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魔法师旅途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天问
    在远古初始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模样谁流传下来的?

    天地上下未分,前后不定,又是谁来观察得出的?

    明暗不分混沌一片的时候,谁又能将这一切看透?

    ……

    “这写的啥?难道这大祭司还思考哲学问题吗?有点大逆不道了吧?作为一个神职人员,不是应该将一切都归结于神的伟力吗?”

    嘉一有些莫名其妙,如果这些问题是一个法师问出来还算正常,但被一个祭祀问出来,感觉总有些不对劲。

    当然,牛顿一直十分痴迷炼金术和神学,这也不影响他成为最伟大的科学家,甚至可以去掉之一。但牛顿的时代是没有神存在,而这个世界是确切有神存在的,虽然这数千年神灵都无法下界,但确实是存在无疑。

    “而且总感觉这些话有点熟悉。”

    嘉一又看了一眼这本书上的字迹,这本书——或者说小册子更合适——很薄,里面的内容也比较潦草,特别是字迹看起来比较奇怪,同其余书本上的字迹很不一样,简单点来说比较丑。

    而且内容像是蹩脚的翻译一样,并不十分通顺,这几句话的内容也让他感觉有些眼熟,似乎从哪听过一样。

    他在自己的脑海里面使劲的搜索,想着自己到底在哪见过。

    “而且这书名也挺奇怪的,天空问题,天空有什么问题?这里面的内容也和天没有关系啊,这些问题应该是问老天才能解决吧,估计就算是神也没法自圆其说。”

    嘉一晃了下脑袋,这个世界神太多,没有唯一神的说法,对于创世之初是什么情况,其实就算是神自己也语焉不详,这样一说一个祭祀会研究这些问题倒也不算太离谱——不离谱个鬼,这就是信仰不虔诚啊。

    “问老天,天空问题,天问,不是,天问?”

    突然间想到书名的正确意思,他连忙对比开头几句话:“‘在远古初始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模样谁流传下来的?’这应该是‘遂古之初,谁传道之’?那下面应该是‘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冥昭瞢闇,谁能极之?’对的上,全都对的上,这tm真的是天问,翻译版的天问。”

    虽然嘉一没有完整的读过天问,但是开头几句却记得很清楚,这确实是按照天问翻译出来的无疑,不可能是巧合。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表现出来一种什么样的情绪,那是《天问》,屈原的《天问》,原来穿越的不止他一个,只是不知道这位前辈到底怎么样了?

    他一时间感觉有些迷茫,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位穿越者前辈,也不知道现在对方是死是活,对自己这个穿越者后辈是什么看法。

    万一对方现在老牛币了,觉得这个世界上只能有自己一个穿越者怎么办?自己是他的对手吗?

    嘉一一时间不知道该觉得高兴还是惶恐,在牛背之上都愣住了。

    直到天色渐晚,小青停下了脚步,扭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背,嘉一还是坐在小青的背上一动不动,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已经被石化了。

    小青控制着自己身旁的一颗藤蔓长起来,将嘉一从自己背上卷下来,见到嘉一自动的将双脚落地,却没有别的动作,不由走上前来,看了看他之后,伸出舌头来对着嘉一的脸舔了起来。

    嘉一感到自己脸上一阵湿漉漉,这才回过神来,一扭头就见到是小青,它的眼神之中带着关心,嘉一伸手摸了一模小青的头,说:“好了,我没事,我们先吃饭。”

    为小青准备了草料,并且将剩下的鸡蛋都喂给了小青,他自己则随意吃了一些干粮,竟然没有给自己做饭,这还是第一次。

    吃过了晚饭,嘉一坐在升起的火堆前面,帐篷已经搭好,他现在也慢慢的从发现自己前辈的震惊中缓了过来。

    就算有这一位穿越者前辈存在,也不意味着一定会对自己不利,自己总不能被还没有出现的事情给吓死,这简直称得上滑稽了。

    【也不知道这位前辈到底怎么样了?】嘉一呆呆的盯着火堆,心里想着。

    他从前向后的思考着自己所知道的每一位法师,在所有的法师里面没有任何一位让人看起来像是穿越者。没有人有什么不符合这个世界风格的发明,这个世界的魔法发展虽然有点不够魔法,但是也很难说是被谁扭转了。

