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七十九章 贪财之人 1
    清晨,官道上一大一小两人正在赶路。

    “安之啊,你知道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王羽背着双手,书箱也不背了,挂在自家师弟身上。

    “是什么啊?”陈安之黑黑的小脸上,满是兴奋,看什么都觉得稀奇。

    “是要有眼色,得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哦?那师兄你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啊?”

    王羽冥思苦想,抓耳挠腮,愣是想不出自己什么人惹不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师兄我好像不怕什么人啊。”

    陈安之嘿嘿傻笑起来,“那我也不怕啊,谁欺负我,便让师兄你去教训他!”

    “嗯,有理。”

    王羽点了点头,至于陈安之会不会仗着他去欺负别人,这个问题并不在考虑之内。

    虽然相处的时间还不长,但他还是能看出来,这孩子本性中的淳朴,以及善良。

    对此,他不禁有些敬佩那个病死在床榻上的妇人,把孩子教的这么好。

    一直走到中午,两人都没碰到有村庄之类的地方,陈安之将水壶倒了倒,里面已经空了。

    “师兄,咱们去找找哪儿有水吧?”

    王羽点点头,他也有些渴。

    正当两人准备离开官道,沿着小路去找溪流或者杏时,走在另一边道上的青年人叫道:“二位,二位!”

    王羽转头,这年轻人个子不高,黑瘦黑瘦的,乍一看,就是陈安之的放大版。

    “有什么事吗?”

    黑瘦青年嘿嘿笑着,快步走了过来,“二位兄弟,可是没水了?或者是身上干粮吃完了?”

    “我们水喝完了,正准备去打水呢。”陈安之对这个跟自己很相似的家伙,有些好感,抢着回答道。

    青年笑的更欢了,从背后的箱子里拿出一个葫芦,椅着道:“不用那么麻烦,我这里有。”

    陈安之眼前一亮,“谢谢大哥!”

    说着就要去拿水葫芦,却被青年一下躲开了,他举起一根手指,椅道:“小兄弟,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辛辛苦苦背的水,你总不能用一句话就打发了吧。”

    “啊?那你要什么?”陈安之瞪大了眼,心里颇有一种瞎了自己狗眼的感觉。

    “这还用问,要钱啊!”

    青年将葫芦塞拔出来,对两人道:“我这可是家中老井的水,清凉可口,最能解渴。”

    陈安之听得直咽口水,但要钱的东西,还是算了,反正找一条河,也能喝个饱。

    至于找王羽要钱买,这个年头就没有在脑海中出现过。

    青年见他不说话,便将目标对准王羽,“小哥,要吗?”

    “我能先尝一口吗?毕竟是花钱买的东西,万一不好喝,那岂不是亏大了。”

    王羽摸着下巴,从怀里拿出几个铜板,放在手里上下抛动。

    一听到铜子儿的撞击声,青年眼珠子都瞪圆了,“喝一口没问题,不过不能对着我这葫芦喝,把你们装水的东西拿出来,我给倒一点。”

    王羽咧嘴一笑,从陈安之那里接过葫芦,“倒吧。”

    青年恋恋不舍的挪开目光,倒了一点水过去。

    王羽仰头喝了一口,的确如他所说,清冽甘甜,十分可口。

    “怎么样?要不要买?”青年貌似对自己的水十分有信心,差点把手伸过去拿钱了。

    王羽点点头,“行吧,把水倒给我们。”

    “好嘞。”

    青年手脚麻利的接过葫芦,开始往里面灌水。

    陈安之在一旁低声道:“师兄,咱们不用这么破费吧,随便找条沟沟都能喝个饱,干嘛要去他那儿买。”

    王羽笑着揉了揉他的头,没说话。

    眼前这人看似一脸奸诈,但那都是装出来的,很生硬那种,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来。

    而且他身后背的那个大箱子,刚才打开时王羽看了一眼,里面放着很多水葫芦,还有一些油纸包裹着的东西,应该是干粮食物之类。

    再看青年一身补丁的衣服,明显就不是什么殷实家庭,或许背后这一箱子,就是养活全家的所有本钱了。

    既然如此,照顾一下生意,也并不是什么大事。

    直到将王羽的水壶装的满满的,青年才送了过来,嘿嘿笑道:“承蒙客人照顾,一共三文钱。”

    直接扔了钱过去,王羽把葫芦递给陈安之,让他先喝。

    这孩子渴坏了,抱着猛灌了几大口才停下。

    “多谢小哥,告辞告辞。”

    青年拿着钱,屁颠颠跑走了。

    陈安之歪着脑袋道:“师兄,咱们这买卖是不是亏了啊。”

    “为什么这么问?”王羽笑着喝了一口水。

    “只是水而已,我们去哪儿都能喝,就算是渴了,忍一忍也就过去了,但那三个铜钱,能换好多不一样的东西。”

    陈安之掰着手指头道:“能吃面,买冰糖葫芦,肉包子,肉饼…”

    数着数着,他愁着脸道:“唉,怎么算都觉得亏本了。”

    王羽哈哈大笑,伸手在他头顶上,揉了揉,“做生意啊,分两种,一是绝对不能吃半点亏的买卖,另外一种呢,是可以吃点亏,甚至宁愿吃亏的。”

    陈安之不解,哪有和人做买卖故意吃亏的,便问道:“为什么我们要主动吃亏啊?”

    “这要分情形来的,刚才我们的确很渴,那小子看准了这点卖水,帮我们解决问题,价钱也不贵,所以我并不在乎这些。”

    王羽蹲下来,看着陈安之的眼睛道:“但是啊,刚才就算他钱再要多一点,我也会给,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你看他,像是个生意人吗?”王羽笑着问道。

    陈安之仔细回忆了一下,“的确不像。”

    “那我们用一些并不重要的东西,去照顾他的买卖,自己也得了方便,他卖了东西,皆大欢喜不是正好吗?”

    王羽笑着说道:“谁都有困难,我们管不过来,但是既然碰上了,恰巧又在方便之内,为什么不去做一下呢?”

    陈安之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师兄的意思是,我们刚才不是在买东西,而是在帮他。”

    顿了顿,他又好奇道:“那为什么不多给点,反正你这么有钱。”

    王羽气的给他脑瓜子弹了一下,“我的钱不是钱啊?那可是你师兄卖命换来的,到现在还有比外债收不回来呢。”

    说着他想起了那个笑起来如同精灵般的女孩,心里很愁,这钱想要回来,怕是难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