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七十四章 我很强 2
    “毕竟是我师叔,请你们看烟花好了。”

    王羽手指一动,汇聚在半空的剑气光球猛然炸开,真如那烟花一般,四散开来。

    无穷无尽的青色光雨缓缓洒下,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历邛大吼一声,将气机运转到极致,双手更是红的像一块玉。他脚下一踏,朝王羽直射过来。

    竟是打算擒贼先擒王,要以命搏命。

    可惜,历邛的速度或许算快,但在剑气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他还没到王羽身前,身上就已经被割的千疮百孔,强行再走几步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这位在江湖上凶名赫赫的血魔手,就这么死了。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王羽,想要回头,却早已无路可退。

    而被剑气包裹的苍南山三人中,因为越发密集的攻击,酒剑仙已经保护不了两人,只能将剑气覆盖自己身体。

    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刘正阳与李长策便成了两架骨头,血肉都被消磨的一干二净。

    王羽撇了撇嘴,张口一吸,将漫天剑气收回体内。

    不到一刻钟,他们信心满满的过来,变成了一地的尸体,只剩两人还活着。

    一个是护住全身的酒剑仙,一个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姬宇泽。

    “不知师侄这一场烟花,可让师叔满意?”

    王羽双手背在身后,平静的问道:“如果不满,那我便在送多一点。”

    酒剑仙重重喘了一口气,“剑气是陈剑图那家伙传的没错,但这个量,却明显不对。”

    顿了顿,他继续道:“当初师父也曾和我说过,三斤剑气,乃是人体大限,根本无法突破,若是强行继续积累,只会爆体而亡,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王羽闻言露出一抹心酸的表情,指着自己头道:“我用这个换的啊!年纪轻轻的没了头发,你以为我乐意吗?”

    一旁被剑气震惊的顾怜儿噗嗤一笑,快步走到他身边,用手搓了搓脑袋,笑嘻嘻道:“光头也没什么的啊,看起来很可爱。”

    王羽将她手拨开,虚着眼道:“你有头发,自然这么说,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酒剑仙颤抖着拿起酒葫芦,往嘴里灌了一口,权当王羽在放屁,“不想说也没关系,你之前受了我的剑指,居然毫发无损,肉身之强,世所罕见。能储存这么多剑气,也并不奇怪。”

    “现在肯走了?”

    王羽用嘴努了努,“记得把这人带上啊,别落下了。”

    “他身为世子,在你这里丢了这么大的脸,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不要觉得无所谓,以为凭借自身实力就可以为所欲为,有句话叫人外有人,总有一天你会倒在这上面的。”

    酒剑仙语重心长,喋喋不休的说着,像是想改善两人关系。

    王羽不耐烦了,右手轻轻一划,剑气斩在他面前的地面上,“赶紧带着他走人,不然就不用走了!”

    酒剑仙一声轻叹,来到姬宇泽身边将他提起,深深看了一眼这个便宜师侄,摇头离开。

    “哇,原来你这么厉害!刚刚那个可是苍南山的三长老,江湖盛赞的酒剑仙啊!”

    顾怜儿大呼小叫的,抓着王羽的衣袖不肯撒手。

    “行了行了,记得把钱给我,还有,这花魁大赛估计也成笑话了,你怎么和你师父交代?”

    王羽挣了挣,却没有挣脱,只得任由她抓着。

    说起师父,顾怜儿哀叹一声,“恐怕这次又要被关禁闭了,师父一般不会传讯给我,但只要用了,就一般是大事。”

    一旁花娘轻轻咳嗽了声,“我倒是知道一点内幕消息,秦王世子点评花魁只是表面,其实背后更重要的是秦王要布局江湖。他每到一处,获得头名的都会获得一面令牌,目前虽然不知道具体作用,但从这么多人争抢来看,肯定价值不凡。”

    顾怜儿闻言拧了王羽一下,“都是因为你,害的我耽搁宗门大事了!”

    “喂,这关我什么事?。”王羽一脸懵,“不是你让我保护你的吗,而且,那个狗屁世子第一次邀请你,也是你让我拒绝的啊!”

    顾怜儿嘟着嘴道:“我不管,都是因为你!”

    “好好好,因为我,因为我行了吧,你是不是该把钱给我了?”

    王羽伸出手,食指和拇指搓了搓,“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啊。”

    顾怜儿气的直翻白眼,也不知道这臭光头是真傻,还是假疯。

    “花娘,拿钱给他!”

    正看的有趣的花娘张了张嘴,苦笑道:“小姐,我是被抓出来的,哪里来的及拿银子啊!”

    顾怜儿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顶着王羽越来越嫌弃的目光道:“不就是钱,我堂堂阴魔宗掌教弟子,会差这点东西!?”

    她说着在身上搜了搜,最后拿出十多个铜板,这还是和王羽逛街特地准备的零钱。

    “呐,先给你这么多,剩下的欠着,等我有钱了还你!”

    顾怜儿将铜板拍在王羽手上,拉着花娘就往外跑,“我这人一向说到坐到,不会赖账的!”

    王羽虚着眼,将手里的铜钱数了数,一共十八个,刚好够在街上吃一顿。

    “哎,我这生意真是越做越差了,得亏没有经营老头子的铁匠铺,不然得赔死。”

    将铜钱收好,王羽冲着顾怜儿的背影道:“我可能不会在杭州待多久了,走之前你记得把欠条给我啊!”

    跑的正欢的顾怜儿一个趔趄,大声道:“知道啦,死要钱的吝啬鬼!”

    王羽摇了摇头,懒得管她。

    陈安之从屋里走了出来,看着满地的尸体,“公子,这些怎么办?”

    “会有人来处理的。”

    王羽随便应了一句,继而认真道:“安之啊,你继续留在杭州,恐怕不安全了,要不陪我一起去江湖上走走?”

    “公子,你愿意带着我吗?”

    陈安之猛地抬头,原本低落的神情变得振奋起来,因为母亲去世,而缠绕在眉宇上的忧愁被冲散。

    “嗯,我看你骨骼清奇,将来一定会成为高手的。”

    王羽笑嘻嘻的说着:“不过呢,我不能教你什么,这样吧,我代师收徒,你就做我师弟吧!”

    陈安之愣了愣,也没在意,反正只要能跟在王羽身边,他就很高兴了。

    “好,我听公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