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魔法师旅途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悲剧
    修斯利抬头说道:“我知道他的驻地在哪?”

    “在哪?”嘉一抢先问道,接着心里一动,“不会是...”

    他一直和嘉一在一起,而且这只是一句白骨,这么轻易的就知道白骨来历,总不会是学会了什么预言法术,所以才知道的吧。嘉一想起那个离这里不远的小木屋,里面空无一人,要是说是这句白骨的家,倒也说得过去。

    只是嘉一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希修斯利敢把话说的这么肯定,这毕竟只是猜测,也看不出两边有什么关联。

    修斯利看着嘉一点点头:“看来你也想到了,就是我们在下面找到的那间小木屋,应该就是这个人的住所了。”

    “这么肯定?”嘉一虽然也这样猜测,却十分好奇对方为什么这么的笃定。

    “看这个。”修斯利拿起一根木棍,递给嘉一,“胡桃木的拐杖,这岛上,你来的路上在哪看到过胡桃木?”

    嘉一仔细一想,似乎确实只在木屋前面才看到那一颗,来的路上没有留意,但确实是没有见到胡桃树的。

    “那座小木屋也是胡桃木为主,似乎就是用的砍倒的那颗大树,不知道是废物利用,还是他对胡桃木情有独钟。而且这里还有一口铁锅。”

    修斯利用收红木棍跳起一口铁锅,铁锅已经被腐蚀的不成样子,底都掉了,被他挑起来只有锅严一圈还在。

    “我们在木屋那边看到了做饭的地方,但是没有看到炊具,这里却有,还有羊皮纸,我刚看了下,两边的羊皮纸都是用多次浸泡石灰水防腐处理过的。”

    玛奇有些好奇的说:“如果是巧合呢?这其实是一个无关的路人。”

    帕瑟拜说道:“一次是巧合,两次是巧合,这么多线索符合,那就不是巧合能够说得过去的了。我们不应该做过多的假设,根据剃刀原则,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否则逻辑循环下去,就永无穷尽了。”

    修斯利摊了下手,顺势对帕瑟拜致意表示感谢支持。

    “好了,我们先去找其他人,看看有什么发现没有,不要在这里耽误太多时间。”帕瑟拜最后说道。

    接下来并没有什么发现,因为他们的时间比较紧,需要搜寻整个指定范围,所以并没有在这里多待,过了中午,他们就离开了这座小岛,只是做了一个标记,留待以后有功夫的时候查验。

    这其中,除了一具不知具体缘由的白骨和一座木屋,其余什么都没有发现。而这句白骨之所以死亡,修斯利检查过后认为是毒蛇,对方并不是法师,又没有相应解毒药物,最终爬到树下死了。

    而他们认为的打开的港湾入口的法师,没有什么发现,有人觉得这个口子很可能是学院老师打开的,毕竟离学院不算太远,不到一天的船程,学院的老师来到这里也没什么奇怪的。

    嘉一站在船上,手里拿着一份羊皮纸,上面是帕瑟拜用法术拓下来的文字。

    他现在正是换班下来,原来他只负责声呐,不过声呐需要无时无刻的守在前面,并没有什么报警系统,嘉一总不能一天工作24小时,只得教会了别人如何使用,大家一起换班。

    嘉一对刚刚的小岛上的事情还是有些不死心,就想着看看,死去那个人到底记录了一些什么,也算是闲着无聊的消遣。

    这些文字是帕瑟拜拓印下来的,嘉一想要,他也没有藏私,他并不觉得学院这么近的地方还能有什么宝藏,而且最后,这些都是要汇总到学院的,没什么号藏着掖着的。

    原来的羊皮纸被腐蚀的很厉害,所以嘉一看到的记录并不是很连贯,看起来,这像是一份笔记加上日记一类的东西。

    嘉一边看边猜,这上面大致说道,这个人本来是一个富商家的儿子,从小喜欢听神魔鬼怪的故事,一次不知道在哪里知道,说是丛林深处的塔伯尼纳湖深处有法师在这里隐居,他带着好奇的心,就跑过来寻找。

