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魔法师旅途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审讯
    嘉一看着眼前的盗贼,问:“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咳咳~”盗贼咳嗽一声,从嘴里喷出来一点水花出来,“我,我什么都说,你想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

    说完,还惊恐的盯着嘉一的手,没有见到他的手里有药剂瓶才微微的松了口气。

    见到他这副模样,嘉一没急着问关于这次夜袭的事情,反倒是说:“这药剂口感怎么样?你喝下去什么感觉?我这还有几瓶其他的药剂,你要不要也来试试,只要你全部试完,我就做主放你离开。”

    听到嘉一的话,椅子上的盗贼不仅没有感觉到高兴,反倒是像是受了惊吓一下,向后一缩,就要远离嘉一,但是他整个人都是被绑到椅子上的,这一退不仅仅没能退开,反倒是差点带倒了椅子。

    布龙连忙一把拉住,把椅子扶正。

    嘉一有些失望的说:“好了好了,不愿意就不愿意吗,这么激动干什么,我还是很民主的,怎么你这一点挑战精神都没有。”

    椅子上的盗贼紧绷了精神,看了嘉一一会,不敢说话,嘉一怕是忘了刚刚是怎么一把将被他称作“吐真剂”的玩意塞到对方嘴里的,就是趁他说话不注意的时候。

    当时可没有问他愿不愿意,征求什么意见。

    嘉一退后两步,示意手里什么都没有,他才稍微缓和了一些,但还是不住的吐口水。

    他害怕嘉一硬来,小声的说道:“味道,味道很辣,就像是一团火,从嘴里冒出来,然后烧到喉咙,刺激到鼻腔。就像是吞了一块木炭在嘴里一样,让后从嘴里燃烧,一直烧到整个人都崩溃,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的感觉。”

    他刚刚感觉自己似乎就要休克,被嘉一用冷水冲洗嘴巴之后才感觉好一些,就算是现在,他依旧感觉自己的嘴巴像是挂了两条热狗一样,一阵一阵的刺痛。

    了解了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之后,嘉一说:“尝过了我的吐真剂,现在再说说吧,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这一幅模样,妥妥的电视剧里面反派的做派。

    椅子上的盗贼说道:“我叫...”

    “我不关心你叫什么,说重点。”嘉一打断了对方的自我介绍,所以这个俘虏依旧没有名字。

    被嘉一一打乱,对方哭丧着脸说:“我知道的真的都告诉你们了,你究竟还要我说些什么?”

    嘉一说:“从头至尾,你们什么时候计划的,怎么集合,怎么行动,有如何交接,做了些什么全部都老实交代出来,一点一滴的说出来。我会帮你把这些记下,然后再问你几遍,如果前后不一致,那么你就可以尝试一下另外几种药剂了。”

    说着,嘉一的手中突然间出现了刚刚收起来的吐真剂的药剂瓶,吓得对方又是一个哆嗦。

    他在椅子上挣扎了一下,嘴角还有口水止不住流下来。

    见到嘉一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又不敢动了,小声说道:“大概是半个月前,有人突然间找到我,说是有笔生意,风险低,收益高,找我帮忙。”

    是有人主动找到他的,但是来人一直是隐藏身份,从没有暴露身份,对于这种邀请,他本来是有疑虑的,并不想参与,只是碍于来者实力强横,不得不虚与委蛇,当然这是他自己说的。

    但是后来发现,这次的任务确实是不复杂,只是对一个餐馆进行搜索,里面也没什么太强的守卫,他也就变得无所谓了,毕竟报酬看起来还算可观。

    同行的还有其余人,但也都是蒙面之后才相见的,相互之间都不知道是谁。

    接下来的事情就没什么可说,餐馆去了两次之后,布龙去了餐馆坐镇,然后他们就想着趁布龙不在商会去到商会搜索一番,然后胆子越来越大,最后被布龙和佩珀合力擒住了。

    “你们来商会要找什么?这么执着。”嘉一问道。

    俘虏在椅子上摇摇头:“不知道,只是把自己见到了什么全都报给首领,在餐馆的时候,首领就对厨房很感兴趣,让我们带走了不少的做菜的厨具。但是在商会的时候,他就是让我们找仓库,查看仓库里面有什么,只是第一次被发现的早,所以才有了第二次”

    说着,他吐了口口水,说:“能再给点水喝吗?还是感觉辣。”

    嘉一皱着眉给他继续凝聚了一条水流射到他嘴里:“领头的是谁你不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吧?整个帝都有那个实力的盗贼人数应该不多。”

    “他一直蒙着面,从没有露过面,真的不知道。除了首领,我们之间所有人都是临时招来的,相互之间也不认识,只是一个临时的组合”

    “猜一猜嘛,我不相信你就不好奇首领是谁,没有私下里猜测过,还有,同你们一起去的人里面有哪些人,你就算没有见到面,但总该有些怀疑的对象。我想,整个帝都的人数虽多,但是像你们一样的职业盗贼人数应该不多吧。”

    嘉一一边说着,一边在手里惦着“吐真剂”,火红的颜色刺激的椅子上的盗贼眼角都开始抽搐。

    这些人都是专业的,并不是街上的徐混,相互之间也是有相应渠道的,虽然都蒙着面,但并不是都不认识,听着声音什么的,总会有些忍不住的猜测。

    椅子上的盗贼咽了口口水:“这个人从没有见过,不像是帝都的,像是新来的,帝都里面很少有实力这么强的盗贼,大多都是精通隐匿盗窃,想要正式对抗一个装备齐全的骑士是很困难的。”

    即使是有这样的人,也是有些身份的人,不会接这种简单的刺探任务,还亲自动手。

    “这种新晋高手进城,你们会一点消息都不知道?那雇佣的人又是怎么找到的?”

    见到嘉一不满的盯着自己,他连忙补充到:“要想知道这种事情,最好还是去找城南贝洛克街的老格瑞,他是整个帝都最好的情报商人,如果说谁会有你要的信息,那么一定是他。”

    嘉一扭头看向布龙,问:“这个老格瑞你们找过吗?”

    布龙点点头:“我们也听说过他,去那边打探过消息,不过他并不知道是谁袭击了我们商会。”

    老格瑞在灰色地带也是有些名气的,布龙当然去查过,不过却只去买了些关于有谁袭击自家商会的消息,结果一无所获。

    “问问他关于那个领头者的事情,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冒出来一个高手的,我把吐真剂留给你,你把其余人重新审问一遍,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

    说完,他就把装了半瓶吐真剂的瓶子给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面,示意布龙接过去。

    等到布龙拿到手之后,他提醒道:“这东西也可以给那个老格瑞用一些,或许能够帮助他提高记忆力,还有,吐真剂威力太强,你们要小心使用,使用之前最好戴上一副鹿皮手套,免得被药液沾染,那滋味可不是很好受。特别是每次用过之后注意仔细洗手,用完之后不洗手不要上厕所。”

    至于嘉一为什么提醒最后一句,他自己并不想做详细的解释。

    反正无论是抹到前面还是后面都是一种独特的体验。

    说完,他就向着门外走,边走边说:“剩下的你自己来吧,我心肠比较软,见不得这种场面。”

    这话,就要问还被绑在椅子上的俘虏相不相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