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魔法师旅途 > 第二百零四章 水解
    他们拿着黑面包,端着水杯,来到室外的草地上面,一边趁着落日最后的余晖,一边吃着难以下咽的晚饭。

    这片住宅区里镇子中心稍微有点路,显得比较幽静,和周围的住宅离的也比较远,最近的就是马多租下来的哪一栋了,一眼望过去,只有远处的山坡下的镇子里有人烟。

    和镇子里越来越热闹的景象相比,嘉一他们这里就像是两个世界。

    幽静,近乎幽怨。

    特鲁迪拿着一个声呐探测器,来到嘉一身边:“这个就是你们准备卖的声呐探测器了吗?怎么用啊?”

    嘉一放开手里的面包和水杯,用自己的触手抓住,伸手接过了特鲁迪手里的声呐探测器。一边的吉尔看着嘉一,表情有些奇怪,有些欲言又止,实在是嘉一现在的形象有些奇怪——手里拿着一个大圆盘,法师之触因为没有颜色,看起来就像是一块面包和一杯水漂浮在他的身边,让人感觉十分的违和。

    虽然年轻的法师大多没有那么古板,经常用法术做一些便利的事情,但像是嘉一这样,将法术在生活中用的这么频繁的,也是十分少有的了。如果是普通法师,手里拿了东西要腾出手,大多是放在一边,或者递给别人,少有像是嘉一这样,让自己的魔法触手拿着的。

    扬西过来拍了拍吉尔的肩膀:“习惯就好了。”

    他们对于嘉一的这些行为,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就像他自己说的,习惯就好。而且现在连他自己也觉得,魔法这样用起来,确实是非常的方便。

    新的声呐探测器和原版的差不多,一个餐盘大小的圆盘,表面看起来是两个同心圆,内圈可以像翻盖一样翻起来。前端是一个蝙蝠样的兽首,嘴张大,似乎正在尖叫。这个头只是为了表示方向,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效果。

    说起来,这东西和以前的cd随身听倒是很像。

    嘉一向后掀开内圈的盖子,里面露出复杂的符文,这些符文并不是全部有用的,许多是为了混淆真正法阵符文的作用,用来增加破解的难度,虽然这并不能避免法阵被破解,但却提高了破解门槛,不会让普通法师也能轻易破解。

    掀起的盖子里面稍微内凹,中间有一块凸起,这块凸起就是释放出超声波用的,后面的内凹的盖子,是接收声音用的,下面的底盘,用来存储魔力,传输魔力,以及显影。

    或许是因为嘉一上辈子的影响,这个声呐探测器看起来不像是一个魔法产品,倒像是一件科技产品,很是有些简洁的美感。

    嘉一将阵盘对着远处的树林,向探测器内输入魔力,一股肉眼不可见,肉耳不可闻的声波一阵阵的传播出去,很快,阵盘上面显示出远处树林的影像,不敢说纤毫毕现,却也像是近在眼前。

    见到嘉一的演示,其余人也都围了过来,吉尔看着阵盘之中的影像,说:“这树木这么多,里面的内容看不清啊,侦查效果是不是弱了许多。”

    嘉一伸手一指阵盘上面的树木,只见树木的数量消除了许多,空隙变大了,树林里面变得更加清晰了一些。

    “这下就好了,你可以指定一种物质在阵盘显示效果里面消除,譬如说树木,因为每一种物质的反射回来的声波会有不同,可以过滤掉这一类的波。而且如果有东西快速移动,在阵盘上面会更容易看到。”

    其实嘉一所说的过滤掉一类波,效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譬如嘉一指定过滤树木,但是只能过滤粗的树干,树叶和细碎的树枝并没有过滤掉,这是为了避免过滤掉危险,将过滤的范围进行了缩小,实际还是因为探测器的进度不够。

    魔法阵虽然神奇,但是在精细的操作上面还是和现代化的机械有不小的差距的。

    嘉一探测器,还是在复杂地形中效果最好,因为不用怕遮挡视线,虽然看起来需要十分仔细,否则太多线条在一起就不容易分辨,不过现在有了水下用途,也算是拓展了市场了。

    有了这个新玩具,特鲁迪他们来了兴致,两人没人一个,开始四处的探测。他们在地下实验室帮着嘉一处理面包的时候,其实也见到过正在制作的声呐探测器,但是因为还没制作成功,看不出来是什么。

