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一人之力 > 第六十三章 魔主
    意志:1000%(翻倍2000%,一人之力已激发)

    ……

    入圣层面的意志!!

    唐鸿有无尽喜悦涌上心头,自然而然地领悟七情之一:渴望的喜悦。

    ‘我渴望不再孤独,我渴望不再是一个人睡觉起床,我渴望身死之前可以有个温暖的小家?’

    ‘七情之喜。’

    唐鸿感应到临时诞生的喜悦,仿佛浑身的细胞都在跳动,发出源自生命最深处的渴望呐喊与庆贺。

    当空一拳就握紧。

    渺小人影,朝着高大神躯,发起最强烈最猛烈的无声强攻。

    ……

    ‘我渴望世间喜悦。’闭着眼睛的唐鸿嘴角微微上扬,扭曲的狰狞之色与纯真喜悦并存。

    唐鸿想起老爸老妈,想起老爸彩票中奖的笑容,想起老妈年会中奖的笑容,也想起弟弟唐钧看见奔驰车,小心翼翼坐进去,双手搭在方向盘,想启动又不敢启动的紧张模样,那是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事情——我把我拼命拿到的果实,心安理得,分给家人。

    看见家人的笑,我也笑,即使笑容很遥远。

    ……

    ‘我渴望有人陪伴。’唐鸿看到超凡世界的诸多身影,一个个闪过眼前的身影最后变成只是普通人的贝霓戴着贝雷帽怀里抱着贝贝栗,她歪着脑袋,贝贝栗歪着脑袋,世间最美的画面大抵如此。

    ‘我,我也……’

    ‘好想谈场恋爱啊。’

    神光太亮了。

    所有身影都消失。

    漆黑视野,亮起神光,眼帘遮不住神圣光华——就像是普通人闭目不见物,仰望太阳也能感觉到光源,漆黑世界有一轮大日横空。

    ……

    ‘一个人的生命没有争吵——我渴望争吵。’

    ‘一个人面对什么都可以——我渴望远方有人看着我,踮起脚尖念着我。’

    恍恍惚惚之间,唐鸿回忆流转,一幕幕画面闪过,又消失,所有画面化为至为深沉的力量。

    天与地瞬间远去。

    入圣意志宛若滚滚黄河东流去。

    ‘开。’

    唐鸿拉弓射箭般,拳如炮弹,与灾难神躯碰撞。

    只一下,势均力敌,唐鸿再不是绝对劣势,血液加速,筋骨雷鸣,全身椅了一下便有浩大力爆发。

    ‘天才印记。’

    唐鸿眉心亮起超凡天才的印记。

    如星如月如云如雾如闪电撕裂高天铸造一柄刀!

    ‘入圣层面的柔韧、耐力!’

    ‘入圣意志!’

    初入广袤世界的喜悦,惊叹,思维安静了下来。

    彷如有一滴血跳动起来,从枯竭从虚弱点亮光泽,点燃火焰,高温运动,第一滴血接触到第二滴血,第二滴血跳动也点亮也燃烧也沸腾也高温运动接触到第三滴血,随后是第四滴血,第五滴血,第六滴血,连锁式山崩地裂,只一秒,所有的血照亮了焘焘黄河。

    平地起惊雷,大河荡开百重浪,以唐鸿为中心开始了炽烈燃烧。

    远远望着,

    灾难级战场边缘,

    那几个标准超凡彻彻底底惊呆了。

    “光人?”

    “浑身都在发光啊。”

    “那就是全国超凡第一人,顾问级别战力榜第一名,公认的第七天才!”

    几人瞪圆眼睛,大气不敢喘,望见唐鸿脚踏黄河出现凹陷圆坑,岸边黄土与山林一寸寸崩塌落入河水,那一拳几乎把空气劈成两半,正面硬憾灾难神。

    几人都是协助灾难级战场的标准超凡者,不懂那是入圣要素与入圣意志的灿烂光芒。

    只听得闷雷一般的惊天巨响。

    唐鸿把九百多吨的超凡之力凝成一股劲。

    一道道意志锋芒穿梭虚空,人影腾空翻转,极速抓向结晶。

    失败……一次次失败……黄河之水浇落在唐鸿与灾难神躯上,唐鸿一脚击飞灾难神,往后退去的神躯撞开周边水帘。

    “好!”

    几个人喜出望外。

    开战以来,那尊灾难神第一次后退。

    但……纵观全场,十五位顾问级别与二十位顶尖超凡全都消失不见。伤员离场,无力再战,这片灾难级战场只有唐鸿一个人还在苦苦坚持。

    有的人永远离开,有的人暂时离开,

    就剩唐鸿自己了。

    ‘毁结晶。’

    ‘毁结晶。’

    这念头挥之不去,唐鸿大爆发,真正高燃高亮大爆发。

    这具血肉之躯燃烧着透支耐力。

    轰隆!!!

    灾难神侧身一撞,如天穹倾塌,直接把唐鸿倾轧,打落岸边大河底,恐怖绝伦的神术如同炮火洗礼。

    河面凸起,唐鸿升起,欲要冲出黄河。

    轰dd!

