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魔法师旅途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碎颅者
    “你的我的胡子不满吗?小子。”

    金一手托着自己的胡子,另一手举着锤子向着嘉一大吼。

    嘉一退后一步,对面简直就像是一个吹风机,隔着好几米口水都飞过来了。

    “不,你的胡子很帅,不过我可没听说过矮人也会关心地面上的事情。”

    嘉一明智的没有和对方争论,矮人喜欢生活在矿洞里面,雷霆山脉矿藏众多,矮人为了挖矿在雷霆山脉挖出来一个庞大的地下城出来,大部分的时候都不太关心矿洞外面的事情。

    精灵其实也差不多,这么些年连精灵岛都很少出来,不过他们崇尚自然与生命,若是遇到血祭会管倒也说的过去。

    矮人身边的精灵弓箭向下偏斜,说:“我是精灵游侠莱戈尼尔,从雷霆高原开始就一直追踪血祭,途中遇到从雷霆山脉出来的金,矮人矿洞也有人血祭,我们一直追查,追到这里。你说自己是最高议会的人,有什么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吗?”

    嘉一拿出来自己的徽章待在胸口,然后顺手将最高议会给自己的信件用法术递了过去。

    “我叫做嘉一,这是最高议会给我的委托书,雷鸣港那边的法师已经检查过了。你们呢?”

    他这时候心里开始有些忐忑,能够在一位精灵和一个看起来就很强壮的矮人手底下跑这么远,而且血祭的范围又这么大,很明显对方实力应该不弱。

    嘉一虽然已经是白袍法师,但却并不是很有信心,他给自己的定位是偏向研究型的法师,不过想到自己新得的能量消解护盾还有马格奈给的信标,又有了信心。

    再怎么悲剧,自己自保的实力还是有的。

    精灵接过来嘉一的信,验证了一下上面的密钥,虽然这个密钥已经被雷鸣港的接头人解开了,但独属于最高议会的印记还在。

    莱戈尼尔将信还给嘉一,从身上拿出来一个两片叶子组成的徽章展示了一下:“这是我还在精灵岛的时候得到的绿叶勋章,需要检查一下吗?”

    “不需要了,我见过,确实是精灵的徽章。”

    精灵的绿叶勋章嘉一没有仔细的观察过,但是上面独属于精灵的法术波动做不了假,他在精灵岛生活过一段时间,对精灵魔法十分熟悉。以对方精灵的身份,绝对不可能是同血祭的人是一伙的。

    在一般人看来,精灵和矮人的信誉度可要比人类要高多了,除非是黑暗精灵和黑矮人。

    “嘿,你们两个别忘了我,伟大的矮人勇士。”金感到自己受到了忽视,跳起脚挥舞着锤子,“你说你叫做嘉一,碎颅者嘉一吗?”

    “等等,什么鬼?我什么时候有这个绰号了,你认错人了吧。”金的碎颅者是用的矮人语发音,不是用的通用语,嘉一差点没有听明白。

    不过作为一个法师,通晓个四五门语言是常事,想想在地球上的时候,他差点连四级都没能过去。要是在地球上有这种语言水平,去做个翻译多好,至少应该不需要996。。

    他出发前才得了一个三观破碎者的称号,但却从没听说过什么碎颅者。

    一边的莱戈尼尔补充说:“碎颅者是矮人里面的称号,在法师界,应该是叫做三观破碎者。”

    嘉一这下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要碎了,“三观破碎者”自己就认了,但是自己什么时候打碎过别人的脑袋?而且这八卦是不是传的有点太快了一点,三观破碎者这个绰号才流传没有多久,怎么又多了一个绰号了。

    见到嘉一的表情,莱戈尼尔笑了起来:“看样子是你没错了,在矮人王国里面,你的这个绰号可是很有名的。”

    金看起来有些失望:“原来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有这个绰号的人至少应该长得像是一只食人魔,没想到看起来这么瘦弱,比精灵也好不了多少。”

    他的嘴确实厉害,一句话将两个人都得罪了,也是难得,怪不得会从矮人的地下矿洞里面出来,估计是待不下去了吧。

    他神神秘秘的说:“听说你说一句话,听到的人脑袋就会爆掉?”

