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魔法师旅途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吩咐
    所有的老师身上都有一个透明的护盾,透过护盾看上去,他们的人显得有些扭曲。

    嘉一也顶着一个护盾,护盾明灭不定,看上去有些脆弱。所有人身上都有护盾,只是看起来有人的护盾效果并不好,即使有了护盾,他们也用手捂着耳朵。

    嘉一用手掏了掏耳朵,感觉好受了许多,他舒了口气,张嘴正要说话,却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护盾是真空盾,用来隔音的,说话根本发不出去。

    刚刚正是十二点,钟塔正式启动的时候,而因为正到十二点,正是敲响主钟的时候,而所有的老师,没有一个人提醒,所有人正在钟下面,主钟敲响的时候,就像是在耳朵里面放了一个炮仗,炸的人整个都蒙蒙的。

    这并不是哪个老师的疏忽,因为主钟敲响前一秒,所有老师不约而同的升起护盾,还是那种在护盾外面有一层真空层,专门用来隔音的护盾。嘉一本来被炸的蒙蒙的,看到了奥兰多他们的操作,也是反映过来,挣扎着撑起了隔音盾。

    幸好嘉一在发明声呐探测法阵的时候,奥兰多给他展示缺点的时候教过他如何让普通的魔法护盾转变成隔音护盾,否则现在,急切之间只能和其余学生一样,撑起护盾也不顶用,只能捂住耳朵。

    在法术护盾之间外层加上一层真空层并不是很难的事情,即使是初级的法师,花一段时间也能做到,这也导致了声波类法术的没落,几乎没有几个法师学习了。要不是魔兽不会这种方法,在清理一些小体积大数量的魔兽例如蝙蝠的时候很有用,这类法术差点就被淘汰了。

    也是因为这类法术比较少的原因,一般的学生也不会将这个法术列为最优先学习的法术,毕竟学起来也简单,用处也少,有需要的时候,提前准备一下就好了。

    真空对于声音的阻隔效果实在是太好了,甚至都不需要将这个护盾做的多么牢靠,因为声音根本无法突破真空层,打到后面用来依托真空层的护盾,都不需要考虑护盾是否会被声音震碎的可能,导致这个“法术”甚至都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法术,只能算是一个施法技巧。

    但是现在在钟声之下,没有学过这个施法技巧的人倒霉了,再怎么简单的技巧,没有练习过急切之间也无法施展出来,更别说几声钟声之下,没有护盾的人已经开始头晕眼花,耳蜗蜂鸣了,再想要施展出真空盾怎么可能。

    甚至有学生第一时间根本没有想起来真空盾这件事情,急切之间,看到别人使用护盾只能使用自己最熟悉的护盾,还以为是有人袭击过来了。

    好在钟声只响十二下,也不是所有人都不会真空盾技巧,也就四五个倒霉鬼最受苦,捂着耳朵坚持一段时间过后,也就过去了。不过即使声音听了下来,这些没有真空盾保护的同学也是耳鸣胸闷,头晕眼花。高强度的声音会破坏耳蜗,让人的平衡感失衡。如果是在地球上,这很可能就会导致听力永久受损,不过在这个魔法世界,一副药剂下去就好了。

    钟声停下来之后,大家撤掉护盾,所有的学生都是敢怒不敢言的看着面前的这些老师,即使是使用了隔音盾的学生,也在第一下钟声的时候吃了不小的亏,要是反应慢一点,还会承受第二下。

    嘉一可怜兮兮的看着奥兰多,感觉自己是不是拜了一个假老师,一点提醒都没有啊,自己刚刚还去问了他主钟的特殊效果是什么,总不会就是声音大吧。

    “老师~~~”嘉一喊了出来,声音凄迷婉转,感觉就像是受尽了委屈。

    奥兰多有那么一瞬间的不好意思,不过转瞬间就没有了,徒弟用来干嘛的,不就是用来找乐子的吗,否则生活该多么的无趣啊。

    不过该安抚还是要安抚,奥兰多摸了下下巴,说:“呵呵,这是为了锻炼你们的反应能力啊。你看看你们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想起来钟声太响应该规避的问题,还有这么多的人,连真空技巧都没有掌握,这太不应该了,虽然声波类的法术比较少见,但并不代表没有。你们呐,还是有些懈怠了,希望能够吸取教训。”

    嘉一将眼白翻出来对着面前的老师们,要不是被他们误导,不会没有人想起钟声的问题,只是老师们都在这里,而且一点提示都没有,才让大家都跟着老师的反应来,但没想到他们这么贼,在钟声想起前一秒才升起护盾,等到嘉一他们这些学生反应过来,已经承受了第一波的魔音灌耳了。

    “老师~”嘉一声音幽幽的传来,就像是再演恐怖片一样,“你不是说主钟的效果等到敲响的时候就知道了吗?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感受到啊。”

    “你们呐,还是不注意观察。”

    听到奥兰多这么说,嘉一感觉自己的眼白翻得太多,有些翻不回去了,刚刚忙着屏蔽声音都来不及,难道还要仔细听吗。

    奥兰度没管嘉一的眼神,反正,现在对着他们翻白眼和腹诽的也不是一两个,记下来慢慢来就好。他继续说:“主钟的声音清亮,一个效果就是远,你们不要看在这里声音响,但是在塔下就不会觉得吵了,而且衰减小,即使十数哩外的湖面,声音也能听得十分清楚。而且这声音还有驱逐魔兽的效果,对一些负能量的魔物,也有压制的效果。”

    “驱散魔兽,那么嫩驱逐海龙吗?”嘉一有些好奇,本来还以为这个效果应该是遇到海龙之后加上去的,但是想了想,海龙是在钟铸好之后才碰到的,该说学院还是挺有远见的吗?

    奥兰多说:“如果是一只理智的海龙,那么大概会被驱逐,钟声会让魔兽感觉不舒服,体型越大的魔兽越是觉得难受,进而远离声源。但是这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如果一只魔兽能够忍受这种噪音,那么驱逐对于它来说就是无效的。”

    嘉一觉得有些失望,这效果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强力啊,价格还那么贵,不过想一想这东西的本来功效就是报时,也就不觉得太难以接受了。

    “现在钟已经和学院的警戒法阵连在一起,如果有危险,那么所有钟都会一起想起来,这点你要记着,虽然数百年没有哪个人敢于冲击学院了,但是万一再来一条发疯的海龙也不是不可能。主钟的声音虽然有驱逐魔兽的效果,但也可能激怒魔兽。”奥兰多继续说。

    嘉一点头表示知道,回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大钟,要是在多一些,简直可以组成一套小编钟了,虽然两个其实并不像。

    奥兰多似乎看出来嘉一对于主钟的效果不太满意,说:“在钟上面添加这些功能,也只是为了锦上添花,并不指望这些功能能够起什么大作用。学院的防护从来都是一个整体,并不是一个钟,一个魔法阵。不过,这些钟确实还有一些其他的功用,以后你就会慢慢的发现的。”

    嘉一有些无语,又是这句话,该不是忘了主钟有什么功能看吧。

    现在钟塔已经正式运行成功,众人也就放松了下来,总算有件事情高一段落。嘉一他们对望一眼,像是而笑。在主钟上面再逡巡了一下,慢慢的都离开了。

    离开之前,奥兰多叫住嘉一,说:“嘉一,你明天来一趟我的办公室,我有事情对你说。”

    “好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