    灾难神当空一跃,神躯坠落,携着无穷尽神力神息凿下去。

    唐鸿一声都没吭,直接被高大神躯再一次砸入河底,浑身发软,快要虚脱,连忙钻入肮脏的泥沙之中,却又有三次灾难打击从天而降,神术也疯狂轰炸,根本不给唐鸿翻身的机会。

    甚至唐鸿喘口气都是奢望。

    哗啦,哗啦,河水污浊,一丝丝超凡之血在河底飘荡上来,约有十五米之高的灾难神躯一次次狂砸河底,就像是狂轰滥炸的炮火洗礼,又像是万马齐喑究的无情践踏。

    那般圣洁,

    那般崇高,

    如牛如马如麒麟的恐怖神躯,每一秒四蹄上下几十次,踏着黄河,踏着底部沙石,踏着那一具血肉之躯。

    摧枯拉朽的神力碾压唐鸿,以践踏之处为中心,方圆百米的河水全部沸腾——宛若无数打桩机全负荷运转,朝着同一处,打碎黄河大合唱,打烂河底和河岸,活活打爆了河底一切事物。

    疾风骤雨的践踏,踏碎一切!

    灾难级战场周边的几个标准超凡者已经喘不上来气。

    “怎么还不见人影。”

    “弑神者已经离开那片区域了对吧?”

    “可要是离开了,灾难神就应该停止攻击……那要是没离开,那,那。”

    同一时刻,神威发动,祂直接锁定唐鸿的位置,确实还在河底下,确实这个人压根没机会逃离,生机微弱的躺在河底泥沙里。

    神威锁定唐鸿。

    这个人,这具血肉之躯,沦陷在践踏区域的中心之处。

    “哞。”

    灾难神微微腾起,可怕绝伦一击砸下去。

    黄河都荡开。

    一团团红雾染红了河底。

    ……

    同一时刻,中央研究所,桑博士凝视着模糊画面,那污浊河面翻滚,滔滔不绝的浪花一如既往,可却始终不见人影。

    灾难神开始安置异空间结晶。

    不远处,神圣的光芒亮起,又出现两尊全盛阶段危险神。

    “唐鸿。”

    桑博士面无表情转过身,缓缓走出实验室,后背弯曲了一些,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很多。

    他愿意帮助唐鸿,又何尝不是抱着唐鸿屡次创造奇迹的莫名期盼。

    他不帮,他拒绝,唐鸿也没办法的。

    实验室大门开了又关,桑博士摸了摸鬓角头发,几根多出的白发道尽了一切。

    而室内。

    蒋璐璐大眼睛染上一层雾气,咬牙切齿恨恨道:“我一定吃光你们。”

    ……

    同一时刻,医疗专机,莫修生挣扎着坐了起来,盯着实时战况,一脸不敢置信。

    “不可能。”

    “唐鸿从来没输过……唐鸿怎么会倒在这里。”莫修生目眦欲裂。

    余茗张张嘴,竟开不了口,脑袋耳边全都乱嗡嗡。

    怎么会这样。

    那个特训营展现天分的年轻人,她见证年轻人一步步直上云霄,签订次级天才的合同,签订亚圣合同,如今登上超凡世界的巅峰……初次弑神,逆转西宁防线战,那个年轻人就这么倒下了?

    “这下子糟了。”余茗栽倒,她彻底昏死过去。

    “弑神者在哪?”

    “站起来,快些站起来,求求你快些撤离。”

    齐语抱着最后的祈求,祈祷——哪怕神之祭台演化了,灾害席卷,苍天在上至少让弑神者逃出来吧。

    “祂娘的,这可咋整。”一路上风尘仆仆参与支援的巅峰顾问猎风者此时也有点懵了。

    唐鸿不是会飞吗!

    飞啊,飞起来,猎风者打心底希望唐鸿飞出灾难级战场。

    可在那黄河北岸,水流湍急,始终看不见人影,天地变得空荡荡,顾问代号猎风者的微胖中年男子的心灵变得空落落。

    “异空间结晶快要安置成功。”

    众人心情再激荡,也有心无力,距离灾难级战场太远了。一个个沉默,眼底流露哀悼之色。

    更多的早已昏迷,不知此情。

    现在是一尊灾难神搭配两尊全盛阶段危险神,便是十五位顾问级别仍在也打不过的。

    “唐鸿不会轻易死去。”

    唯有代号黑草原的铁塔汉子直勾勾瞪着众人,低沉道:“那可是全国超凡第一人……”

    就在下一刻,异空间结晶安置成功。

    七彩漩涡出现了。

    一尊全盛阶段危险神投入漩涡之中,神之祭台开始了初期演化。

    ……

    官府方面,中央议会,开始下发一条条指令。

    中央军方,墨总长扔开眼镜,双手捂着老脸,深深吸口气,他开始调动国际层面的超凡者即刻回国。

    帝都分区的黄河总部,黑吉分区的稻花组织,北河分区的衡山组织,乃至于周边分区的超凡机构尽皆收到令人哑然的消息,国内第一座神之祭台即将诞生。

    “入圣者还有多久。”

