20多年了。这个东西,就和骑自行车和游泳一样,学会了就再难忘掉了。如果是在洪荒世界,这双这个世界出现的第一双筷子怎么也得是人道至宝,气运加身的那种。

    用了好一段时间,嘉一才把所有的蜂蛹都夹了出来,唐娜也帮了一点忙,虽然她筷子依旧用的不怎么样。

    他把蜂蛹拿到河边清洗了一下然后放在一边控干水分。接着架起锅,加入油烧热,倒入了一部分蜂蛹,大概铺满了锅底。“滋啦”一声,锅里冒出了青烟,瞬间就冒出了香味了。

    因为用的油少,这个与其说是炸,不如说是煎。

    用木铲轻轻翻动,叙将蜂蛹煎至金huáng sè的时候,把他盛了出来,撒上一点磨碎的细盐。

    嘉一用自己临时做的筷子夹了一个蜂蛹尝了尝,嗯味道不错,香气扑鼻,蛹体外脆里嫩,有点嘎嘣脆,鸡肉味。

    可惜没有辣椒,要不来点椒盐就更棒了。

    “嘉一,味道怎么样啊?”唐娜在嘉一开始做的时候就一直等候在旁边,这时候见嘉一一脸陶醉的模样,忍不住问了起来。

    “来,”嘉一用筷子夹起一粒蜂蛹递给唐娜,“尝尝看,味道很不错。”

    唐娜小心的吹了吹,用牙齿轻轻咬住蜂蛹,试了试不烫了,才落到嘴里嚼了嚼。

    “嗯,好吃。”唐娜吃了觉得不错,直接用手在表面有拿了一个,丢进嘴里。

    见唐娜很喜欢,嘉一对她说:“你把这些拿到外面去,给爸妈也尝尝,我把剩下的都炸了。”

    说完,他又起火烧油,下蜂蛹开炸(还是用炸吧,开煎怎么看都有点xié è)。唐娜则端着碗,送到外面去了。

    嘉一大概取出来一斤左右的蜂蛹,炸过之后有些缩水,给各家人送过之后就不多了。

    其他人都有点怕这个,但是也没什么忌讳,要是遭遇了天灾,什么东西不可以往肚子里填,特别是这个是用油煎出来的,多木村里的人就没有这么奢侈的用油的。也只有现代人才会那么矫情,哎呀,这个酱紫啦,那个酿紫啦。

    倒是巴德鲁最是喜欢,大概是喜欢吧,吃的咬牙切齿的,毕竟他伤的最重,似乎吃蜂蛹能够报复回来。

    炸完蜂蛹后,嘉一洗了点野菜,下到锅里炒了一盘,虽然锅不是很合用,但是将就着也凑合。他炸蜂蛹的时候只下了一锅底的油,炸完之后剩下的就不多了,用来炒菜正好。

    以前小时候,过年家里都是要炸些圆子、油豆腐、锅巴什么的,炸过东西菜籽油都是放凉之后过滤又装起来,慢慢吃掉。并不忌讳什么多次炸过东西的油不健康什么的。当然,那时候一份油也就只有炸一次东西的机会,在第二次用油炸东西的时候前次的油已经都吃掉了。

    那时候最喜欢的是刚炸出来的油豆腐,整个的油豆腐用手撕开,蘸上一点用辣椒酱和酱油调和的蘸料。一口下去,刚出锅的油豆腐外面脆,中间韧,最里面还有许多被锁住的水分,简直无比的美味。

    油豆腐一定要用新鲜豆腐现炸,里面才有水分才好吃,要是已经炸过的油豆腐,里面水分都流失了,再炸就不好吃了。而且油豆腐一定要撕开,用里面白色的部分炸酱吃才好吃。

    可惜了,这里连豆腐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