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魔法师旅途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软壳蟹
    天长落日远,水净寒波流——李白。

    一个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落日的余晖映照在湖面之上,呈现出一种瑰丽奇幻的色彩,又有一种清冷孤高的感觉。

    不过嘉一他们现在并没有这种浪漫的感觉,他现在只想跳到湖里,将湖底的大虾螃蟹捞出几只出来大快朵颐。最好是没有什么刺的大条的鱼,更加适合解馋,其实应该是油脂丰富的肉类最好,鱼还是稍显清淡,特别是没有酱油等调料,清蒸出来显得有些寡淡。螃蟹什么的壳太多,肉太少,慢慢品尝倒是绝佳,但用来解肚子里的馋虫就不大过瘾。

    “嘉一,你在发什么呆?盯着湖水看干什么?”修斯利站在嘉一旁边,看到嘉一定定的看着湖水出神,不由得有些好奇。

    “咕~”嘉一吞了一口口水,“没什么。”

    修斯利明显不太相信,这幅表情,很明显的饥渴难耐,该不是想女人了吧,正要龌龊的追问,就听到嘉一喃喃的来了一句:“这湖里一定有许多鱼吧,很大的鱼。”

    原来是这样,修斯利瞬间明白了,他也是从哪个时候过来的,学院的黑面包并不限量,但是干硬难咽,似乎是数百年配方一直没有变过一样,十分的传统。他那时候一靠近大街,闻到食物的香气就会口水直流,为了避免自己受不了诱惑,他后来尽量避免去街上,免得受不了诱惑。

    当时他们还有学长会拿了食物诱惑他们,特意在他们面前来吃。不过自从一个学长被丢到湖里去了之后,就很少有学长再做这种事情了。刚开始学长们还会不服气,不过学弟学妹们人多势众,并且同仇敌忾,外加老师若有若无的偏袒,高年级的学生就发现再做这种事情实在是不怎么划算——赢了没什么好处,输了够给同学们嘲笑道毕业的。

    修斯利突然间来了恶趣味,说道:“这湖里水产还是很丰富的,鱼虾长年不绝,特别是冬天,现在正是季节,有一种脂鱼,肉厚脂多,细鳞少刺,十分肥美,而且不会像是猪肉那么油腻,天气越冷,肉质越好,如果到了开春,天气暖和起来的时候味道反而不行了。湖里的甜虾也是一绝,在湖中心那里有一座虾岛,水下地形复杂,但是地势却比较平缓,是甜虾最多的地方,捞起来之后,即使是生吃,也有一股清甜的味道。如果用水稍微一煮,再加入一点点科勒岛上的柠檬汁,柠檬你吃过吗?虽然酸,但是用来配水产是最合适的,否则虾肉热的的时候不觉得,冷了就会觉得太腥。如果没有柠檬,用鼠尾草调配酱汁也可以,两个味道差不多,鼠尾草你知道吧,高手调配的鼠尾草酱汁其实味道更好,更有层次感,吃到嘴里先是酸味中和了腥味,然后清甜回甘,再和酸味混合起来,让人口舌生津,一吃就停不下来,普通的虾你是绝对感受不到的。”

    这个时候,修斯利自己也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然后接着说:“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酥炸软壳蟹。”

    “软壳蟹?”嘉一已经被馋的受不了了,但却依旧做好了一个捧哏演员的职责,接上了话,似乎是听得有些欲罢不能了。

    “湖里的长螯蟹,在秋天的时候最为肥美,因为冬天湖水温度下降,食物减少,长螯蟹需要赶在冬天之前长得更为肥美,储存过冬的能量。这个时候的长螯蟹是味道最好的时候,如果再过一段时间,到了现在的时候,长螯蟹会慢慢的瘦下来,就没什么吃的了。

    “不过长螯蟹壳坚螯硬,吃起来并不方便,而且许多人并不喜欢这种坚硬的东西,感觉吃不出味道。所以最好的方式,是在秋天螃蟹最为肥美的时候,找到刚蜕壳的长螯蟹,这时候的长螯蟹柔软的就像是纱布,而且蜕壳的时候,会连肠子也一起褪掉,最为干净。这种蜕褪壳的蟹,用蛋液裹上,大火猛炸,直至炸至酥黄。这时候的长螯蟹就变成了酥炸软壳蟹了,吃起来外表酥脆,内里鲜美,而且无壳无刺,整只都可以吃,最是美味不过。”