    而且贸然去查看其他法师的正在制作的法术道具,也有些犯忌讳,万一有什么是需要保密的呢,所以也没有过去仔细看。

    超声波探测其实还有一个不好,就是波长太短,不能绕过一些较大的障碍物,而且探测范围比较窄,不过这些目前也不影响使用。

    次声波有很强的杀伤性,而且不容易被知道,不适合作为探测手段。其实嘉一的这个阵盘可以改造为次声波发射器的,不过嘉一没有开放这个功能,而且没有像任何人宣扬。

    虽然次声波在法师之中已经算不上什么秘密,但并没有什么法师开放基于次声波的法术。

    嘉一也没有将探测器改造为武器的想法,次声波偶尔一次用来突袭或许会收到奇效,但是用多了,防范起来也十分简单,无论是吸音还是隔音,都十分简单。

    吃过了晚饭,嘉一他们再次来到地下的实验室。

    面包干已经被完全浸泡透了,成了一堆黏糊糊的稠稠。

    玛奇看了这些东西有些嫌弃:“这个,真的没有问题吗?”

    这么一大滩的东西,看起来确实是有些恶心的感觉,嘉一自己也感觉有些拿不准,不过还没到最后的发酵步骤,结果应该不会太差...吧...

    嘉一开始释放魔法,对这一桶面包液进行加热,感觉有4、50度了之后,然后停止,为了保证效果,还在地上画了一个临时的法阵,用来给桶里的面包液保温。

    这样就好了吗,特鲁迪在一边有些不敢相信,不会这么容易吧?

    他疑惑的看向嘉一,嘉一拍拍手,最后向面包液里面加入了一些灰褐色的粉末,说道:“先等一段时间,然后再封起来进行发酵。”

    嘉一加入的灰褐色的东西是从麦芽中提取的物质,含有大量的淀粉转化酶,专门用来在酿酒前对原料进行处理,能够将淀粉水解转化成麦芽糖,这样酿酒的转化效率更高一些,风味也更好一些,特别是酿造麦酒的时候。

    上辈子的时候,到了冬天快过年的时候,家里会自己制作糖稀,当时嘉一十分好奇,为什么麦芽进行熬煮就能变成麦芽糖?

    当时熬煮麦芽糖都是在晚上,一口大锅,灶膛下面先是用叙给锅里加热,锅里是发芽的麦子,就这样叙慢慢加热。锅边慢慢的会有白沫出来,这些是不舍得的丢掉的,他的母亲会把这些白沫舀出来,让嘉一自己喝掉,甜甜的,淡淡的。

    嘉一从来没有见过麦芽糖正式出锅,他还没睡的时候,锅里的还只是麦芽,最多熬煮出来的水有些甜,等到第二天嘉一起来,麦芽糖早就出锅,已经成了糖稀了。为了熬煮出来麦芽糖,需要控制好温度,温度不能太高,时间会一直持续到深夜,那时候嘉一年纪还小,熬不了夜,所以从来没有正式见到过麦芽糖真正被熬煮出来。

    等后来自己年纪大了,家里条件变得好了些,就再也没有家里自己做过糖稀了。

    突然间想起来上辈子的事情,嘉一感觉有些恍惚,穿越已经10多年了,有些事情慢慢抛在脑后,似乎是淡忘了,但猛然间泛起,却像是酵成的老酒,又像是坏了成了醋,直冲脑海。

    他突然间就觉得有些愧疚,突然间穿越,不知道有没有大神会帮自己善后,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突然间就没了一个儿子,会是受到怎样的打击。

    嘉一没法知道,甚至不敢去想,怪不得上辈子他自己看小说的时候主角一般都是父母双亡,他也只能寄希望于导致他穿越的“大神”足够强力,抹除自己存在的痕迹,让上辈子的父母觉得自己只有一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