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巨星闪耀时 > 第二百一十一章 老大难的问题
    2004年6月21日,谢候以“mr.xie”的名义在同一天登录全网的谢特和有土鳖上,发布了第一条谢特和第一个视频。

    几乎就在这天,谢特的注册用户一个小时内破千,五个小时内破万,用户增长的速度脱离了正常的水平线。

    有土鳖的情况也类似,谢候发布训练视频,当天晚上就有用户发布了家庭视频,随着用户增多,视频的增长乘以几何提升。

    当初谢候投资这两个项目的时候,只是想着不要亏本就好,现在,他应该考虑的是这两个产品会给他带来多少收入。

    22日,谢候特意把米勒约出来,到印第安纳波利斯最有名的篮球公园玩投篮游戏,摄像师在旁边拍下两人的视频。

    视频里,米勒的嘴巴规矩了许多,但垃圾话是难免的。

    以50球为限,规矩仍然是打铁换人。

    视频全程11分钟,米勒以50比16轻易战胜谢候。

    几天后,这则视频再次被谢候上传到有土鳖,一天内获得10万点击。

    这是后话。

    谢候请米勒出来,拍视频只是借口和理由,他真正想知道的,是米勒下一步的打算。

    米勒已经39岁,放到十年前乃至二十年前,打到39岁的nba球员就像金虎一样稀少。

    米勒不但能打,而且能打主力。

    这个赛季,他依然能场均10分,他是步行者队中最准的射手,他在惩不在场,谢候得到的突破空间是完全不同的。

    谢候原本已经做好米勒退役的打算,后来他听说米勒的合同还剩下两年,而且,他从没说过他要退役,只是传闻和外界根据他年纪做出的合理的揣摩。

    一个终身效力步行者的老将,奋斗了17年,终于夺冠,就此功成身退,合情合理吧?

    米勒没表态,谢候反复想这事,他感觉米勒可能并不想退役,所以他就想把人约出来探探底。

    “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每天加练投篮进步速度还很慢的奇葩。”

    拍完视频,米勒和谢候坐在球场的观众席边,被数百人围观,却镇定地喝饮料聊天。

    谢候并不把这件事当成耻辱,他总是以为努力训练就能把投篮练好,看起来情况没有那么乐观。

    伯德和米勒都提起了这事。

    他训练很努力,但收效甚微。

    如果努力的方向是错的,即便把上帝都感动哭了,到头来也只能一轮游。

    “你感觉我的投篮有问题吗?”

    他们的意见可能是错的,但每一个英明的国王都会接纳别人的建议,就算是错的建议,听听又不掉肉。

    “就我看来,没什么问题,但你这个问题不该问我,我不是专家。”

    “你不是专家?”

    亚瑟王惊了,他亲口认证的地表最强射手居然在这里跟他说有关投篮的问题他不是专家?

    “我确实是个很好的射手,但你觉得有人会请我去当投篮教练吗?”

    谢候的答案是否定的,没人请米勒去当投篮教练不一定是怕他教的不好,而是担心他的垃圾话惹怒不像谢候脾气这么好的年轻人被当场打死。

    米勒训练时嘴皮子的琐碎程度,看完211章的人如果还不清楚就应该蹲在墙角好好反思自己为什么这么粗线条了。

    “如果是我,我不会请你当投篮教练(因为我担心你被人打死)。”世界上嘴臭成米勒这样还不自知的人死一个就少一个了,应该像熊猫一样好好珍惜。谢候心想。

    米勒根本看不出谢候一脸微笑的深意,还以为谢候和他一样,认为他当不好投篮教练,而不是性格方面的缺陷。

    “没错,我不是专业的,虽然我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射手,但我不是专业的,术业有专攻,我是专业的球员,不是专业的投篮教练。你问我对你的投篮感觉如何?”米勒一顿,“手感柔和、节奏出色、投篮高度遥不可及,就是不稳定,练了一年了还是不稳定。”

    谢候并不经常认同别人说的,米勒的后面这句话却完全说到了他的心里去。

    他的投篮不稳定,确切的说,是罚球线之外的远射不稳定。

    罚球线附近的中距离跳投,他很稳定,只是平时突到那个位置,他不会停下来跳投。继续深入,彻底打乱对手的防线,就可以制造突破上篮和给队友传球两个选项。

    罚球线附近的急停跳投是两种办法都失效的备选。

    “你觉得是我的问题吗?”

