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魔法师旅途 > 第八十章 药效
    火狐盘腿坐在地上,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在燃烧,似乎真的听到了自己血液沸腾的声音。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被放在炭火上烘烤的大虾,内部的肉汁已经在开始翻涌,她想要动一下,但是却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四肢就像是被凝固了一样,想要轻微的动一下都成为了奢望。

    因为服用了嘉一给的宁静药剂的缘故,所以她的注意力十分集中,对于身体的感受也更加的敏感,痛苦更甚。若不是因为宁静药剂的效果,她现在恐怕已经昏迷过去了。

    但昏迷也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特别是在血脉沸腾药剂效果中昏迷,到时候醒过来恐怕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的东西了。

    每个人的体内都掺杂了许多种不同的血脉,但是只有很少的能够被激活,大部分的血脉即使被强制激活也无法让人成为术士,反倒是会成为体内的入侵者,为了自我的发展无休止的从宿主体内攫取营养,像是一个肿瘤一样,最终不知道发展成为什么样的一个怪物。

    只有浓度达到一定程度的血脉被激活之后才能形成稳定的血脉遗传,让人成为术士或者是血脉骑士。

    火狐现在感觉血脉沸腾药剂这个名字实在是太贴切了,她的血脉不仅仅是沸腾,而且已经烧干了,她的肌肉在发颤,脚下已经流淌了一圈的汗水,将地面都打湿了一圈。而且随着药剂的效果,她体内的火毒也聚集的越来越多,已经充盈了她的整个血脉,几乎就要满溢而出。

    她紧紧的盯着不远处的台面上的一瓶药剂,那是嘉一给的祛火药剂,可以中和血脉沸腾药剂的效果,火狐已经忍不住了,但是她全身的肌肉就像是被死锁住了,一动也不能动,连抬起手都没有办法,更别说是去拿到药剂了。

    她有些后悔,还是有些小看了药剂带来的危险和痛苦。

    “啊~~~”

    火狐突然间嘶吼了一声,将外面的嘉一吓了一跳。

    随着她的嘶吼,她的嘴巴里面冒出来红光,就连她的皮肤上面也冒出来红色的光芒,然后她身上的衣服慢慢的变焦,然后轰的一下开始燃烧。

    火狐整个人都被火焰包围,即使是她身上的衣物已经全部化为飞灰,她身上的火焰也没有熄灭,而且她也没有被烧伤的样子,整个人似乎都缩水了一点,胸围似乎也随着火焰的燃烧而缩小了。

    似乎身上的脂肪被当做柴薪烧掉了一样。

    她身上的毛孔变的更加细小,皮肤上的毛发似乎全部都被烧掉了,十分的光滑,就连眉毛也没有剩下,唯有头发,在火焰中变的更长,更红,似乎就是一团火焰,同她身上的火焰几乎无法区分。

    嘉一站在地下室的入口,做好了准备,如果里面火狐开口呼叫自己,那他立马就就进去帮忙,如果没有呼救,那就继续在外面等待。

    他没有想过火狐有没有无法呼救的可能,毕竟只是服用药剂,而且还叫的这么大声。

    听着火狐的惨叫,嘉一也没有心情继续观看手札了,对于火狐的毅力,嘉一感到十分的敬佩,这样凄厉的惨叫声很能说明火狐承受的痛苦,嘉一只是听到都感觉有些瘆得慌,但是对方却没有求救,足以见得对方意志之坚韧。

    嘉一很怀疑自己是否有这样的水平,意志这东西,说起来容易,却不是可以通过学习以及简单的锻炼得到的,绝大部分都是痛苦磨砺出来的。

    否则的话,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像作者一样的拖延癌晚期了。

    嘉一在门口站了一会,几乎就要忍不住进去,却听见对方的声音慢慢的减弱,以至于最后没有声息,嘉一连忙将耳朵贴在门上,只听到隔着通道依旧能够传过来的粗重的喘息声。

    有声,那就代表人没事。

    火狐趴在地上,身边是一滩水迹,她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从山顶滚下来了一样,如果她见过洗衣机,恐怕就感觉自己像是在洗衣机里面洗了好几轮,还顺带脱了个水。她现在全身都酸痛,没有一点力气,特别是脱水十分严重,感觉就像是一条被烤干水分的咸鱼。

    在地上喘息了好一会,感觉稍微有了一点力气,她顾不得矜持,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喊道:“救命!救命!”

    就连再加几个字都说不出口,似乎吐出这个单词已经耗费了所有力气。

    嘉一在地下室外面本来贴着地下室的门听里面的动静,突然间似乎隐约间听到里面的求救声,他拉开地下室的门,小心的走进去,放低了脚步声,害怕打搅到对方。

    进了地下室,穿过楼梯通道,只见到火狐果着身体面部朝下趴在地面之上。

    “我擦,你在干什么?我告诉你,报酬已经给了,色诱我也拿不回去的。”

    地上的火狐正在勉强的维持着自己的意识,听到嘉一的话,好险没有一下子晕过去。

    嘉一也是险些吓了一跳,不过在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魔法火焰残余之后,就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

    他拿出来一件干净的法袍,上前将火狐盖住,同时将对方扶起,视线的余光之中,似乎小了一些,又或许没有衣服托举所以看起来比较小吧。

    将火狐扶住坐下,嘉一拿出来一个水杯,在里面放了一点盐,然后又放入了一点糖浆,用清水化开之后,送到火狐的嘴边。

    火狐贪婪的“咕咚”“咕咚”将水喝下去,抬头看了嘉一一眼,眼神中让他续杯。

    嘉一给她又准备了一杯,这时候发现对方脸上的痘痘看起来已经小了许多,几乎没有,只剩下了一点淡淡的印子,一个个的淡斑。

    或许要不了多久,就连这一点淡斑都会消失不见了。

    再细看她的脸,也变得稍微柔和了一些,如果说原本完全是中性的话,现在要稍微有了几分柔媚的感觉。

    “你这成功了吗?怎么着血脉沸腾药剂还带整容效果的吗?”

    火狐的身材和脸型都有些微的改变,总不可能是因为换了衣服的结果。他盯着对方上下的打量,一直看到对方有些皱眉,紧了紧自己身上披着的衣服。

    “当然,十分成功。困扰我多年的火毒终于消除了,而且我的血脉浓度也有了提升,以后我就能自我掌控火毒了,或许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够突破,达到相当于白袍法师的水平。”

    火狐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说话的声音还有气无力,但是语调中却有一种解脱的感觉,火毒实在是折磨她太久了,就像是一座大山一直压在她的头上,害怕哪一天就直接爆发将她压扁。

    嘉一都有些好奇火狐到底是什么血脉了,火毒这个特性很特别,并不常见。嘉一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自己知道的狐狸类魔兽,似乎没有一个符合的。

    当然人家叫火狐并不一定得是狐狸类魔兽血脉。

    “你先休息,我明天开始教你学院冥想法,我最多教你七天左右时间,到时候你学不会可不能赖我。”

    嘉一将火狐送到上面的房间,见她还十分虚弱的模样,为她准备了一大罐的糖盐水放在一边,又在她的房间外面释放了几个防护法术,如果有人闯入他能够第一时间知道。

    火狐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又是靠着冒险为生,这里同她有过节的人也不再少数,只是绝大部分人都不敢继续招惹一个术士,现在她处在虚弱状态,嘉一还是给她加点防护才能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