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魔法师旅途 > 第三百零八章 礼物
    雾气并没有很快的散去,一直等到天黑,雾气也只是淡薄了一点,所有滞留在大街上的人,只能摸着雾气回去,连原本的夜生活都只能取消了。

    嘉一一直心不在焉,连自己的螃蟹都吃的有点食不知味了。

    到了第二天一早,嘉一一觉醒来,雾气终于没有了。

    嘉一早起之后,吃过了早饭就来到奥兰多的那家里,这次他没有找错,奥兰多突破成功之后,已经回到家里了,不在办公室了。

    “老师。”嘉一向奥兰多行了一个礼,表示祝贺。

    奥兰多说:“你来的正好,我正要让修斯利去找你呢。”

    嘉一这才发现,修斯利已经过来了,他还以为自己是最早的呢。

    嘉一说:“老师有什么吩咐吗?”

    奥兰多拿出一本书,对着嘉一和修斯利说道:“这是我的实验笔记,记载了我的法阵模块化的一些思路,虽然没有进行过整理,但是一些基本的信息都在里面了,你们可以自己抄录一份,自己看一看。”

    这种没有整理过的笔记是比较难看懂的,就像是自己记录的笔记一样,时间久了自己都很难看懂(字写得漂亮规整的不说),特别是法师的文字,有时候和医生的药方有的一比。

    但是笔记有一个好处,能够体现出一个法师的思路,让人更好的理解,这一项成果是怎么出来的,中间遇到过什么困难,甚至连一些可能的改进方案都有。

    所以对于一些高级法师的笔记来说还是比较珍贵的,就是想要看懂比较困难一些,万一些对方简写了那些步骤,自己一不注意甚至可能走了错路。

    奥兰多继续说:“本来应该整理过后再给你们的,不过我刚刚突破紫袍法师,需要一段时间巩固,再出来恐怕就是下个学期了,修斯利你要外出历练,恐怕等我出来将笔记整理好后,早就已经走远了,现在给你们,你们正要有一个概念,预先学习一下,等到以后我将法阵模块化梳理之后,再想办法寄给你一本。”

    奥兰多对于自己的学生还是很好的,生怕修斯利落下了好处,伊姆因为急于突破受了重伤之后,奥兰多也是念念不忘,甚至将一部分对伊姆的感情寄托到嘉一身上了。

    不过现在笔记就一本,给两人,就要抄录一本下来了,嘉一想了想,主动的说道:“这个,我先拿过去抄录一本,原本给你吧,也算是留个纪念。”

    修斯利也不客气,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不用你抄录了,我会复写术,给你拓印一本就好,保证和原版一模一样。”

    嘉一将笔记递给他,说:“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走,马上无土栽培的论文就要发表了,你不是和李薇儿再学,技术要点你学会了吗?”

    “我都记录下来了,只是还没有实验过。”

    修斯利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他和李薇儿学习无土栽培的时候,只顾着姑娘,根本没把心思花在无土栽培上面。

    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嘉一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似乎还算不上正式情侣,甚至外出游历的路线也不是完全一样,不过据说会在途中汇合,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掩耳盗铃。

    看望过奥兰多之后,两人先后告辞,奥兰多现在忙着巩固自己的境界,要不是修斯利就要毕业离开,他不一定会愿意出来见人。

    临走之前,奥兰多送了一根法杖给修斯利,这是奥兰多曾经使用的法杖,能够存储一个白袍级别的法术,只需要充能就可以,实用性很强。

    修斯利自己的法杖就远远比不上了,他虽然无法释放白袍级别法术,但是可以通过魔法阵或者找人协助,将自己还没有完全掌握的法术存储进去。

    而嘉一走之前,奥兰多叫住他,从怀里拿出一块黑褐色的布出来,递给嘉一。

    嘉一接过布帛,布很滑,手感也很独特,有些像是绸缎,甚至更滑腻紧密一些,像是他小时候穿过的的确良的材质一样。

    见到嘉一疑惑的望着自己,奥兰多说道:“这是我突破紫袍法师的时候,想起你说过的法术编程,用云气和蛛丝编制出来的一块布帛,每一道纹路都是一个法术符文,能够成功真的是侥幸,即使是我自己,也没法再次编制出来,这次我能够突破紫袍法师,你的法术编程建议可以说是关键,这块法术布就送你了。”

    “老师不用客气。”

    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自己说的是编程不是编织吧,两者的区别还是很大的,怎么就弄出来一块布出来了,不能因为有一个词一样就认为两者差不多吧。

    简直就像是有人一说到中庸就想到平庸一样,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

    他重新打量黑布,这才发现,这块布和普通的不并不一样,并不是由一根根丝线纵横编织出来的,最基础的结构并不是丝线,而是一块块的小块拼接起来的,就像是缩小了许多倍的一块块拼图拼接起来的一样,而且还没有使用胶水,也不知道是怎么粘合到一起的。

    “那,这块布有什么用?”嘉一问,他看了这块布很久,因为拼接的符文太过于细小,还有一些变形,符文数量也多,就算是仔细看,也没法得到太具体的信息。

    这让嘉一感到有些尴尬,也感叹奥兰多不愧是已经成为了紫袍法师,这玩意自己连看都看不懂了,输入魔力也没有什么反应。

    奥兰多也感觉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块布有什么用处。

    “咳咳,这块布的珍贵在并不是他有什么奇特的功能,而是这是由符文直接固化下来,代表了符文的本质,很有研究价值,想要做什么用处,你自己决定吧。”

    正是因为这块布全部都是由符文构成,符文数量又多,结合的又紧密,上面符文交错在一起,表现在外,反倒是什么功能都没有了,而且连改造的余地都没有。

    符文之间相互纠结,根本无法将任意一块符文剔除,或者增加,来实现已有的符文法阵,就算强行这样,也只会让这块布崩溃,不会有其余的结果。

    这块布,可以说除了研究价值,已经没有一点使用价值了——除非舍得拿来当手绢抹布之类,这东西是符文直接具现出来,超耐脏,而且一洗就干净。

    从奥兰度那里出来,嘉一连忙去到了自己的实验室,昨晚的大雾吓了他一条,即使是知道缘由了,他也有些担心会不会影响自己的稻子,因为自己的精灵稻有些营养不良,抵抗力比较弱,容易生病。

    虽然直到现在,也没有什么疾病发生。

    进了实验室,稻子肉眼看起来什么问题都没有,昨晚的雾气似乎根本就没有飘到实验室里面来。

    实验室里面的精灵稻的花期已经过了,嘉一用手指揪了两粒稻粒下来,用指甲盖一挤,没有问题,虽然营养不算好,但是稻子已经正常灌浆了。

    嘉一走到一边,将实验室里面的生长加速法阵打开,有加速法阵的催熟,这一波的稻子,应该很快就回成熟收割了,他曾经说过的一人一把精灵稻看起来不再是幻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