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 第三八五章 我就是个颜控27
    和安宁说话的这个姑娘安宁还真认识。

    那便是越重的媳妇王家的姑娘。

    安宁打量着王家姑娘:“我看着你十分面善,只是一时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了。”

    王家姑娘和善的笑了笑:“许是见过吧,我是王家的姑娘,我叫王春花。”

    “原来是王姑娘。”

    安宁做出一副恍然大悟样来:“可能是跟着许伯母出门做客的时候见过你,你这是出来闲逛么?”

    王春花一听安宁说见过她,也跟安宁自来熟起来:“是啊,闲逛,在家里太憋闷了,我就出来散散心。”

    这个时候萧元拉着安宁低声说了几句话就走开了。

    安宁就和王春花并肩走着。

    王春花又问了一遍那个问题。

    安宁就道:“妈宝男啊,很简单啊,就是当妈的养儿子当宝贝一样养着,什么都不让他做,管的也特别严格,养的孩子大了就听他妈一个人的,他妈说啥就是啥,反正就是那种没什么能力,啥事都听妈的,他妈让上东不往西,娶了媳妇也要媳妇忍着他妈的那种。”

    王春花听的一脸的无语状:“妈宝男,你这形容还真他妈贴切,可不就是妈宝男么。”

    说完,她又笑了两声,大巴掌在安宁肩上拍了两下:“你这个人挺有趣的,跟我说的那个什么扶弟魔和妈宝男都特别形象,你这个朋友我交了,往后有事记得找我啊。”

    安宁笑着跟男人一样拱了拱手:“多谢。”

    王春花大气的摆手:“没啥,反正我也挺无聊的,有个朋友说说话也好,你不知道,我最烦那些千金小姐,大家闺秀,一个个架子拿的哟,说话跟蚊子哼哼差不多,我就看不惯,我看你这人挺痛快的,合我的脾气。”

    和安宁熟悉了,王春花就小声问安宁:“刚才那个是你相公吗?”

    安宁点头:“是啊。”

    “脸蛋长的还行,就是小身板看着不壮实。”

    王春花评论了一句:“你相公是不是妈宝男?”

    安宁失笑:“不是的,我相公很有主见的。”

    然后,安宁就在想,萧元的确不是妈宝男,但却是妻宝男。

    不过,这话她也不会跟王春花说。

    王春花挺羡慕的看了安宁一眼:“那你还真是有福气呢,你不知道,我他妈嫁的那个东西真真就像你说的妈宝男一样,见天的正事不干,就知道听他娘教唆,才开始的时候,他娘还不让他和我同房,气的老娘直接把他家门板给拆了,把他从书房里拎出来一通的教训,几次下来就把人给打服了。”

    “姐姐可真厉害。”

    安宁一挑大拇指夸赞了王春花一句:“没别的,大写的一个服字。”

    王春花大笑两声,非得拽着安宁要请她吃饭,安宁赶紧摆手:“不了,我相公还等着我呢,改天吧,等我相公过了府试,我请姐姐来我家做客。”

    “那成。”

    王春花又拍了拍安宁的肩膀:“那你可记得啊。”

    两个人约定好了,王春花悠悠晃晃的离开。

    安宁就去找了萧元一起回家。

    却说那个伍平从县城离开,紧赶慢赶的往家走。

    他家离县城其实并不远,就住在离县城不过十来里地的井台村。

    伍平离家有几年了,前些年家里穷,伍平为了养活一双儿女,就跟着一个商行离家赚钱。

    他在商行做的很好,很得老板器重,前两年还跟着老板的船队跑了一趟西洋,这次回来的时候,他自己拿着赚来的银子置办了一些轻巧便却很贵重的西洋物品,等船靠了岸,他就带着这些物品又跑了一趟京城,把那些东西一脱手,他大赚了一笔。

    也是他在京城的时候,接到商行那边给他传的信,说是他闺女定下亲事了。

    伍平这才赶紧把东西脱了手,紧着往家赶。

    他闺女都要嫁人了,他这个当爹的总不能不在家吧。

    谁知道他走到清源县城的时候竟然听到了那么一件事情。

    他竟然得知他闺女定的那门亲事就是个火坑,他闺女要是嫁过去会连命都丢了。

    他这边心急火燎的,又带着一腔的怒火往回赶。

    没多久伍平就到了井台村,他没有先回家,而是去了他堂弟伍顺家。

    伍平是家里独子,他父母早亡,叔叔婶子一直都很照顾他,他和堂弟伍顺的关系也很好,处的跟亲兄弟一样,这些年他不在家,家里还多亏伍顺照顾。

    他拿着在县城买的一些点心还有一点布料进了伍顺家的门,进门叫喊:“顺子,顺子,顺子在家不?”

    “谁啊?”

    伍顺从屋里出来,一眼就看到站在院子里的伍平。

    他可是高兴坏了,几步过去,激动的抱住伍平:“哥啊,你可算回来了。”

    伍平笑了笑:“我这刚回村,连家都没回呢,就先来看你。”

    伍顺也笑了:“那你还是先回家看看嫂子和孩子们吧。”

    伍平摆手:“反正回来了,不急这一时半会儿的。”

    伍顺也没催,拉着伍平进了屋,进屋之后,他让他媳妇去倒了两杯茶,又拿了点吃的给伍平:“哥啊,你这次回来的还真及时,侄女定了亲事,你这回得等着侄女嫁了人再走。”

    说到亲事,伍平的脸色就不那么好了。

    “顺子,哥问你,妮这亲事是谁定的?”

    伍顺愣了一下:“是妮儿她舅给找的啊,说是县城里的富贵人家,据说很不错的。”

    伍平咬牙:“这几年,你嫂子他们是怎么个情形,顺子,你跟你哥我好好说说。”

    “还行吧。”

    伍顺一个大男人,总不可能见天的跑到伍平家去吧。

    毕竟他也得注意影响的,因此,对伍平家的情况不是太过了解。

    他就是在伍平媳妇有困难的时候帮上一把,别的都不怎么管的。

    毕竟伍平媳妇是孩子的亲娘,他是很放心一双侄子侄女的。

    反倒是伍顺媳妇拿吃的过来,正好听到伍平这话,忍不住道:“大哥,不是我挑拨离间,实在是大嫂有些太过分了,这些年大哥给家里应该也捎了不少钱吧?”

    伍平点头:“是啊,前些年我出海的时候攒了一笔钱,让人给你嫂子捎回来不少,后头还留了钱在商行,让人时不时的给你嫂子捎些回来,后头我去了一趟南洋,弄了点宝石香料回来,也赚了一笔……”

    伍平一样样数着他往家里捎的钱。

    伍顺媳妇忍不住撇嘴:“那您回去好好看看,如今咱村子里日子过的还不错,可是,大哥你捎了那么些钱回来,你家的房子却破的不成样子,侄子侄女缺衣少食的,身上穿的衣服打着补丁,成天饿的面黄肌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