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魔法师旅途 > 第四百五十章 危局
    “嘉一,你站在这里。”

    拉尔斯指着一个法阵节点对着嘉一说道。

    现在地上的魔法阵被拉尔斯重新改造构建,修改了6个法术节点,嘉一他们每人占据一个位置,呈六边形,围绕着祭坛。

    嘉一走到指定位置,脚下的符文节点是使用魔力粉尘重新构建的,他小心翼翼的站上去,避免将魔力粉尘擦除,影响了法阵。

    等到法阵正式运行的时候,这些魔力粉尘会形成魔力通道,到时候就不用担心一不小心破坏了法阵结构。

    只是看着脚下的符文,嘉一有些疑惑,他脚下有一个恶魔符文,似乎是献祭用的符文,嘉一对恶魔符文不是很了解,但是也是接触过一些的。

    就像是绝大部分人英文水平一般,但是fu##ck还是认识的。

    嘉一没来得及细想,将留影石别在胸口,准备记录下法阵的变化,留着以后研究。等到所有人站定,拉尔斯带着自己的学生上到祭坛顶端,开始主持法阵。

    “等我启动法阵之后,你们将魔力输入法阵之中,我利用你们的魔力,将祭坛内的噬幽草分解,将其怨能注入到最大的这一株噬幽草里面,催其成熟。”

    拉尔斯说完,就启动了法阵,魔力瞬间联通整个法阵,嘉一他们感到自己的脚下似乎被吸住了一样,无法移动,就是缺少电信。

    魔法阵之上似乎有一股氤氲的惨白的怨能散发出来,让嘉一感到一阵难受,这是法阵以前残留的怨能,现在又被带了出来,只是时间太久了,这点怨能除了让人感觉不舒服,再也没有其他用处了。

    拉尔斯控制着法阵之中的魔力,让这些魔力缓缓的注入祭坛之中,然后对着自己的学徒说道:“把手伸出来。”

    他的学生听话的将手伸出来,拉尔斯聚拢魔力,将魔法元素聚集在他的手上,像是带了一副手套一样。

    “我用魔法阵将你的手和外界隔绝,你快去将里面三朵小的噬幽草摘下来。”

    这个时候天色渐渐的开始晚了,法阵的光芒映射着拉尔斯的面庞,看起来似乎有些狰狞,或许是因为控制法阵需要很大的心力吧,毕竟他的年纪也已经大了。

    学徒小心的将三朵噬幽草全部摘下来,拿在手中,然后回头看着拉尔斯,等待他的进一步的指令。

    但是突然之间,学徒手上凝结的魔法元素一瞬间消散,然后他的手直接接触到了噬幽草,一瞬间,学徒的脸色突然之间变得惨白,脸颊也突然之间凹陷了下去,眼珠突出,几乎连眼白都翻出来了。

    配合着魔法阵发出的光芒,由下至上映照在学徒的脸上,面孔上呈现出大片的阴影,就像是有人拿手电从下至上的打光一样,看起来特别有恐怖片的既视感。

    噬幽草也在这一瞬间化作了飞灰。

    嘉一的心头猛地一跳,吃惊不已,以为魔法阵出了什么问题,就要上前观看,脚一动却差点摔倒,这才想起来魔法阵启动之后他就已经被固定在这个节点上面了。

    他正要开口询问,却见拉尔斯“手起刀落”,从手上射出来一枚巨大的风刃,直接将他的学生的头颅给砍了下来,一瞬间,鲜血从颈项之中喷射而出,就像是消防水栓被打开一样,全部都浇灌到了祭坛内部。

    伴随着鲜血涌出来的,是一阵浓烈的怨能,随着鲜血全部浇到了那一株噬幽草上面了,噬幽草被染上一层红色的鲜血,配合着黑色的底色,看起来红的发黑,妖艳夺目。

    “你这是干什么?”嘉一内心震动不已,对着拉尔斯质问道。

    拉尔斯露出诡异的微笑,脚一勾,就将学徒给踢下了祭坛,嘉一心中一沉,若是刚刚还有学徒只是意外,拉尔斯杀他是无奈的想法,现在见到他的动作之后,嘉一再也没有这种幻想了,很明显,他就是故意的。

    “他不是你的学生吗?你就这样对他。为了一株噬幽草,就牺牲自己朝夕相处的学生。”嘉一沉着连,盯着拉尔斯说道。

    同时,他开始挣扎,想要脱出魔法阵,只是一时之间没有一点效果。

    玛奇刚刚差点被吓啥了,回过神来,惊叫道:“你简直就是一个恶魔。”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疯了吗!”

