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369雪人案
    韩彬围着尸体转了一圈,仔细打量了一番,发现尸体有三处明显的伤痕,脸部、颈部和手腕,其他的地方没有明显伤痕。

    因为被雪覆盖,周围温度很低,身体也没有腐烂的痕迹,从背后看就像是活人一般,可越是如此,看着越是瘆人。

    女子的姿势也有点奇怪,是跪坐在地上的,双手被绑在后背,韩彬总觉得,这个姿势有点忏悔赎罪的感觉。

    韩彬拿出一根牙签叼在嘴里,周围除了一个雪人之外别无他物,连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都没有。

    鲁文站起身,摘下了手套:“韩组长,我们已经勘察完现场了。”

    “有什么发现吗?”

    鲁文摇了摇头:“没有。”

    “足迹呢?”

    鲁文露出一抹苦笑,指着地面说道:“您也看到了,地面那么多人踩踏,乱七八糟的,再加上冰雪融化的影响,嫌疑人的脚榆可能被覆盖了。”

    “尽量采集吧,万一能比对成功,也算是一条重要的线索。”韩彬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

    鲁文耸了耸肩:“我尽量吧,你也别抱太大希望。”

    “辛苦了。”韩彬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辉摸了摸下巴:“这嫌疑犯像是老手呀,基本上没留下什么证据。”

    “不光嫌疑人没留下线索,恐怕连死者的身份都很难查清。”田丽叹道。

    “要我说,这凶手八成是个变太(非错字),正常人谁会这么整。”赵明哼道。

    片刻后,法医吴霞也走了过来:“韩组长,我已经做完了初步尸检。”

    “有没有发现能确定死者身份的证据?”韩彬问道。

    “没有。”吴霞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初步尸检的结果,这名女子是被人掐住颈部窒息而死,年龄18到20岁之间,死前曾经遭受过姓qin。”

    “有没有留下遗传物质?”

    “需要回法医室,进一步尸检才知道。”

    “死亡时间呢?”

    吴霞摊了摊手:“死者的尸体被雪覆盖,就相当于一个天然的冰柜,会对尸体造成一定的影响,具体时间很难判断。”

    “死者脸部的伤是怎么造成的?”

    “应该是死后被钝器击伤,而且距离死亡时间不长,从受伤的程度来看,这里很可能不是第一现场。”

    吴霞只是说了一些基本情况,详细报告还需要进一步的尸检结果。

    吴霞离开后,韩彬扫视了一眼几个手下:“案子的情况,你们大致了解了,有什么看法?”

    看到众人都没说话,赵明清了清喉咙:“既然大家都不说,那我就抛砖引玉,死者已经将人杀了,为什么不找个偏僻的地方埋了,而是要用这种方式暴露出来。”

    李辉摸着下巴,分析道:“我也有这个疑问,嫌疑人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还毁坏了死者的脸部,拿走了能证明死者身份的物品,说明他有一定的反侦察意识,同时,他还有时间堆雪人,不可能没有挖坑埋尸的时间。”

    “会不会是再向警方挑衅?”田丽大胆的猜测。

    “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吧,哪来那么多嫌犯整天没事向警方挑衅,我觉得更像是某个变太的手段。”李辉道。

    “bingo,我赞同辉哥的提议,这么漂亮的妹子都舍得下手,不是变太是啥?”赵明附和。

    “如果真是变太作案,那他公然将尸体藏在雪人里,是不是在炫耀自己的战利品。”杜奇顺势说道。

    孙晓鹏皱了皱眉:“就跟孝炫耀自己的玩具一样。”

    “我觉得这个案子不能以平常的方式调查,这嫌疑人显然是不正常的。”李辉总结。

    “那以什么样的方式调查,不勘察现场,去精神病院走访?”田丽道。

    “精神病院里的病人,一般很难逃出医院,这个嫌犯就算是精神病,那也是漏网之鱼。”李辉笑道。

    “行了,先收集线索吧。”韩彬摆了摆手,打断了众人的议论:

    “李辉,你带人走访一下周围的群众,看看警方到达之前,有没有可疑的人员和线索。”

    “杜奇,你带人查一下监控,如果这里不是第一现场,死者肯定是被人运到这的,注意一下交通工具。”

    “是。”

    尸体被装入了裹尸袋,外面的篷子也撤了,围观的群众则是有增无减。

    韩彬咬断了牙签,这个案子恐怕会引起不小的轰动。

    那些记者最喜欢这些有噱头的新闻,韩彬觉得在暂时可控的情况下,有必要跟领导申请一下,封锁关于这个案子的消息。

    “咔咔。”

    韩彬听到照相的声音,发现一个女生在拿着手机拍自己,有些无语,照我干毛。

    即便是受害人,也不是嫌疑人。

    “哇,警察哥哥好man哦!”一个女孩喊道。

    韩彬笑了笑,女孩虽不是很漂亮,不过很诚实。

    就在此时,一辆车停在了路边,曾平从车里走了下来。

    “情况怎么样?”

    “曾队,您去哪了?”

    “去市里开会了?”曾平应了一声,扫了一眼现场的方向:

    “尸体呢?”

    “刚装车运走。”

    “查清死者的身份了吗?”

    “死者没有穿衣物,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物品,脸部也被钝器击伤,除非用指纹或DNA鉴定,否则无法识别身份。”韩彬介绍道。

    “有嫌疑人的信息吗?”

    “从目前收集的线索看,嫌疑人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当然,法医那边进一步的尸检,可能会有发现。”

    “什么意思?”

    “死者是一名女姓,生前遭到了姓qin。”

    “说了半天,等于是什么进展都没有?”曾平皱了皱眉。

    “差不多吧。”

    “有现场的照片吗?”

    韩彬拿出手机、点开图片,递给了一旁的曾平。

    曾平看了现场的图片,脸上的神色愈发凝重,掐了掐额头,仿佛在回忆着什么。

    韩彬没有打扰,又叼了一根新牙签,在一旁静静的等着。

    过了好一会,曾平才开口:“这跟我去年听过的一个案子很像?”

    “什么案子?”

    “雪人案。”

    “倒是很形象。”不知怎的,听了这句话,韩彬打了一个冷颤。

    “死者都是女姓,都被藏在雪人里,都是遭受了姓qin。”曾平回忆道。

    韩彬补充了一条:“其实,还有一个隐藏的线索,都是下雪天。”

    或许有些人会认为,不下雪,怎么可能堆雪人,觉得这两个线索是相同的,但韩彬觉得不一样。

    “雪人案破了吗?”韩彬追问。

    “没有。”

    “雪人案是由哪个警队负责的?”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人提起过,并没有参与案件的调查,不过,应该是咱们琴岛当地的案子。”

    “曾队,那现在怎么办?”韩彬摊了摊手,他虽然办案能力不错,但在办案经验方面,肯定是比不上曾平的。

    曾平思索了片刻:“这样,你继续侦办这个案子,我去打听一下雪人案,如果真是同一人或一伙凶手,就需要并案调查了。”

    “是。”

    严格的说,韩彬还没有侦办过连环杀人案,肩上的压力也重了几分。

    这对他来说,算是一个新的挑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biqu.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inbiq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