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的修炼游戏 > 第两百零五章 邪恶的怪物
    安伯沙德级,也就是上级魔物,实力具体如何未可知,但只要想想其对应的英雄级玩家有多强,就能明白到它的恐怖之处。

    一想到自己现在工作的地方很可能存在一头上级魔物,李开欣当即就心中一咯噔,忙不迭找到店长辞职。

    等到林泽和刘景和吃完东西,结账走人的时候,她也换上了便服跟着离开。

    刘景和自觉地一个人打车离开,路上寻思着自己是不是也去找个在女仆咖啡店打工的女朋友。

    因为刚才的事,李开欣现在面对林泽还有些尴尬,沉默着好一会没说话,无奈,林泽只好先开口:“接下来你们准备怎么办?放弃调查?”

    “只能这样了,如果真是上级魔物,我们肯定对付不了。”李开欣瞥了林泽一眼,“除非你也加入我们。”

    林泽闻言有些意动,不过想了想,还是摇头道:“算了,风险太大。”

    李开欣的能力辅助作用巨大,罗灵的能力虽然有时间限制,但在持续时间里同样很是强悍,与这两人联手的话,即便是上级魔物,未尝没有击杀的可能性。

    但就像同级的玩家有强弱之分,上级魔物同样如此,如果是刚刚从中级魔物晋级不久的上级魔物还好,击杀的可能性不小,但如果不是,那他们就危险了。

    何况李开欣说过,许多同样在进行调查的玩家,在女仆咖啡店所在的街道附近发现了不少残留的魔物气息,中级和下级都有,换而言之,这头上级魔物很大可能还拥有操纵其他低级魔物的能力,这样一来击杀难度又更上一层。

    虽然击杀上级魔物能够获得的积分肯定不少,但与风险不成比例,林泽并不想贸贸然参与到里头。

    思索片刻,他沉声道:“如果我打算行动的话,到时再叫上你们一起。”

    李开欣闻言点点头。

    两人在路口分开,林泽随后开车返回学校,刚在地下停车场停好车,就接到了外公的电话。

    “乔琪今早过来看我了。”

    乔琪么......

    林泽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高挑美丽的身影。

    “她怎么突然回来了?也不联系我一下。”

    “她准备要到你那边定居,顺路回来看我一下。”

    “到我这边定居?”林泽讶异,这未免太突然了。

    “具体的状况你自己和她聊一下吧。”

    说完这句,外公便挂断了电话,而林泽则是望着手机陷入了沉吟,现在他才想起来,自从上了大学,乔琪换了号码以后,他们便没再联系过。

    “算了,既然要到这边定居,那她总会联系我的。”

    摇摇头,林泽收起手机,回到宿舍,发现刘景和已经开始打起lol的无限火力来。

    走近一看,刘景和居然少有的击杀数超过了死亡数。

    瞧见林泽,刘景和顿时满怀自信道:“那爱心魔法果然效果非凡,今天我的状态特别不一......卧槽,这男刀从哪里出来的,啊!要死要死!”

    屏幕很快变成黑白,林泽好笑地看了眼咬牙切齿嘟囔着要报仇的刘景和,转身回到自己的书桌,随手从架子抽了本还没看完的小说,凝神细读起来。

    直到晚上十一点多,陈其功和秦晟陆续回来,宿舍才又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那家女仆咖啡店怎么样?”秦晟一进来宿舍就笑问道。

    “专业!”刘景和回头竖了个大拇指。

    林泽也轻轻颔首,不考虑其他因素,单就养眼程度还是服务态度,绝对完胜普通的咖啡馆。

    “毕竟那家店在阿宅圈里口碑爆棚,质量上肯定过关。”秦晟笑眯眯地来到林泽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天有个女生向我打听你的信息,她的舍友据说就在女仆咖啡店里工作。”

    林泽微微一怔。

    刘景和则是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今天我瞧那个点菜的女仆妹子看你的眼神就不对劲,这会果然准备来要微信了,可怜那个打工的妹子,竞争对手又要多一个了。”

    “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林泽无奈道。

    “谁不是从普通朋友做起呢。”刘景和感觉自己就像恰了颗柠檬,酸酸的,这个可恶的看脸的世界。

    秦晟朝林泽笑道:“你觉得怎样,我还没给她你的微信,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就给她了。”

    “别。”

    林泽当即拒绝,“我现在可没这方面的心思。”