    所有人都惊惧不已,纷纷的谴责拉尔斯,他们一直对那个学徒缺乏关注,拉尔斯没有介绍他们认识,他们也没有问,现在想来,除了对方一直跟在拉尔斯的身边,竟然没有其他的印象。

    但是他们除了言语上的谴责,却连一点实质性的动作都做不了,魔法阵在运行之中,他们做不了一点多余的动作。

    “你对我们做了什么?为什么我控制不住自己的魔力?”

    切斯特突然之间惊慌的叫喊起来,他不忿拉尔斯的行为,想要停止魔力输出,破坏法阵,却发现他自己根本无法切断魔力的输出,魔力不由自主的向着魔法阵流动,根本控制不住。

    嘉一他们这时候也反应过来,想要停止魔力的输出,却发现和切斯特的情况一样,现在,他们不仅仅被固定在了魔法阵之中,还被当做了电池,源源不断的抽取魔力,根本无法阻止。

    “操,停不下了,难道要魔尽人亡?”

    嘉一恨恨的盯着拉尔斯,没想到出现这种情况,他原本以为,就算出了什么问题,开无敌(圣光庇佑)然后使劲输出肯定不会有事的,没想到现在动都动不了了,这种情况根本没有预料到。

    “你们不用挣扎了。”拉尔斯的脸上满是狰狞,五官都有些扭曲,“我本来不想这样的,但是我已经太老了,老到即使活着也是只是勉强,但是我不想死,只要将这一株噬幽草催熟,制作成为魔药服用,我不仅仅能够恢复身体的最佳状态,还能有机会突破成为紫袍法师。想一想,这样是多么的美妙...”

    “你不怕斯科尔商会的报复吗?我们是商会的黄金会员,而且我的老师是龙根学院的紫袍法师,你就一点都不顾及?到时候,别说突破成为紫袍法师,恐怕你一回艾莫德,就会被我的老师抓住了。”

    嘉一打断了拉尔斯,希望自己老师能够吓住他。

    “哈哈哈...”拉尔斯狂笑,似乎反派到了这个时候总是会失态,显得有些神经,“等到你的老师知道,我早就已经服用了魔药,突破成为紫袍法师了,大家同是紫袍法师,又能奈我何。而且出来探险,总是会遇到危险不是吗?我最多只是救援不急,他们就算责怪我又能怎么样呢?斯科尔商会只会庆幸自己又多了一位紫袍法师,怎么舍得责罚,孩子,这个世界是现实的。”

    拉尔斯一点都不把嘉一的话放在心上,这个时候,就算嘉一的老师是传奇法师也阻止不了他了,更别说是紫袍法师。

    嘉一他们一直挣扎着想要挣破法阵的束缚,但是依旧没有任何一点效果。

    拉尔斯看着他们挣扎的模样,得意的笑道:“你们挣扎也是没有用的,这是献祭祭坛修改而来的魔法阵,你们都是被献祭的祭品,等到你们的魔力被抽取干净,法阵就会开始抽取你们的灵魂,将你们的灵魂折磨,等到你们的灵魂充满怨气,再将你们的灵魂击碎,成为纯净的怨能,注入到噬幽草里面,将噬幽草催熟,而整个过程需要的魔力,就是你们被抽取的魔力,以你们的魔力转化你们自己的灵魂,整个过程简直完美。”

    拉尔斯现在已经显得有些病态了,同他们出发的时候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嘉一这时候才发觉,自己真的是涉世未深,即使一路上有了多番准备,依旧是被拉尔斯骗了,落入了拉尔斯的陷阱。

    而他当时还觉得,大家路上即使翻脸,他们六个人打一个老头,就算再有什么意外,也绝对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却没想竟然落入到了这副境地。

    但他总不能戒备遇到的每一个人,那样即使没有遇到危险,他自己也要神经衰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