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五十四章 杭州 4
    在天色暗下来之前,王羽总算是背着顾怜儿到了杭州城。

    “到地方了,你能自己走了吧?”

    “不要,我不想浪费气机去裹着脚了,你背我吧。”

    “也行啊,那钱什么时候给我?”

    “放心,我阴魔宗别的没有,就是钱多,不会少你这三瓜两枣的。”

    王羽闻言不再说话,真要放下来,就顾怜儿的样貌气质,肯定又要吸引围观了。

    在大周江南道,如果说苏州是婉约少妇的话,那杭州就是二八年华的少女。

    城内行人川流不息,却井然有序,这里的人和这个地方一样,俊男美女多不胜数,言行举止都十分优雅。

    透着慵懒与富贵。

    王羽想找间客栈住下,便问道:“你知道这里有什么住的地方,便宜又实惠吗?”

    顾怜儿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什么人关注自己,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我又没经常来这里,怎么知道哪里实惠。”她歪着脑袋道:“你干嘛来杭州啊?”

    “我没有什么事要特意去办,只是游历而已,去哪里都一样。刚出门时,有个长辈说我应该把江南道好好走走,所以就来了这里。”

    王羽揉了揉肩膀道:“你如果不愿意继续跟着我,其实可以自己离开的。”

    顾怜儿虚着眼,“不要以为这里人多我就不敢哭,反正到时候丢脸的还是你。”

    王羽头痛道:“行行行,你想跟着就跟着吧,反正又不花我的钱。”

    顾怜儿哼了一声,背着双手跟在他后面。

    或许是这里的人见多了美人美景,所以她虽然受到了很大的关注,但也只是看而已,没有发生上前搭话的事情。

    正走着,忽然有个衣服打满了补丁的孝子跑到王羽身旁。

    “公子,公子,你想要便宜实惠的住处是吗,我知道一个地方,肯定能让你满意。”

    王羽早就注意到他了,因为刚才和顾怜儿说话时,这个孩子正好从身边走过去,在前面听了不少东西。

    转了个街角,又屁颠颠跑过来了。

    “行啊,地方大小布置无所谓,但要干净,而且,最重要的是便宜。”

    孩子的眼神很明亮,王羽看着很舒服,能拥有这种眼神的人,无论大人或是孝,人都不会太差。

    听了他的话,孩子很高兴,“我叫陈安之,公子的要求,我带你去的地方正好合适。”

    王羽闻到了陈安之身上的药味,笑道:“那还不赶紧带我过去。”

    顾怜儿有点不乐意,这破孩子能有什么好地方,十有八九是他家。

    王羽抠门她知道,但好歹也住个客栈啊,便偷偷将身子凑了过去,低声道:“你要是觉着可怜,就直接给银子,干嘛要去莫名其妙的地方住。”

    王羽斜眼看她,“你可以不跟着我。”

    顾怜儿气的咬了咬下嘴唇,“死男人臭男人,真以为本姑娘媳你,要不是师父有命,谁愿意搭理你这个小气贪财抠门的混蛋!”

    “呵呵,那我可真要感谢你了,居然和我走了一路,多谢多谢。”

    王羽怼了一句,见孩子奇怪的看了过来,笑着伸手放在他脑袋上,摸了摸,“走吧,带我去你家。”

    陈安之不好意的低下头,“原来你知道啊。”

    “这有什么难猜的,不过事先说好,你家要是地方太小,我是不会住的。”王羽的眼神和他一样,很明亮,很温暖。

    顾怜儿看着两人,心里好似有某个地方触动了一下,随即赶紧扭过头,心里骂着臭猪头。

    “你真不去?”

    王羽见她站着不动,开口笑道:“那我就自己走了啊。”

    顾怜儿有心想说就不去,但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两条腿不听使唤似得跟了上去。

    陈安之小心看了她一眼,被那美丽的颜色所震撼,压低声音对王羽道:“公子,这位姐姐真漂亮。”

    他自以为小声,在两人听来却似在耳边说话。

    “有啥漂亮的,不也就一个鼻子两个眼睛一张嘴,和你我一样的,而且你看她,走路都不穿鞋,脚底板肯定很黑,不爱干净。”

    本来听了孩子的话,有些高兴的顾怜儿脸又沉了下去,眼珠子转了转,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跳起来朝王羽脑袋上敲。

    然而,她自以为很快,很突然的袭击被抓了个正着。

    王羽转身捏着顾怜儿的手腕,“过分了啊,之前在路上我都忍了,现在还来!?”

    “哼,谁让你编排我,我的脚不黑的。”

    说着抬起小脚,递给王羽看。

    白里透红的肌肤上没有半点污渍,因为抬着腿,晶莹剔透的脚趾头卷曲着,如同扇贝的指甲整齐的排列。

    平心而论,单以这个论美丑,顾怜儿美的不像个人。

    “看到了吧,以后不准再说我脚黑,听到没有!”

    被看的有些脸红,顾怜儿恨恨收回腿,“还不放手!”

    王羽松开她的手腕,“别闹了,孩子还看着呢。”

    停止打闹后,两人跟着陈安之七拐八拐,走到了一间小院前,地方还挺大,就是太过老旧,透露着一股腐朽的意味。

    才刚进门,就问到了一股药材味,很浓,还带着几分焦糊。

    陈安之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弱弱的说道:“味道虽然有点大,但真的很便宜,而且我做的菜很好吃的。”

    就在这时,一旁的卧房里响起了女人的咳嗽声:“安之,有人来了吗?”

    陈安之连忙跑进屋里,王羽跟着过去,就见着一个披头散发,神色灰暗的女人躺在床上。

    显然已经卧床已久。

    见了陌生人,女人艰难了扯了扯嘴角,“是安之让你租房子吧?这孩子一直想赚点钱,给家里填补家用,希望公子不要怪罪他。”

    说着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虚弱的躺了回去,“送这位公子离开,咱们家住不了人的。”

    陈安之默默垂泪,点点头后退出了房间,将门关好。

    “公子,对不起了,让你们白走一趟,不过我知道城里那家客栈好,等下下便带你们过去。”

    他已经放弃出租房子的打算了,娘说的对,家里的确不适合主人。

    “我觉得这里不错啊,多少钱一个月?”

    陈安之猛然抬头,看到的只有一个明晃晃的光头,还有大大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