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三章 少年欲持剑
    师徒俩在摊位上等待着,期间还有人来买茶。见到陈大锤后,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然而,没有等到杨青花母女,却来了个有点奇怪的少年人。

    他个头不高,嘴角还有颗肉痣。

    “陈铁匠!我听二狗子说你收徒弟了?”少年冲陈大锤叫了一句,可惜对方根本没搭理他,连头都没回。

    无奈之下,他转头看向王羽,“你就是他徒弟?我叫安仁。平安的安,仁义的仁。”

    “哦,你好。”

    “哼,我看你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嘛,为什么陈铁匠愿意收你做徒弟。”他指了指自己鼻子,“而我这么英俊,天赋又这么好的人,却被拒之门外,只肯让我做帮工?”

    安仁摇头叹气,“陈大锤,我觉得你是真的瞎!”

    王羽竟无言以对……

    “呵呵,你安大侠以后可是要名震江湖的。要是让人知道你师傅是个打铁匠,说出去多没面子?”

    陈大锤目光依旧盯着街道转角,盼着第一时间见到人时,能露出笑脸。

    安仁摸了摸下巴,觉得挺对,“咦,说的挺对啊!陈铁匠,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居然还有这份心思。早说嘛,你早点告诉我,我之前就不会去告诉水儿她娘,你前几日偷看她洗澡的事了。”

    陈大锤脸色一僵,看了看左右,抄起扫帚劈头盖脸的打了过去。

    “你个瓜怂,老子对你不好?居然这样坑我!”

    安仁被打的抱头鼠窜,嘴里叫到:“哇呀呀,好厉害的帚法。今日是你陈大锤技高一筹,我安仁认输。且待我回家苦练武艺,再来与你讨教。”

    “滚!”

    咆哮声中,安仁一溜烟跑掉了。

    扔掉扫帚,陈大锤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徒儿,你可千万别学他。这小子从小不学好,拿着本破黄历逢人就说自己以后要去闯荡江湖,翻了这么多年,黄历都要烂了,也不见他离开。”

    王羽点点头,“师傅,师姑好像很生气。”

    “不会的,我和她之间的感情,又岂是安小子随便挑拨一下就能有用的?以前在跑江湖的时候,听人说什么情比金坚,就是说我了。”

    陈大锤摆摆手,信心十足。

    王羽挠了挠头,“那为什么师姑她手里拿着菜刀?”

    陈大锤一愣,砖头看去,只见杨青花手里提着一把斩骨刀气势汹汹的走过来。

    “哎哟,师妹,这是干啥啊!”

    他十分机智的躲到了王羽后面,大声叫道:“安仁那小子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做出如此厚颜无耻的事。”

    “呵呵呵,姓陈的,你有本事从徒弟后面出来!”

    杨青花围着王羽绕了一圈,却找不到机会抓住陈大锤。

    “俗话说得好,师傅有事,弟子服其劳。王羽,你有没有意见?”

    “没有,没有,师傅你继续躲着吧。”

    “师妹你看,咱们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聊聊吗?我真不是那种人。”

    杨青花冷笑,“你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

    陈大锤探出头来,咧嘴道:“师妹,咱们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是吧,你过来,我好好和你说。”

    “不准动刀子!”

    “不动就不动。”

    “那你把它扔掉。”

    砰的一声,杨青花将斩骨刀砍进了旁边的桌子上,起码有三寸深。

    王羽看的眉头直跳,不愧是铁匠家里出来的女人,力气都比别人大些。

    陈大锤嘿嘿傻笑的走了出来,“这就对了嘛,安仁那小子什么货色,师妹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嘴里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杨青花探出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陈大锤耳朵,狠狠一扭。

    “啊呀呀,师妹,师妹,不是好好说话吗,我真没偷看你。”

    “我心里不舒服,不能撅你耳朵?”

    “能,能,能。”

    陈大锤哭丧着脸,心里将安仁骂了一万遍。

    杨青花不解气的又拧了几下,才放开他。

    “吃饭吧。”

    陈大锤如蒙大赦,先是拉开一条凳子,让杨青花坐下,又给她盛了饭,这才自己坐好。

    “哎呀,我以前走江湖的时候,吃的东西也算不少了,但来来去去,还是师妹你做的家常菜好吃啊。”

    陈大锤夹了一片肉放进嘴里,“人间至味。”

    “今天的菜是我做的。”水儿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很少有人夸她菜做得好,有些害羞。

    陈大锤看着杨青花似笑非笑的样子,机智道:“俗话说有其母必有其女,水儿你这么优秀,还不就是有个更优秀的娘。”

    “吃吧你。”

    杨青花没好气的白了这老货一眼,“王羽,动筷子啊,闲我家水儿做菜不好吃啊?!”

    王羽想说自己已经很饱了,但看到陈大锤不断递过来的眼神,强笑道:“嗯,吃,吃。”

    他装模做样的拨动筷子,往嘴里放东西,其实根本没吃什么。

    “咳咳,徒儿啊,吃饱了吗?”

    陈大锤忽然咳嗽了声,意味深长的说道。

    王羽多机智的人,匆匆扒两口饭,“吃饱了吃饱了,我去看看有什么事做没有。”

    水儿知道两个长辈的事,也放下碗筷,跟着一起离开桌子。

    “嘿嘿,师妹呀,来来来,吃肉吃肉。”

    “我还要你劝?吃你的吧!”

    桌子上只剩下他们两人,杨青花没有了之前的泼辣。

    陈大锤叹了口气,“这些年辛苦你了。”

    “辛苦?有什么好辛苦的,习惯了也就那样了。”杨青花无所谓道:“当年要不是你不辞而别,不然水儿的爹就是你了。”

    陈大锤沉默半晌,“世事无常,有些事没有办法啊。”

    “那你现在为什么不愿意弥补呢?如今我们不是还有机会吗?”杨青花忽然激动起来,“你知道我这些年怎么过的,为什么不愿意娶我?怕别人笑话你娶了个寡妇?”

    “不是这样的,不是的,我有不得已的苦衷。”陈大锤痛苦的说道。

    “苦衷?既然你有苦衷,那为什么还要来找我?现在好了,镇上人都知道你陈铁匠对我有意思,你让我怎么办?”

    杨青花将筷子一扔,“实话告诉你,我杨青花不是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水儿他爹死了这么久,我不还是撑过来了?你只是我师兄而已,看在当年情分上,我也不说什么,以后让你徒弟来帮忙,你就不要出现了。”

    说着直接起身,离开了饭桌。

    只剩陈大锤一人,痴痴的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