    “我不是专业的。”

    这坑人玩意儿,就不能提供点建设性的意见?谢候就想知道为什么他喷垃圾话的时候舌上生莲,一句脏话能揉碎了变个法子说不停。

    谢候不再提这事,他会把这事放心里。

    如果只是伯德一个人说,他可能会留心,现在米勒也说,他必须重视。

    时代在发展,nba联盟日益壮大,衍生出了许多教练岗位。

    一支好球队一定会有齐备的教练团队,进攻教练、防守教练、内线教练、外线教练、投篮教练...有的球队可能还会划分后卫教练和中锋教练。

    这种奢侈的配置如果放到上世纪六十年代,说不定会被红衣主教那辈选秀、训练、交易等一把抓的老辈人指着鼻子痛骂。

    投篮还需要教?拿个球找个篮筐每天练他个800球我看你会不会。

    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发生,他们认为可以自己练的东西根本不需要请教练。

    (注:新世纪以后,比尔·西蒙斯曾去奥尔巴赫家中拜访,主教解答了许多问题,还说了对当今联盟的看法,他说他看不懂现在的球队交易,太过复杂。他们那个时候的交易,就是一通电话,问对方要人,然后问对方需要什么,双方都ok,就成交,不行就拉倒。像现在这样又是体检又是交易保证金又是薪资匹配,老一辈人看的云山雾绕理解不来。所有事情都会细化,像黑手党老大似的站在幕后独自主导一切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谢候开始想,或许他需要一个正规投篮教练。

    这是他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想法。

    他这人看着自大,其实也有些保守的旧思想,认为所有能够靠训练提升的东西都不必请教他人。

    没有人教他怎么像魔术师那么打球,他是一边打比赛,一边研究八十年代的录像慢慢琢磨出来的。

    他的投篮在欧洲就不稳定,到了nba,一整年的苦练下来依旧不稳定,这就不再是努力不努力的问题。

    谢候心里想着这事,看向沉默的米勒,突然问:“你会退役吗?”

    “怎么,迫不及待地想让我退役,然后你好成为球队的老大?”米勒似乎曲解了谢候的意思。

    既然他这么想,谢候更不会去纠正他的想法。

    “当然,你们这帮老头子的时代早该结束了!”

    “放屁!我还能打!”米勒心直口快,“拉里找我谈过了,他说得有道理。”

    伯德对米勒说,像他这么伟大的射手,不该带着一枚戒指退役,两枚戒指,或者三枚戒指,更合适。(米勒的合同剩下两年)

    米勒如实复述这件事的时候,谢候感到震惊,他不相信伯德会那么说。

    然后,米勒就当着他的面,表示他不退役。

    这或许是冠军庆典到来时最重要的一个消息。

    米勒不退役,谢候的心情莫名舒畅了许多。

    有一个可靠的老头在队里比什么都好,伯德想必也是这么认为的。

    接下来,谢候要做的就是准备一周之后的冠军庆典。

    一天后,谢候正在家里准备演讲稿,突然接到雪薇·穆斯图的电话。

    雪薇作为他的女朋友,哪怕是假的,既然要继续瞒下去,冠军庆典这么重要的诚自然不能缺席。

    “你的腿还好吗?”

    “你是在关心我吗?”

    “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吗,亲爱的?”

    “你你你别这么说话!”

    “你上次打电话就是这种语气啊,亲爱的。”

    然后他的电话就被挂了。

    谢候发现雪薇每次打电话过来都能让他一阵激动,然后愉悦,接着就是久久不能平息的高兴。

    “为什么会这样?”谢候问自己。

    他不相信刚单身不久的自己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喜欢上另一个女人(除非是早早就喜欢上),更不相信他会看上一个有点傻帽的男人婆。

    他只能以“雪薇就是那种让人看了就想笑的傻瓜”来搪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