    看到这里,嘉一有些奇怪,从这个白骨来看,还有羊皮纸还没腐蚀干净,这个人死去的时间应该并不算长,至多研究几十年,而这个时间,学院早就矗立数百年了,对方竟然不知道。而且如果到了北水城的话,那么遇到法师才是正常,不碰到才不正常吧。

    嘉一见后面还有许多记录,连忙向下看,想知道为什么他为什么直到死去也没能成为哪怕一个法师学徒,如果在外面不稀奇,可这是死在了学院的“大门口”啊。也不知道中间究竟是什么奇诡波澜的故事,又或者只是一个单纯的悲剧。

    接下来,上面写到了他准备出发,经过城镇,跨过河流,翻过山峦,还遇到过小偷强盗,总算是离着目的地越来越近了。

    不过嘉一却有些奇怪,上面的说的地方它一个都没听说过,似乎和自己来的时候并不是一路。想不通就找人问,嘉一找来修斯利一问才知道,原来这竟然是邻国沙威尔帝国的地名。

    塔伯尼纳湖是银剑帝国和沙威尔帝国的分界线,东岸这边是银剑帝国的,西岸是沙威尔帝国的,而这个人,就是从沙威尔帝国过来的。

    修斯利将嘉一找出来的地名在一副简易地图上面标了出来,竟然是在从嘉一他们学院对面过来的,而且是专门周偏僻没有人烟的崎岖道路,或许在他的意识里面,法师就该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吧。

    也是怪不得他似乎没有遇到任何一个法师,因为他不走寻常路,路上连个人都很少遇到,更别说是法师了。

    嘉一看着修斯利的简易地图,心里唏嘘不已,这个人也算是一个大悲剧了,他要是去了塔伯尼纳湖的入河口,一定能够得到北水城的消息,而入了北水城,也差不多就一步跨进了法师的门槛,稍微有点运气和天赋,至少成为一个法师学徒是很简单的。

    他或许是想着走捷径,直线的跑过来,反而将际遇全部错过了,也是一种水平。

    直到最后,他也是没有遇到一个法师,顺着游记上面的讲解,他找到了嘉一他们之前遇到的那个湖中小岛,在上面建了房子,一直努力的搜寻法师的痕迹。

    而看到这里,剩下的都是他在岛上找寻法师,只是一直没有什么结果,直到最后的时候,字里行间,他自己也没有什么信心了,已经开始想着,如果再找不到,是不是该回家继承家产,成家立业了。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这本笔记的记录也是戛然而止,大概就是后面就遇到了意外,成为了一具白骨。

    修斯利陪着嘉一看完了这些笔记,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人也是倒霉,他要是再往前走一天,就到目的地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座黄岛上面找寻了这么久。”

    “哎,这个岛不是目的地吗?他在上面说自己已经到了目的地的,看这里,虽然缺了一半,但很明显就是写的到了目的地啊。”

    嘉一伸手指着羊皮纸上一个缺了一半的单词说道。

    修斯利反驳说道:“学院已经有了近千年的历史,这上面的游记中写的地方一定就是学院,不可能是这个岛的,离学院太近了,或许只是一点点看起来不显眼的误差,导致他最终没有找到学院。”

    嘉一并不是很同意修斯利的想法,他并不觉得这仅仅只是误差。笔记的主人来到这里,肯定有什么让他确定自己已经到达目的地,否则岛也不是只有这一个,为什么认定是这里。

    而且笔记开头的时候也有说,这里的法师是隐居的。这很显然说的不是学院,学院的法师可和隐居扯不上任何关系,

    不过仅靠猜测是什么也猜不出来的,嘉一只能为这个倒霉蛋感到默哀。

    “真是个悲剧。”

    嘉一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