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魔法师旅途 > 第七十七章 条件
    火狐回到自己的住处,手中还紧紧的握着嘉一给自己的小药瓶。

    这玩意看起来并不起眼,特别是这么小小的一瓶,让人怀疑若是伤口大一些是否会不够用。

    她并没有去抓一只小动物回来,而是伸出来手臂,拿出一柄小刀在胳膊上割出来一道食指长的伤口,伤口不算浅,差不多有半个指背的厚度。

    伤口立马流出来鲜血,顺着手臂直流到指尖,火狐记着嘉一的吩咐,立马拿来一盆清水,对着手臂进行冲洗,准备将伤口清洗干净。只是手臂上鲜血不停的流,水流过后,鲜血立马又从伤口流出来,根本冲洗不干净。

    火狐有些忙乱的将药膏盖子打开,用手指挖出来大大的一坨药膏,向着手臂上面抹去。

    药膏触及伤口一阵刺痛,感觉刚刚用刀割自己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疼,手臂上面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肌肉瞬间紧缩,倒是一下子将伤口给挤住了。她稍稍暂停了一下,继续涂药。

    这一阵刺痛之后,她立马又感到一阵凉爽,手臂上的疼痛也减弱了许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太疼,所以现在感觉不那么疼了。

    这是因为药膏里面含有酒精,虽然在制作过程中挥发了许多,但是依旧有一些残余在里面,刚涂在伤口上的时候才会那么疼。不过涂上药膏之后,酒精挥发带走热量,同时药膏里面蕴含的麻醉成分麻痹伤口的皮肤肌肉,就感觉到一阵凉爽,同时疼痛感也大大减弱。

    火狐轻轻的擦去胳膊上的血污,再看伤口,果然已经不流血了,伤口上面那一层凝胶就像是一层薄膜,将伤口覆盖住,同时将伤口粘合在一起,再没有血液渗透出来。

    将胳膊举到眼前细细的观察,伤口的愈合当然没有那么快,无论是怎样的特效药都没法让伤口立马愈合,但是这止血效果果真是立竿见影,也难怪嘉一的药剂敢卖那么贵。

    火狐不由得对嘉一的信心大增。

    剑蓟兰并不多见,还有微毒,嘉一第一次碰到就能制作出来这么好的药膏,虽然只是换了一味主材料,但是第一次就能如此成功,足以见到他制作药剂的功底。

    她需要的药剂虽然不常见,嘉一也是第一次制作,但是配方是完整的,只要嘉一能够保持制作止血药膏的水平,最多多试两次,她所需要的药剂就能够配置成功。

    ……

    第二天一早,火狐再看自己的手臂的时候,手臂上的伤口已经收敛结痂,虽然看起来还比较脆弱,但是却证明这药的治疗效果也十分之好,这也有火狐割出来的伤口十分平整的缘故,这样的伤口更容易愈合。

    火狐这次稍微推迟了一些,才来到旅馆找嘉一,她原本想要再推迟一些,但是实在是等不及了,9点多一点就已经来到旅馆门口了。

    见到嘉一之后,火狐伸出自己的手臂给嘉一看:“我试过你的药了,确实很不错,我想要委托你帮我制作一份新的药剂,你有什么要求?”

    嘉一抽吸一口冷气:“你这不疼吗?”

    对自己也太狠了,嘉一肯定是舍不得无缘无故就割自己一刀,而且这口子还不小。

    火狐面无表情:“没有涂药疼。”

    嘉一感觉略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药膏里面的酒精是不可能去除的,萃取药液的时候酒精可以提取出来更多的有效成分,而且还能杀菌,保证制作过程中不会在药膏里面残留太多细菌。虽然他使用的药材里面也有杀菌消炎的成分,但是药效要等药剂制作完成才能达到最大,而加入酒精可以保证制作过程中没有杂菌影响。

    火狐追问:“制药的事情呢?你有什么要求?”

    嘉一正色起来:“这个倒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有一点,我没有见到过这个药剂配方,所以不敢保证一定能够制作成功,只能保证尽我最大的努力。制药过程中所需要的所有材料都要你自己准备,药剂制作成功如果材料有剩余那么全部都归我所有,我不对成品抽成,全部归你,但是除了药剂配方,我还需要其他的报酬。”

    许多法师帮人制作药剂的报酬都是抽取成品药剂的一部分,视药剂制作难度抽成,如果药剂配方也不算自己的,最高的时候抽成甚至能有一半,而且这是对成品的抽成,有时候药剂成功率不高,委托人准备了十份材料甚至只能得到两三份药剂。

    当然这种情况并不多,成功率太低的人也不敢要太高的抽成。

    火狐对这个也有心理准备,说:“别的都没有问题,只是这报酬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提升自己血脉浓度的方法。”

    “你想要我的血脉改造秘法?”火狐眉头一皱,有些踟蹰,她没想到嘉一对这个感兴趣。

    嘉一也是有些微微的忐忑,火狐用了秘法这个词,说明这对于她来说还是十分重要的,并且是较为秘密的东西。

    也不知道火狐是否愿意。

    火狐权衡了一下,向着嘉一问:“你为什么会想要这个,你是法师,难道想给自己植入一种血脉吗?”

    血脉有其便利性,但是也有不利的地方,除非有一种很强力的血脉素材在手,否者并没有几个法师会想着着帮自己植入一种血脉,这需要很长时间适应,而且锻炼血脉,提升血脉浓度都需要花费很多精力,专注于魔法很可能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

    更重要的是植入血脉十分危险,什么后果都可能有,当场死亡都算不上最坏的情况。而且魔法实力越强越危险,能够对自己的助益也越弱,除非是那种很明显潜力耗尽的人,或者是骑士类的物理职业者,否则并没有太多人会人为的给自己植入一种血脉。

    “当然不是,我又没疯,收益和风险明显不成正比好吗。”嘉一露出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的表情,“我是想要给小青提升一下血脉浓度,它已经成年了好久,虽然体魄增加了不少,但是一直没有能够激发天赋法术,我想应该是血脉浓度不够,所以我想要帮着它提升一下血脉浓度,这样或许能够激活它的天赋法术。”

    “你想用我的血脉改造秘法给一头牛来使用?”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个表情包,火狐现在一定是满头问号的那一个。

    “你这什么表情,小青难道比你差了什么吗?它有荒兽血脉,荒兽莽青牛,这血脉可高贵了,我敢说你的血脉还不一定能够比得上它,帮它提升血脉浓度不是很正常吗?”

    荒兽比魔兽出现的还早,比人类也更早,在人类出现之前,荒兽一直是整个世界的霸主,只是后面环境慢慢变化,人类慢慢崛起,荒兽才慢慢变少了,现在几乎很难看到纯种的荒兽了,大多只是拥有荒兽的血脉。

    对术士来说,唯血脉论是很常见的事情,而论起血脉的高贵与远古,火狐真的比不上小青。

    要是真的说起来,术士也是流着各种异类血脉的人类,难听点说一句杂种也是可以的。

    火狐心下有点无法下定决心,内心有些纠结,心绪一乱,猛地一阵血液冲上头颅,脸都突然间变红了,她身上散发出来一阵狂乱的魔力涌动,似乎就要动手的模样。

    只是这魔力显得有些过于杂乱,更像是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