    说道这里,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可惜,现在已经过了时令,要等明年才能吃到了。”

    嘉一暗暗的吞了口口水,修斯利描述的本来就诱人,就是平常听见了,嘉一也想着去尝一尝,更别说他现在这样,即使看到一个美女也想着的是肉包汉堡,鸭腿鸡翅。

    他原来也觉得吃螃蟹剥壳挺麻烦,但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操作,吃刚蜕过壳的螃蟹。上辈子的时候,这种螃蟹都算是劣质品,因为刚蛻壳的螃蟹壳很容易变硬,螃蟹会消耗大量的能量用来生长,变得内里空洞,肉质绵软,还容易死亡,真是算不上好玩意。壳开始变硬但还没有完全硬的时候,这螃蟹是没有吃头的,必须丢回水里让它继续生长。

    如果像是修斯利说的这样整只都可以吃的,必须是刚刚蛻壳,连等到第二天都不可以,第二天壳就开始变硬了,不能整只食用了。而刚蛻壳的螃蟹嘉一是见过的,全身软的就像是豆腐,一不小心,就会断脚断爪,稍微一用力,就挤破了。想要吃上这种螃蟹,还非得像是学院这样,就在产地旁边才可以。

    嘉一从没有吃过这种软如豆腐的蛻壳蟹,有些好奇:“长螯蟹褪壳了,里面的肉质就不结识了,而且没有黄了吧?”

    修斯利说:“看起来你也很懂啊!所以要刚蛻壳的,刚蛻壳的长螯蟹黄还没有消耗完,而且选择在秋天螃蟹最为肥美的时候,虽然黄不是很多,但是确实刚刚好,而且不用顾忌内脏什么的,可吃的地方更多。肉质是没有硬螃蟹精致了,但却没有太多的影响,因为长螯蟹的壳特别坚硬,菜刀砍上去都没有影响。”

    嘉一有些目瞪口呆,虽然这个时候的普通菜刀质量一般,但怎么说也是铁的啊,果然不愧是魔法世界,连螃蟹都硬的出奇。

    修斯利继续说:“这个软壳蟹唯一的缺点就是太难得了,螃蟹蛻壳之前,会找一个水草丰美的地方隐藏自己,而且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地方,想要找到实在是太难了。而且蛻壳之后一定要尽快找到,到了第二天壳就硬了,就做不了酥炸软壳蟹了。而且螃蟹如果被捉住了,就不会蛻壳了,想要将长螯蟹养到蛻壳都不行,只能去湖里潜水现捉。即使是以法师的身份,也必须预订才可以,而且要等不短时间才可以吃到,外面是没有的卖的。如果不是我和你说,你估计要等好几年才能知道学院还有软壳蟹这东西卖,可惜啊,现在吃不到,否则我就可以请你吃了。我和你说,这软壳蟹的味道真的是一绝,外边有些酥脆,蛋液裹着蟹壳,还有些柔韧,到了内里,蟹腿十分的韧性,身子部分层次最丰富,而且绝对不用担心会吃到泥沙,蛻壳的时候这些东西已经全部被褪掉了。”

    “修斯利,我现在还在处于‘斋戒’期呢,三个月时间还没过去,有我也吃不了的。还有,今晚的水似乎有点凉。”嘉一听得有些受不了了,再听下去,他怕自己会忍不住破功,打断了修斯利的滔滔不绝。

    修斯利见差不多了,也不再撩拨嘉一:“你又不是什么僧侣,有什么‘斋戒’啊,教会的斋戒可没有我们入学传统这么严格,恐怕只有那些快要消失的苦修士才能比得上。不过老师是不是快要到了,不知道定制的什么东西回来,用了这么长时间。”

    修斯利是晚上来到湖边,不是为了专门介绍湖里有什么好吃的,今晚奥兰多要从莫沙彻岛回来,修斯利是过来接他的,而嘉一作为奥兰多的“入室弟子”,也被通知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