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魔法师旅途 > 第六十六章 雷达(2)
    嘉一从船舱出来,迎面正好见到了基辛。

    基辛见到嘉一邋里邋遢的样子,不禁问道:“嘉一,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再这样下去,你就和我们船上的水手差不多了。”

    嘉一看了眼自己的衣服,确实很多天没洗了,拎起衣领一闻,已经有些异味了。头发也是一样,显得十分的油腻,他稍微摆了下头,就能闻到一股头油味,还有一些痒。自己这个样子确实和原来的时候大相径庭,有些魔法疯子的模样了。

    嘉一抓了下头发,对于头上的油腻十分不爽,要不要把头发剃光,显得清爽。这里也没有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一说。如果研究油腻术能够研究出去油腻的洗发水就好了。嘉一上辈子用过去屑控油洗发水也有好多种了,但效果其实都差不多。洗完的时候都挺清爽的,但是第二天就又油腻了,基本只有一天有效果。

    “最近研究蝙蝠的夜视功能有些太投入了,现在还有吃的吗?”

    “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就给你做。”

    嘉一倒是挺想吃羊肉泡馍的,可惜没有粉丝,羊肉也没有,馍也没有。据说邓紫棋特别喜欢吃一家叫做阳光泡馍的,还写了一首歌,唱做——阳光家的泡馍,是彩色的。

    嘉一还从来没有吃过彩色的泡馍呢,连听也是第一次,不过彩色的饺子倒是在电视上见过,加菠菜汁胡萝卜汁的。莫不是彩色泡馍也是一样。又或者是阳关下的泡馍,被阳光一照显得五颜六色?

    没有阳关泡馍,要不有煎饼馃子也可以,可惜又没有,这个不仅没有杂粮面,连烙杂粮的铁板都没有。要想把这个做出来,还得锻压一块圆形铁板出来,除了这个,还得有炸馃子,至少也得是油条。

    嘉一觉得,自己推广美食的道路其实还是任重而道远。

    “给我做碗汤,再烤两个饼吧,不要发酵的。”发酵过后的面饼一泡汤就软塌塌的,不如死面饼口感好。没有羊肉泡馍,只能随便用些东西替代一下了。

    嘉一已经教过了基辛如何通过使用啤酒酵母进行发酵,只是因为没时间,没有亲自指导,也没有教他老面的诀窍。所以基辛每次发面的时候,都要找到酿造啤酒的酒馆来取新鲜酵母。在没有办法分离啤酒中的酵母之前,使用啤酒渣来发酵是比不上老面的。因为啤酒渣里面的酵母含量并不如老面中的,发酵效果不如老面好。

    但若是可以将啤酒中的酵母分离出来,那就很难说谁优谁劣了,至少酵母使用简单,而老面保存时间太长的话,容易受杂菌影响,进而变质,里面还会产生大量的乳酸,是味道变酸,影响口感。

    不过嘉一并不准备去研究这个,他现在最想的是去洗个澡。

    他来到宿舍,脱下自己的衣服,使用魔法直接聚拢了一个硕大的水球,直接超过了一米直径。然后他使用火系的魔力对水球进行加热,一个简单的热水器就好了。

    水加热到了合适温度之后,嘉一用水球将自己包起来,然后水球开始快速的旋转,利用水流的冲力,将嘉一的身体清洗干净。

    这个看起来有点像是洗衣机,只不过洗衣机是带着衣服一起转的,而嘉一的魔法不是。准确的说,这只是魔力的运用,算不上一个真正的魔法。但是确实十分好用,不仅洗的干净,还十分的快捷。

    洗澡的同时还要洗头,嘉一喜欢在洗澡的时候洗头,脱光了衣服就不用担心水溅到衣服上了。洗头也是很简单,但是和洗澡有些不一样。嘉一控制着热水蔓延到了发丝根部,将头发打湿,然后涂上用皂角提取出来的洗涤用品。接着头上的水流开始前后激荡,不像是洗澡在旋转,否则头发会缠绕在一起的。

    本来嘉一还想着发明肥皂什么的,但是没想到已经有法师通过提取皂角提取出来了洗涤剂了,还是纯天然的。虽然价格比较贵,但其实还是挺好用的,比肥皂也差不了多少。嘉一学习也挺忙的,最重要的是懒,就没有继续做肥皂了。

    嘉一现在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不再仅仅只是为了赚钱了。

    洗完过后,将产生的废水从窗口丢下去,穿上衣服就结束了。比起在地球上洗澡要方便快捷多了。只是这种洗澡方式就没有机会叫萌妹子给自己搓背了,不得不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用魔法洗澡就是快,嘉一收拾完又成了一个清爽的少年,来到厨房,基辛的饭还没做完,不过锅里的汤也快好了。

    等到饭好了,基辛给嘉一盛了一碗汤,拿了两个死面饼给嘉一,嘉一撕成一块一块的,泡在汤里面。这个吃法倒是和羊肉泡馍有些像,毕竟也算是泡馍了吗。但嘉一的死面饼和泡馍的馍还是有区别的,不如泡馍的馍有韧性。羊肉泡馍其实是煮的,嘉一的这个就没法煮,时间长了就会变烂,口感就不好了。

    他只能将面饼掰的的稍大,泡在汤里。

    嘉一这边一边掰一边吃,另一边基辛说话了:“嘉一,他们都传你在研究邪恶的黑魔法,你要不要解释一下啊?”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他们愿意说就说呗,又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再说,你没有替我解释吗?他们信了吗?说了他们也不懂。”嘉一边吃便说道。

    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没说,等到了帝都,下船之后,可能就再也不会见到他们了,因为他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更不一定会继续坐这条船。到时候,他们退休没有都说不定。

    他们都只会是自己旅途中的路人,而自己,也只会是他们旅途中的一份谈资。他们也只会在出去吹牛的时候,说道自己曾经和一个法师同行,可能还会嫌自己这个法术太过于平庸,为自己脑补上许多的事迹。

    谁爱听一个和法师一路走来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事迹呢。当然,原先的水手还和嘉一一同经历了一场大战,后来的水手也只能说说法师研究黑魔法的事情了。

    既然不会再相见,那么解释与否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关系了。如果是他的父母老师,大概才会有解释的欲望。

    基辛听了嘉一的话也不由得沉默,他确实替嘉一解释过,但是并没有什么用,所以他才会想要让嘉一亲自出面解释一下。大概他觉得,嘉一作为一个法师身份比较高,亲自解释别人会更容易相信吧。不过现在仔细想想确实有些可笑,即使是嘉一出面,又有几个人会相信一个巫师对于自己的辩解的。

    再说,研究蝙蝠的视力比起黑魔法来显得无趣多了。

    基辛想到这点,也是无奈的摇了下头。他继续问道:“那么你研究蝙蝠的夜视有什么结果了吗?”

    “已经有结果了,我制作了一个阵盘,等吃完饭就给你演示下,你将会是我之外第一个见到的。”嘉一咽下嘴里的食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