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五十六章 杭州 6(感谢若我大哥,很无奈,真的被掏空啦,唉)
    甲板上陷入死寂,没人敢吭声,生怕自己说错话,而受到惩罚。

    “昨日有人来船上闹事,花娘被打伤了,此时正在养伤呢。”有个龟公壮着胆子说了一句。

    顾怜儿脸色一沉,“有人来船上闹事?!楼供奉呢?为什么让花娘亲自去处理!”

    他继续答道:“楼供奉被打死了,那人好凶,也不讲理,出手就伤人性命,昨天咱们船上死了十多个人。”

    “知道他底细吗?”顾怜儿冷声问道:“有没有通知宗门,派人来解决?”

    “已经查清楚了,动手的是杭州李家大少爷,此人是苍南山剑堂弟子,所以手上功夫硬的很。昨天事情发生之后,花娘就已经传讯给宗门里了。”

    顾怜儿点点头,“走,带我进去看看花娘。”

    龟公连忙爬起身,带着她往里面走去,跪倒在地上的其他人纷纷露出嫉妒的神色。

    春风度一共三层,一层大堂,有个很大的台子,上面铺着红布,这是给姑娘表演才艺的。

    至于二层和三层,则全部是客房包厢。

    跟着龟公走到了一处僻静的角落,浓浓的药味传来,顾怜儿本就不好的心情更加恶劣。

    推开门进去,只见一个二十多岁,姿容动人的美貌少妇正躺在床上,脸色很苍白,身上血腥味很重。

    见着顾怜儿,她神情一慌,连忙想要爬起来,却牵动伤势,又倒了下去。

    “怜儿小姐,奴不能给你行礼了。”花娘神色凄凉。

    顾怜儿摇摇头,“你我之间不用在乎这些,伤势如何,严不严重?”

    “人没什么大碍,只是丹田被废,我已经不能为宗门效力了。”

    花娘语气中透着死意,对于一个江湖人武人来说,无论男女,功力被废这种事,绝对比杀了他们还要来的痛苦。

    顾怜儿神色冰冷,“他为什么如此?又怎敢如此?”

    “奴也不知道,不过跟咱们的同行应该脱不开关系,马上花魁大赛就要开始了,咱们宗门培养的女子对威胁太大,所以才会有昨日之劫。”

    “花魁?!”

    顾怜儿脸上冷意大盛,整个春风度花船,都是阴魔宗的人,不过大部分是外门弟子。

    真正算得上比较重要的,也只有花娘和楼供奉了。

    如今一死一废,可以说整个据点都被废了大半。

    “知道是谁在背后谋划吗?我不信一个前途无量的苍南山弟子,会为了花魁而亲自出手。”

    “若是往日里,自然不会如此,但今年的评委来头太大,如果能在他眼前夺魁,将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哦?是谁?”

    花娘顿了顿,看向还在一旁躬身而立的龟公。

    这人会意,立马离开房间。等人走远,她才继续道:“咱们大周秦王殿下的独子!”

    顾怜儿眼睛猛地眯了起来,脑海中瞬间想到许多东西,“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你先好好养伤,那个李家少爷,我自会处理。”

    离开卧房,顾怜儿看了看自己的双脚,犹豫半晌后,还是让人给准备了一双鞋。

    顺便拿了几百两银子在身上。

    ……

    杭州李家在百姓们眼中,是大善人,也是大贵人。

    此时李府内,二公子李永安顶着肿成猪头的脑袋,气冲冲朝书房走去。

    下人们见了他,吓得纷纷行礼,连多看一眼都不敢。

    所有人都知道,大公子李长策是个温润君子,二公子是个真小人。脾气暴虐,动辄打骂下人,还跟外面一群不三不四的朋友四处瞎混,得了个无花公子的称号。

    为什么叫无花?因为他所到之处,没有鲜花还能完好。

    然而李永安不仅不以为耻,反而洋洋得意,经常把这个外号挂在嘴上。

    此时一看他就是在外面吃了亏,除去几个至亲之人外,恐怕谁都不敢招惹。

    猛地将书房门推开,见大哥李长策与他父亲李云正在商量事情,李永安混不在意,哭道:“爹,大哥,你们要给我做主啊,我在城外碰到两个贼人,居然见财起意,对我行凶!”

    说着将脑袋凑过去,让两人看的更加清楚,“好疼啊爹!”

    原本因为被打扰而生出些许怒气的李云,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小儿子一直被宠溺着,如今养成了无法无天的性子。

    他敢保证,李永安刚才说的话里,只有一句是真的,那就是有人对他行凶了。

    李长策问道:“我不是让你带了两个人出去吗?虽然不是什么顶尖高手,但一般人绝对不会是他们对手。”

    见大哥问话,李永安哭的更加凄惨,“别说了,那两个没用的东西,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就被踢飞了,根本就是废物啊。”

    李长策眼睛一眯,“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没有!”

    “杭州城最近风起云涌,来了不少草莽之辈,打伤你们的人有什么特征吗?”

    李永安偏头想了想,“那个女的喜欢赤脚,长得很漂亮,跟仙女似得。身边还有个光头男人,不过那男人是个废物,我用一点钱就打发了,动手的是那个小贱人!”

    喜欢赤脚?

    李长策咀嚼一番,又问道:“你打听到他们住处没有?”

    说起这个,李永安得意的点点头,“当然,大哥你给的两个人别的用没有,打听消息还是非常得力的。”

    顿了顿,他继续道:“不过只找到那个男人的住处,女的不见了踪影,不过没关系,我们去将他抓起来问问就知道了。”

    李长策考虑半晌,“我亲自陪你去吧,如果我猜的不错,打伤你的应该是阴魔宗的掌门弟子怜儿,至于那个男人,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能跟世人盛传的美人同行,必然有两把刷子。”

    李永安虽然不混江湖,但对于一些事也是知道的,比如江湖上的百花榜,他就一清二楚。

    “可是那排名第五的妖仙子,怜儿!?”

    李永安嘴巴哆嗦着,只觉脑袋都不疼了,能被这等女子踹一脚,那也是件能吹牛的事情。

    与此同时,对王羽这个光头,心里生出强烈的嫉妒,与恨意。

    “还能有哪个?我们先去找那个人男人吧,他应该知道怜儿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