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十二章 剑一,三斤 2
    乌木镇最豪华,最奢侈的府邸,定然要数李金宝在六年前建的李府。

    背靠卧牛山,前面又是镇上最热闹的街道,高高的围墙将其笼罩,外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每个有缘进去的人,都会感叹其富丽堂皇,以及李金宝的有钱。

    作为李家独子,李义的地位甚至比家主李金宝还要高。下人们都知道,在这里惹怒了老爷,可能只是挨一顿训斥。但要让少爷不开心了,那后果谁也说不准,并且谁也保不住。

    李府,李金宝特地给李义修建的华苑中。

    “当年那几个人查的怎么样了?”

    李义半躺在椅子上,身旁站着两个美貌的婢女,年纪都不大,十三四岁的样子。

    其中一个蹲在椅子边,小心翼翼的给李义按摩,另一位则是端着琉璃托盘,上面放着刚运来的葡萄,剥皮后喂到李义嘴里。

    他问话的,则是一个面目阴沉,年过半百的老头。

    “回禀少爷,已经查清楚了,那几个人都是江南道上,一个小型宗门的弟子,以刀法见长。在当地颇有侠名,最爱打抱不平。”

    李义呵呵冷笑,也不说话。老头脸上的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来,连忙继续说道:“最近他们掌门的独女下山游历,我已经派人准备好,只要有机会就能抓过来。”

    “那我就等着好消息了。你记得一点,人抓过来了,不要动她,甚至还要好吃好喝供着,我要亲自处理。”

    老人跪倒在地,“老奴定然谨记。”

    “行了,下去吧。”

    李义说完闭目,老头跪在地上倒退着离开。两个婢女被吓到了,动作更加小心,生怕出什么意外。

    “不要害怕,我不会对身边人怎么样的,你们两个跟我不久,所以不知道。整个乌木镇,谁不知道我李义最是怜香惜玉?”

    嘴上笑着,李义伸出手,摸了摸给自己按摩的小丫头的脑袋,“只要你们乖,我不会亏待的。”

    可怜的婢女被摸的浑身发抖。至于那些话,她是一个字都不会相信的。自家这位公子什么性情,整个李府谁不知道。

    如果是下人冒犯了,心情好或许一点事都没有,但是万一心情不好,那真是想死都难。

    她从小被卖进李府,曾亲眼见到李义将一个不懂事的丫鬟,给卖到了码头,当那暗娼。

    不到十天,就被活活玩弄致死,试问谁不害怕?

    李义无趣的撇了撇嘴,“行了,都下去吧。”

    两个婢女如蒙大赦,小心翼翼的退走。

    “安仁啊安仁,你有我这个兄弟,真是太走运了,哈哈哈!”

    ……

    铁匠铺中,陈大锤正在给胚子淬火,小心翻转手里的夹子,保证受热均匀。

    王羽被安排去凉茶铺帮忙了,安仁也没来,所以只有他一个人。

    望着火炉里不断跳动的火舌,陈大锤有些出神。

    他原本是不打算教王羽武艺的,但是经过几天接触,这个想法被改变了。

    尤其是李义拿着玉佩过来,而他又正好和师妹和好,甚至定下约定,心中有了牵挂,王羽的重要性就凸显了出来。

    哪怕他真的出了事,一去不回,杨青花母女也有个人照顾。这是陈大锤之所以改变想法的根本原因。

    之前那场对话,其实也是对王羽心性的一个测试。如果那个问题,他选择撒谎或者敷衍了事,那么陈大锤一身所学,就不会传授半点。

    而最让他满意的,是李义将身份曝光之后,王羽依旧没有主动提要学什么,没有因为师父是个武林高手,就改变自己的态度。

    所以陈大锤决定,传一式剑法。

    一直等到天色将暗,王羽从外面回来。

    “师父,我带了酒,咱们喝几杯。”

    陈大锤从后面走出来,“今天怎么没见着安仁那小子?”

    “李义请他去开福楼吃东西了,本来也叫了我,我没去。”

    陈大锤点点头,告诫道:“虽说背后说人坏话不好,但李义这种家伙,在咱们这里看似恭敬,其实心里比谁都傲。而且心性不定,做人做事全凭个人好恶,你以后能不和他牵扯,就尽量离远一点。”

    王羽闻言有点担心,“那安仁怎么办?”

    “呵呵,那小子傻人有傻福,你就放心吧。李义对他还是有几分真心的,不然他也进不了我这铁匠铺。”

    说着陈大锤感叹道:“师父注定不会陪你走多远,以后的路具体怎么样,还是看你自己。”

    王羽挠了挠头,将酒杯放在桌上,“我知道了,别看我这样,其实心里也是很有数的好吗。别忘了师父你和师姑的事儿,还是我这个徒弟在里面撮合的。”

    陈大锤笑骂:“小兔崽子,说你胖还喘上了是吧。”

    师徒将将中午剩菜端出来,喝着几文钱一壶的黄酒,倒也痛快。

    吃饱喝足后,陈大锤叫住想要去洗碗的王羽,“我那三招剑法,只能教你第一招。如果不是玉佩的事,或许后面的也能传授给你,但是如今时间来不及了。”

    “呃,师父,我能不学吗?”王羽担心自己的头发,对这个有点小抗拒。

    陈大锤眼一瞪,“什么?你说清楚,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没什么,没什么,我学,我好好学。”

    王羽连忙改口,看他这个样子,恐怕是铁了心要教的,不学都不行。

    陈大锤冷哼,“你小子可别不知好歹,当年不知道多少人想从我这里学点儿东西,都没得逞。我愿意教你,你居然还嫌弃?”

    想了想,他伸出一根手指,问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王羽不明所以,试探的答道:“中指?”

    陈大锤怒而起身,啪的一下拍在傻徒弟头上,“老夫怎么有你这么笨的徒儿,你在仔细看看?”

    说着伸出中指,在王羽眼前晃晃,还调皮的勾了勾。

    这可不就是根中指!

    王羽想了想,做出一副深情的样子,诚挚道:“这粗大的骨节,漆黑的指甲缝,满是裂痕的皮肤。师父,受苦了!”

    陈大锤唉声叹气,又是一巴掌拍了过去,“你太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