    若是说起来,凭借一己之力发现力学三定律和万有引力的魔法皇帝克莱·艾萨克有几分像是穿越者,他直接奠定了现代魔法的根基,将现代魔法脱出了古典魔法的樊篱。

    但是对方除了魔法上的成就,却没有一个出格的发明,最典型的,这个世界连纸都没有。

    既然能够翻译《天问》,那不可能连造纸术都不知道,即使不清楚完整的工艺,但大致流程总该明白,那为什么这个世界原本的纸竟然这么粗劣,简直和祭祖的时候烧的那种黄色草纸差不了多少。

    总不可能那种纸就是这位前辈的发明吧。

    一想到这一点嘉一就连连的摇头,只要中学毕业至少也应该尝试加入强碱来进行漂白。

    同艾萨克类似的还有电磁教父雷霆主宰伊克诺米·马格奈,虽然对方揭示了电磁之间的奥秘,但基于同样的理由,也不像是穿越者。

    这样一想,嘉一的心里也是轻松了不少,这样一看这位穿越者前辈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厉害,至少他听说过的几个传奇法师之中应该没有这位前辈的存在。

    想一想那个遗迹荒废至少数百年了,这本小册子至少也是那个年代流传下来的,自己的那位穿越者前辈几百年时间都没有留下一些明显的动静,要不就是中途出事了,被困在了哪里,要不就是没有成为传奇,已经是一冢枯骨。

    这样一想,嘉一心底大为轻松,至少暂时不用担心来自穿越者前辈的威胁,虽然这种担心原本就是有些莫名其妙。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你一直以为自己玩的是单击,自己操纵的角色是主角,但是突然间发现原来你玩的是网游,有被pk的风险,不由得不让人心神大乱,想着是不是找个机会先将对方pk掉。

    当然这也许是小说读多了受迫害妄想症吧。

    现在缓过神来,嘉一就脱离了这种情绪了,大家同为穿越客,即使不说相互扶持,至少也能够做到秋毫无犯才对。

    想一想隔壁的穷神就该庆幸了,要是嘉一他的前辈是罗塞尔大帝那样的人物他就惨了,简直就是后背穿越者的噩梦,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典型。

    能发明的发明个遍,能抄袭的也抄袭个遍,就算暂时无法做到的,也要写本书将这些东西记录下来,后辈过来之后,发明做不了了,即使想要抄袭一点什么也得战战兢兢,生怕陷入了抄袭的风波里面。

    虽然本质上也就是抄袭。

    将自己的思绪理顺之后,嘉一又拿出来那本写了《天问》的小册子,继续翻看了起来,他刚刚有点过于震惊,都没有看完。

    《天问》初篇是对宇宙起源,万事万物的规律的拷问,但是到了第二篇的时候,就变成了对神灵的存在的疑惑,嘉一对原版的《天问》没有真正的诵读全篇,只是了解一些大概,但是他知道,这里已经同原本的《天问》不一样了。

    原来的世界没有神,这部分说的是神话传说,历史传说与史实,但是这里的天问却没有对历史有过多的描述,说的更多的却是有关神灵,还有人类初期的一些传说的话题,而且言语之中,对神灵却是有着诸多的不忿。

    似乎在对方的眼里,神灵就算多余的存在,意外的产物。

    “作为一个大祭司的密室,不知道对方保存了这本小册子是有什么意图。”想到这一点,嘉一不由得笑了起来。

    “若是在中国古代有人能够对天问做出来非哲学的,合理的解释,成就恐怕一定不会低吧?或许整个世界都会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