    “就是,好好学习多好。”陈其功在一旁摇了摇头。

    “陈学霸真的是满口不离学习。”刘景和面现无奈。

    几人插诨打科聊了一会,很快就到了熄灯时间,上床躺下后,林泽顺手就拿出太阳眼镜戴上,登录进异神世界。

    异神世界正好是正午时分,林泽直接在废弃港口里找了个无人的仓库,开始锻炼魂能。

    进入异神世界以来,前期因为不想被教派察觉到异常,后面则是专注于修炼火元素操纵,他一直没怎么锻炼魂能,以至于魂能至今还和刚进入时差不多,停留在77%多一些。

    眼下火元素操纵已经熟练,剩下的便是深夜进入里世界猎杀神仆,白天不用吸收火焰权能的时候,则可以用来锻炼魂能。

    值得一提的是,在被林泽侵入本部大闹一场过后,火婴教派接下来连着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动静,哪怕是象征性的发布通缉都没有,林泽好几次大摇大摆地上街,都没引来教派的围堵,后者仿佛完全将他忘记了。

    而林泽也不想将力气浪费在火婴教派上,只要后者不来招惹他,他便不作理会,反正等杀死火婴,就算放着不理,火婴教派也会土崩瓦解。

    目前最重要还是猎杀神仆,增加火焰权能。

    不过这方面林泽也遇到了不小的阻力,在连着被干掉三头神仆后,剩下的神仆明显越发警戒,活动范围缩小了许多,基本只在市中心狩猎,七个神仆彼此间隔不远,可以预见一旦发生战斗,甚至不用10秒钟,所有神仆都能赶到。

    “这下有点麻烦了。”

    望着远处盘旋在高空上的几颗火焰头颅,镰鼬忍不住皱眉,轻声低喃。

    林泽同样嘴角紧抿,这样一来,除非能同时应付七个神仆,否则猎杀很难进行下去。

    当然了,如果真的只有七个神仆的话,那全力施为也不是没有办法,首先镰鼬就可以拖住其中一个,其次将琳召唤出来,凭她的实力也足以拖住三个,剩下三个对林泽来说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只是还有个火婴一直没有出现,有这么一个巨大的威胁暗中潜藏,他和镰鼬都不好放手施为。

    “说起来,你们有没有见过火婴?”林泽突然问道。

    “当然见过。”镰鼬仿佛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那家伙就像一个巨型婴儿,却没有半点婴儿的可爱模样,反而十分丑陋。”

    林泽一怔,他在赤火市里见过的火婴形象可不像镰鼬说的这般,记得好像是一个浑身缠满火焰的英俊青年。

    “现实世界的火婴形象只是教派那些近神者凭空杜撰出来的。”

    看到林泽的神态,镰鼬便猜出他的疑惑,撇了撇嘴,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要是将火婴的真正外貌展露出去,估计没人会觉得它是神明,等你真正见到它就知道了,那家伙就差在脸上写着邪恶两字了。”

    “为了更好地扩张信仰,那些近神者才特意杜撰了个更加符合大众审美的形象。”

    “原来如此。”林泽恍然。

    不过想想也是,从神仆就能看出一个神明的大致形象,以那些火焰头颅恐怖狰狞的外形,火婴的外形多半也好不到哪儿去。

    “怎么办?还是暂时先撤退吧。”镰鼬打断了林泽的沉思,“这些家伙在市中心很难狩猎到足够的人类,迟早会放弃聚团,到时候我们再动手就是了。”

    林泽闻言皱了皱眉,却也不得不承认镰鼬说的在理,只好无奈点头。

    两人刚想离开,陡觉地面猛然剧烈震动起来,与此同时,远处四五百米外的一栋大楼轰然倾倒垮塌,漫天烟尘夹杂着碎石朝四面八方激荡开来,顷刻间充斥满方圆上百米的区域。

    一股炙热强盛的气息陡然降临,几乎充斥满整个市中心,林泽内心深处瞬间浮现浓烈的威胁感,不由神色一动,抬头看去,果然见到一只燃烧着熊熊烈焰的粗短臃肿手臂破开烟尘,狠狠拍中悬浮在空中的一个神仆,将后者打了个趔趄,足足摔飞出十数米。

    稳住身形后,那个神仆不但没有丝毫怒色,反而瑟瑟发抖地垂下脑袋,与其他同伴一样,丑陋的脸庞上挤出谄媚讨好的恭顺神态。

    伴随着狂暴的呼啸声乍起,四周的烟尘迅速被狂风吹散,露出一个庞大无比,笼罩在汹涌烈焰下的身影。

    却是一尊足有七八层楼高,约莫二十米左右的巨大怪物,外形与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十分相似,四肢长满了莲藕似的肉节,挺着个大肚腩,没有寻常婴儿给人的肉嘟嘟可爱感,反而有种臃肿肉团一般的恶心感觉。

    尤其是它的脑袋,和神仆们如出一辙,光溜溜的没有半根毛发,双目空洞没有眼珠,只有一片深沉幽邃,仿佛要将人的灵魂吞噬进去的浓郁黑暗,嘴角则是狰狞地向两侧裂开,几乎占据了半个脸颊,内里长着如同锯齿般的尖锐惨白利齿,令人心悸。

    一眼望去,这头巨大怪物浑身透着邪恶气息,单单只是看着,就令人背脊不禁蹿上一股寒气,与其说是神明,倒不如说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更加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