    “预估抵达时间十二分钟。”

    “迟了,太迟了……七彩漩涡已经开始扩张了。”

    七彩漩涡‘吞噬’世界万物。

    确切来说,是净化,净化范围从百米扩张到了两百米。

    自从一尊全盛阶段危险神投入七彩漩涡,漩涡收缩了两下,以每秒一米的速度开始扩张。

    嗡。

    一记七彩圆形冲击波扫荡周边。

    岸边黄土消失,泥沙消失,初春时节的翠绿山林全消失……黄河之水消失,不知劳累的浪花进入七彩漩涡也瞬间净化干净,孕育无数人的伟大黄河好似缺了个小口……随着七彩漩涡扩张三百米范围,一尊灾难神与一尊危险神好似臣服的往后退去,只剩下神之祭台,神圣无边的祭台将黄河北岸改造,改成充斥神力神息的神祇世界,却听见啪嗒一声,惊涛骇浪的河面,一只血淋淋手掌豁然破开水流。

    颤颤巍巍的右手,一巴掌拍在七彩漩涡的表面,唐鸿借力将身躯从河里拔了出来。

    “咳咳。”

    波澜壮阔,浩荡的黄河之上,唐鸿不断咳嗽着,吐出泥沙,抬起头微微一笑。

    “我没死……”

    “谁允许你们演化神之祭台。”

    唐鸿右脚立在河面上,整个人歪斜倚靠七彩漩涡的表面,左腿没了,左手腕光秃秃的沾满泥沙,唯有血色洗不净。

    之前,唐鸿太高估自己。

    入圣意志加两个入圣要素,够得上入圣战力,可是很勉强。再说一位入圣者也别想正面对抗一尊灾难神,哪怕祂虚弱阶段。

    ……

    “唐鸿!”

    “唐鸿还活着,这家伙居然又站起来了啊——速速撤离!”所有伤员全都震惊这一刻画面,喜上眉梢。

    下一刻又皱眉,又沉默,看起来唐鸿还想继续打下去?

    看这架势,看这样子,弑神者唐鸿哪有余力。

    “别打了,走,快走。”莫修生擦了擦眼角血迹,暗暗叫道。

    猎风者大喝:“让人立刻发送撤离信号弹……让唐鸿离开那里。”

    齐语也点头:“保留有生力量。”

    “那可是冠绝无双的意志,怕是无法改变一位天才的意志。”代号黑草原的铁塔汉子挠了挠胳膊,实在想不通超凡理智是核心,天才只会更理智,为什么不退,为什么还不撤离。

    难道要复刻西宁分区那一战惊天逆转。

    可是一尊灾难神,一尊危险神,将会守护神之祭台。

    “哞!”“吼!”

    高大的灾难神躯,腾空类型的危险级神躯,疯了般杀向唐鸿。

    在祂们看来,区区一个断手断脚的人类没威胁,最佳状态的时候,不也被硬生生碾压下去,更别说伤势如此之严重的情况下,定是无挣扎之力。

    这个人企图破坏神之祭台?

    必须死!

    宛若神罚到来,遮天蔽日的神力神息爆发可怕冲击波,神圣的光芒瞬间淹没了唐鸿的渺小身影。

    “还没输。”

    “我不会倒下。”

    谁说英雄一定心存光伟正,一定要无私无畏……从没说过是英雄,一个人会害怕也会有私心欲望,一人之力不需要任何人的认同褒扬和崇拜。

    没有大格局,没有大理想,就是单纯不想输。

    不行么?

    大脑深处的思维意识统统炸开了。

    第一信念:战无不胜。

    临时信念:弑神。

    “来。”

    唐鸿晃晃悠悠抬起头,看见雨过天晴出彩虹,看见那骄阳火球与神圣神罚。

    按照桑博士对于信念融合的理论,从弱到强的融合类型依次是分割式,包容式和组合式……分割式提炼出重合之处,即渴望成功得胜,想尽一切办法……自古神魔不两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为魔。

    从今往后,我为魔主,唐鸿一拳劈出去。

    一点刀光起,无数刀光起,这一刀开天辟地,腾空类型危险神一分为二,神躯劈成了两截,高大灾难级神躯凝固在半空之中,深深刀痕烙印在神躯正面。

    “我不是针对你们……”

    “我只是想毁了神之祭台……当着两位的面。”

    唐鸿面无表情,侧过身,左臂捅穿七彩漩涡的边缘,右手一抬,璀璨的深邃的刀芒凭空诞生,一寸寸凶残刀锋从掌心延长而出,千锤百炼而成型。

    如同链剑出鞘,

    如同迎风扬帆,

    左臂对抗初期的神之祭台,

    右手抓起弑神刃,炼化魔主刀,刀尖指高天神圣。

    唐鸿幽幽道:“两位,请吧。”

    ……

    战无不胜与弑神,分割式融合,上品之上的信念:

    魔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