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全球战国 > 第二九五章 朱由栋的调整
    “殿下,这熊廷弼好大的胆子!是,云南是远了点,有些时候是要给当地主官一定权限。但是像熊蛮子这样,一个区区宣慰司求救,就直接派了两万多援军!而且其中还有昆明镇!臣虽然不通军事,但也知道这个昆明镇的前身是殿下亲自创建的宽甸卫,乃是和横海卫并称我大明战力最强的两支部队!如此精锐,就这么派出去了,哼,要是熊蛮子没有收受那缅甸的巨贿,臣是怎么都不信的。”

    国务会议重开后,朱由栋首先把熊廷弼的信件交给参会众臣穿越。没想到第一个看信的方从哲马上就跳了起来。

    李三才之后的这位首辅,说真的,这办事的能力和手腕相当一般。但是呢,这位浙党的现任党魁有两点很好。其一,软,对朱由栋不喜欢硬顶。其二,浙党的一贯传统,是愿意为国家着想。所以,在朱由栋清查户口、重建黄册等方面,这位首辅是大力支持并为此多方奔走,做了很多工作的。

    没想到就是这么好脾气的人,看了熊廷弼的信件后也气的跳脚。

    由不得老方不跳啊。

    经过太孙监国这么些年,国家的总体情况是一天比一天好:对外,这些年,女真被打成了六块,还被迁徙到松嫩平原那天寒地冻的地方,北边蒙古也被重创了。可以说,边患虽然还有,但能让首辅皱眉头的紧急军情,却是几乎看不到了。

    外部清净了,内部的问题也逐一的得到解决。以前大明最大的问题不就是缺钱么?而现在呢?除了卖盐矿的那一亿银元外,经过盐税、币制改革和成立银行后。大明的北京户部现在每年收入稳定在2300万元左右,而且随着户籍的清查完毕和黄册的重建,可以想见,国家的农税还可以再高不少。若是将来能够彻底废除实物税,改以征收货币税。说不得,光是农税这一块,国家每年都能拿到1200万元以上。

    所以,有了钱的户部,可以给官员们涨薪。可以不用拖欠军镇兵的军饷。便是今年席卷整个北中国的大蝗灾,国家也勉强扛过来了。

    多少年了?从嘉靖起,国家的问题层出不穷,各种弊端越来越明显。虽然中途经过张居正整治好了一点,但万历三大征又把国库打空了。窘迫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太孙监国前,方首辅可是曾经有好多年都没有领到工资的!

    总之,在方首辅看来,这是近百年来,国家局势最好的时候。而且太孙还年轻,可以预见的数十年内,大明的诸多问题会逐一的得到解决,仁宣之治甚至永乐盛世的局面再现,已在不远。

    所以,方首辅这些年的理念就一个:集中精力把国内的事情先办好!比如说,官员薪俸涨起来了后,就要开始大力反贪了——这又是一场硬仗,非得全神贯注不可。

    狗日的熊廷弼你在想什么呢?缅甸和暹罗猪脑子打成狗脑子关我们屁事啊?也就是看在你是太孙老师的份上,不然,本阁就要亲自弹劾你了!

    首辅是如此态度,其他的大臣们也大多对熊廷弼的处置不满。管钱的许弘纲更是气的胡子都飞起来了。

    哎,这不能自曝就是如此的难受啊。也不知道那位暹罗王是怎么说服他的臣下们来打我大明的主意的。

    轻叹了一口气,朱由栋又把许显纯的信件拿出来给众臣传阅。

    “荒谬!这些在云南的官儿是不是都在那里变傻了?这暹罗什么东西?蕞尔小国啊!这许显纯居然说他们的王是虚攻缅甸,实际上在打我大明的主意?田指挥,你们锦衣卫的千户,都是这么办事的吗?”

    “许千户是和下官一起出仕太孙的,这办事的能力,诸位完全不必担心。至于说这信件里的内容,下官不了解云南那边的情况,暂时不能多说什么。”

    哎,连田尔耕都不敢为许显纯背锅,可见在大明的这些臣子的内心里,是多么的不把暹罗当回事。又是多么的不想对缅甸的求援接招。

    还好,经过这么些年,我已经有了独裁的力量。

    想定之后,朱由栋示意,他身后的方正化敲响了桌锤,会场迅速的安静了下来。

    “众卿,暹罗入侵缅甸,单就这个事情来说,于我大明,确实没有太大的妨碍。但是,许千户的这番分析,孤觉得,不可不信。”

    “殿下!”

    “诶,诸位请听孤说完。”

    “是,臣失礼了,请殿下继续。”

    “我大明,毕竟是东亚的宗主。下面的藩属出了这样的事情,不能不管,否则有失天朝威仪。所以,大宗正,礼部这边,要尽快派出使者前往暹罗,告诉他们,让他们立即停止对我大明缅甸宣慰司的进犯。

    此外,礼部还要派出使者,去安南那边示警。告诉他们的两位权臣,我大明不管他们内部打成什么样,这暹罗若是打过来了,他们一定得联手御敌。否则,我大明就要再次如成祖年间那般,数十万天军进驻安南了。”

    “是,臣领命。”

    “兵部这边,大司马,还请给肇庆镇的总兵发令,让他们派出军舰和相关测绘人员,南下下高棉,考察湄公河三角洲的水文地理,尤其是潮起潮落的时间,暗礁、港湾的分布等。”

    “殿下,您真的要?照理说,臣不管钱袋子,对用兵一事肯定是支持的。但是站在国家的立场,此时我们还有那么多的灾民要赈济呢。殿下,此时确实不是动兵的好时机啊!”

    “大司马忧国忧民之心,孤心甚慰。不过,暹罗的事情,可真的不是这么简单。而且大司马,孤这边还有消息,说是暹罗和倭国已经结盟。”

    “啊?9有这种事?田指挥?”

    “大司马,下官的锦衣卫只是殿下的一个消息渠道,不是全部的渠道。”

    “殿下?这事可是真的?”

    “真,绝对真实。”

    怎么可能不真嘛,那暹罗王都亲自跑了日本两次,不结盟干嘛?真是去吃寿司啊?

    “呃……如果这两个小国真有狼子野心,臣等倒是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嗯。”点点头,朱由栋道:“众卿,我大明和倭国的关系就不必说了,人家丰臣家的遗孤还在我们的太湖上住着呢。若是真的暹、倭两国结盟,同时进犯我大明。说不得,还真的有些烦人。”

    “呵呵呵,殿下说的是。不过也仅仅是有些烦人罢了。”

    “所以啊,虽说咱们现在国内的事情一大堆,但是呢,相应的准备还是要起来的。大司马,还请再给四川的麻承诏发令,让他率领一万四川镇士兵南下云南,接替昆明镇的防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