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十章 打铁和练剑 5
    次日,铁匠铺中。

    王羽坐在小凳子上,将手中镜子举起。

    陈大锤拿着把梳子,在旁边水盆打湿,对着镜子梳头。

    将头发打理的整整齐齐,甚至某一根头发丝儿不对,都要弄好才行。

    他今天没穿以往那件用来打铁的外套,而是换上了青色长衫,只要不说话,其实还颇有一点风采的。

    不过一开口,露出缺了门牙的牙槽,就有点不美了。

    陈大锤自己也知道这点,所以尽量不说话,不笑,神情严肃道:“徒儿,随为师去也。”

    扯着半生不熟的戏腔,他一马当先走出铺子。王羽跟在后面,有些头疼,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刚出门,正好碰到安仁,这小子昨天喝的烂醉,今天起来跟没事人一样,依旧生龙活虎。

    当王羽把事情经过说完后,他兴奋起来,嚷嚷着要去见证一番。

    三人到了凉茶铺子,杨青花还在出摊,并没有客人。

    见到陈大锤,她明显一愣,“哟,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老王八翻身?”

    “青花哟~吾有事话与你听!”陈大锤甩甩衣袖,捏着嗓子唱道。

    杨青花眉头抽了抽,“说人话!”

    “吾…”

    啪!

    她将手中抹布扔了出来,将陈大锤下面的话给砸了回去,“我让你说人话!”

    “唉,我不就是觉得这样说话会真诚点嘛。”

    “到底什么事,说!”

    “呃,咱们能找个地儿慢慢说嘛?”

    杨青花像是察觉到什么,眼眶慢慢红了,咬着牙道:“不行,你就在这儿说。”

    见她如此,陈大锤心里也是一阵酸涩,这么多年,自己确实做的不对。

    想了想,他认真道:“我这辈子只走过一趟江湖,欠了点东西还没还。等我把债还上了,你就嫁给我可好?”

    杨青花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咬着嘴唇说不出话。陈大锤还要说些什么,却被她一把抱住。

    “不用说了,我答应你。”

    陈大锤笑了,反手抱住她,“我觉得我最幸运的,不是跟别人学了多好,多厉害的剑术。而是在我第一眼见到你时,就觉得你很美,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觉得如此。这真是极好极好的一件事。”

    杨青花红了脸,用拳头轻轻砸了他一下,“你个老不羞,这么多人在呢,你说这些会惹人笑的。”

    旁边有路人起哄,“光天化日之下,你杨青花抱着男人,就不惹人笑了?”

    “滚!老娘爱抱谁抱谁,你管得着吗,再敢废话,以后你家来喝茶一律打十二折!”

    路人笑笑,不说话了。

    今天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没人会为难这个日子过的不容易的女人。

    当然,有些一直看杨青花不太顺眼的长舌妇,或许会说些怪话,但只要不当面说,就行了。

    解决了一桩心愿,陈大锤精气神都不一样了,脸上笑容一直不断。

    就算缺了门牙又如何,自己喜欢的女人正好喜欢自己,还有比这更幸运的事情吗。

    陈大锤认为是没有的,江湖上的纷纷扰扰,随他去吧。

    一旁王羽等人看的欣喜,安仁忽然对水儿道:“你觉得我俊吗?”

    认真的看了他一眼,水儿摇头:“不俊。”

    “那我觉得你很漂亮。”

    “很多人都这么觉得。”

    “那你…”

    “不行!”

    安仁无语,眼神忧伤的看向王羽,“兄弟,你也觉得我不俊吗?”

    “和别人比不知道,但肯定比我俊。”

    王羽应付了他一句,冲陈大锤喊到:“师父,给钱买酒啊!”

    杨青花眼一瞪,“小兔崽子,你师父的钱就是我的钱,以后要买什么东西,来找我。”

    说完她伸出手,“交出来!”

    陈大锤这会儿自然是千依百顺,乖乖把身上几两碎银子,和铜板全部交了上去。

    安仁瞧着傻眼,“想不到陈铁匠这么有钱,亏我找他借钱的时候,居然还一个劲哭穷,太不厚道了。”

    水儿在旁边白了他一眼,“借钱给你不是肉包子打狗吗,傻子都不会借啊。”

    安仁气苦,又眼神幽怨的看向了王羽。

    这次王羽不说话了,默默从怀里掏出几个铜板,放在他手上。

    “借给你借给你,别这么看着我了,两个大男人你不嫌别扭吗。”

    安仁拿着铜板对水儿挑了挑眉,笑道:“别扭啥,别扭啥。人生在世,有一个说借钱就愿意借的兄弟,那可不是什么平常事,要好好珍惜的。”

    水儿皱着鼻子,看向王羽的目光就像在看傻子。

    另一边,陈大锤和杨青花说了几句贴心的话,便离开了。

    带着王羽和安仁朝自家铁匠铺走去。

    到了铺子,他坐在凳子上,脱了鞋子后从里面掏出一吊铜钱,嘿嘿直笑。

    “你们两个不会出卖我吧?”

    王羽和安仁齐齐摇头。

    “谅你们也没这个胆子。”取下几文钱,对安仁道:“去,买酒去。刚才王羽是不是给了你钱?下酒菜就交给你了。”

    拿着味道有些重的铜钱,安仁翻着白眼道:“我怕我拿着你这钱去买酒,会被人赶出来。”

    “那你去不去?买不买?”

    “去去去,行了吧。”

    见他走远,陈大锤叹了口气,“这次多谢你了,不然走不出这一步,青花这辈子恐怕就被耽搁了。”

    王羽摇头,“我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重要的是师父你自己能想开,看开,这才是最重要的。”

    陈大锤嘴角含笑,随即隐没。

    “玉佩到了,接下来的消息估计也快了。到时候我这一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这铺子恐怕也开不下去了,你到时候就去帮你师娘吧,或许发不了财,但总能吃个温饱。”

    陈大锤想了想,有些犹豫,“我本来不打算教你武艺的,但这两天又想了想,还是教你两招吧。”

    他还怕王羽误会,解释道:“我也就会这几招,当时教我的那个老头子说我笨,学不来什么高深的剑法,只能下苦工,走最陡最窄的路。”

    “等吃完了东西,我在和你细说。”

    王羽问道:“就是之前李义说,你和那天下第一的剑神,互换几招的那几招?”

    “当然,我就这三板斧,打不赢别人,那就是打不赢,没别的东西。当然,对手要是破不了我这几招,他也打不过我就是了。”

    王羽摸了摸自己头发,有些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