    嘉一无奈的张开嘴,槽都不知道该怎么吐了。这又是什么鬼,什么时候自己一说话就能让人爆头?真的说的是自己吗?

    不仅仅是金,就连莱戈尼尔也是一脸好奇的模样。

    雷霆山脉的电磁信号失真很严重,虽然也有电报,但是除非专门的电报机,否者总是会断断续续,当嘉一三观破碎者的名号通过公共频道传到那边之后,因为消息断断续续,而且矮人们也不是很明白三观什么意思,就根据传言,给他起了一个碎颅者的称号。

    这样的称号才更加符合矮人的审美。

    洛朗的事情传啊传的,也就变成了嘉一说一句话听者就会爆掉脑袋。

    虽然这种传言听着就不可信,但架不住大家都喜欢听这样的故事。

    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嘉一并不清楚,只是知道自己除了三观破碎者之外,在矮人那边又多了一个碎颅者这样一个听起来就像是反派的绰号。

    也不知道精灵那边有没有给自己额外的起绰号。

    大家相互介绍之后,收起戒备,莱戈尼尔问:“嘉一,你在这边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吗?”

    嘉一摇摇头:“没有,我刚来,比你们也没有提前多少,来的时候祭坛这边一个人都没有,你们追查了这么久,有发现什么吗?”

    金将自己的锤子重重的杵在地上,发出嘭的一声:“没有,对方跑的太快了,即使我们脚步不停也从没有追上他过,每次都只能发现他血祭留下的痕迹。有时候是这样的祭坛,有时候也十分简陋,就在地面之上有一个简单的鲜血绘制的魔法阵。”

    嘉一心下微沉,矮人虽然腿短,但是跑起来可不慢,精灵就更不必说了,能够每次都在这两人之前离开,这个血祭的邪恶祭司至少敏锐性和赶路能力都不弱。

    当然或许也有其他的可能。

    “看这个祭坛之上的血迹,这个祭坛应该废弃好几天了,至少我有些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跑这么大一圈来进行血祭?”

    莱戈尼尔从什么时候开始追踪嘉一不清楚,但矮人王国离这里可不近,对方这跑的范围也太广了,次数也太多。而且祭坛上除了鲜血,连一具尸骨都没有。

    “这,难道是为了召唤邪神?”莱戈尼尔猜测道。

    嘉一不太愿意相信:“不可能吧,知识神的封印没那么容易越过,真神都无法下届,召唤邪神就更加不可能了吧?”

    “不,在外界的邪神当然难以召唤过来,但是在此界的邪神却不难召唤。”

    作为一个看起来年轻但是其实已经好几百岁的精灵,莱戈尼尔对邪神这些生物的认知比嘉一要丰富很多。

    至于金,则完全可以忽略。

    理论上来说,在当前物质界是没有活着的邪神的,但是邪神难以被杀死,即使真的被打败封印,甚至烧成灰烬,只要有人重新祭司他,那么邪神就很可能会再次出现,当然同原本的那个可能就完全没有关系了。

    而这些人这么匆忙的进行血祭,很可能就是为了在当前物质位面复活一位邪神,在真神无法下界的同时,一个复活后的邪神很可能就是这里最高端的武力...之一。

    大部分的时候,祭司以及血祭都是在秘密的地进行,很少会像这样进行张扬的。

    “如果真的是祭司邪神,想要让一个邪神复活,那么只凭借血祭是不行的,至少要进行一定规模的传教,拥有信徒才可以。”

    嘉一说着看向对面两个人:“没准,我们能够在这里找到一些什么。”

    传教可不能毁尸灭迹,如果真的有人在这里传教,那么一定会留下痕迹。而且相对来说,这里居住的是人类居多,更加利于传教。像是矮人精灵什么都有自己的种族信仰,想要在这两个群体里面传教只能说能活下来就算是命大。

    “那我们分头找一找吧,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