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mtime(): stat failed for /home/www/files/xinbiqu/opf/15/15749/index.opf in /home/www/wwwroot/www.xinbiqu.cc/chapter.php on line 192 第一百章 算账 3-一拳万界 100 - 新笔趣阁
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一百章 算账 3
    周甲依旧不敢抬头,他用余光看了看主位上的周全仁,咬牙道:“我爹想通过对付你,去讨好秦王世子。”

    王羽点点头,之前在河越就觉得有些不对,他名声传的太快太诡异,虽然怀疑过,但没有确实的证据,所以只是怀疑。

    将事情在脑子里转了转,便被他抛在了脑后,下次见了那世子,一拳打死便是。

    之前是因为不想给顾怜儿招惹麻烦,如今可没这个顾虑。

    而且,王羽也小看了这位阴魔宗掌教弟子,在江湖上的名声地位。

    “你父亲快要不行了,赶紧去救一下吧。”

    王羽意味深长的扔下这句话,直接离开了周府。

    苍老的狮子不肯退下去,年轻的雄狮或许会因为以前的积威,不敢挑战,但一旦出现机会,它就会狠狠咬住老狮子的喉咙,霸占整个狮群。

    王羽在周甲眼里,看到的是已经被压抑到扭曲的灵魂,所以根本不用做什么,他会毁了身边的人,也会毁了自己。

    看着椅子上的周全仁,周甲脸上露出狰狞。

    他杀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换回来的是地上那条断掉的手臂。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椅子上那个老人,他的父亲,什么家族长远,什么更上一层楼。

    周甲根本不在乎这些,现在机会摆在面前,他又有什么理由放过?

    ……

    三天后,定远城周家老家主,周全仁暴毙在病床上,原因是下人喂东西不小心,把人给呛死了。

    周家新任家主周甲只是打了那下人一顿,并没有下令处死,一时间仁德之名盛传。

    然而明眼人则在冷笑,等待着看周家笑话。

    一间名叫同顺的客栈内,王羽手里捏着酒杯,靠做在窗户旁,耳边不时响起食客对周家的议论声。

    “王兄真是好手段。”

    独孤远坐在对面,摇头感慨道:“人间惨剧啊。”

    “哦?这关我什么事?”王羽用手撑着下巴,慵懒道:“他们要来杀我,这可是生死大仇,结果呢?我不仅没有杀人,甚至连赔偿都没要,只不过稍微惩戒了一下而已。”

    “这一切,不过是周家人自己种的恶果,自己尝了而已。”

    独孤远轻笑不语,如果之前只是因为陈剑图与他父亲的关系,才愿意和王羽亲近,那么现在,他就是因为这个人。

    尤其是在将收集过来的资料整合后,他发现自己居然无法看透眼前这个光头。

    拥有那么高的武功,却不肯滥用,如果你不去招惹,那么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看似贪财,周家那么多金银珠宝,一点都没沾。

    整个人充满了矛盾,好像有某条看不到的线,而他则走在这条线上。

    独孤远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人,天下人熙熙攘攘,所求的不过是名利二字,而王羽就像是个异类。

    和这样的人成为朋友,一定很有意思。

    而要交朋友,除了交心之外,有什么比一起喝酒更加增进关系呢。

    “不提他们,王兄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独孤远轻声问道:“如果有需要,可以和我说,毕竟你师父与我爹关系那么好,咱们这一辈,也不能断了关系。”

    王羽听了这话差点一口酒喷出来,如果他爹知道自己视若珍宝的东西,其实是某老头用来搓脚丫子的,不知道会不会气的从棺材里爬出来。

    独孤远见他神情变幻,以为自己说到点子上了,神情更加温和,拿起酒杯道:“王兄,我敬你一杯,为这一路上你帮过的人。”

    王羽收敛神色,哪怕肚子里快笑翻了,脸上依旧正经,“同饮。”

    说完一口将酒喝干。

    独孤远同样如此,却不小心呛到了,将脸咳的通红。

    王羽有些担忧的看了过去,这小子本来六身子弱,可别喝酒喝死了。

    守在一旁的马夫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走上前轻轻拍打自家少爷背部,每一下都含着气机,独孤远很快就止住了咳嗽。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小时候不小心落下的病根,所以不能习武,身子也要比常人弱许多。今日与王兄相见,心里高兴,这才特地喝几杯。”

    “王兄不必管我,你且尽兴便是。”

    说着他又拿出那把小剑,放在手中仔细把玩,目光之深情,绕是今天的王羽,都觉得一阵鸡皮疙瘩。

    “呃,没事没事,还有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他将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完后将杯子倒转:“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等王羽走远,马夫福伯问道:“少爷何至于此?大夫说你这个身体碰不得酒的,干嘛为了他一个小子破戒。”

    “呵呵,值得的,他是我爹好友的徒弟,武功又这么高强,最重要的是,人有意思。”

    独孤远目光深邃的看着窗外,“而且,他师父跟燕王的关系,绝对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涉及到庙堂中的事,福伯立刻闭嘴,同时小心观察周围。

    “走吧,去看看我那小舅子,说起来还真要感谢王羽,不然想拿下周家,有周全仁那个老头子在,恐怕还得再花几年。”

    独孤远走下楼梯,轻声感叹道:“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呐。”

    ……

    当王羽回到居住的客栈时,陈安之正苦着脸坐在门槛上,唉声叹气的。

    “安之啊,怎么了?”

    王羽凑过去问道:“是不是看上了哪家小娘子?莫怕,师兄去替你说道说道,指不定就成了。”

    陈安之翻了个白眼,“师兄你又没正形了,去劝劝江大哥吧,他刚醒,又吵着要喝酒了。”

    王羽闻言想了想,去找店小二要了两坛子酒,在陈安之惊诧的目光下,笑嘻嘻的往卧房里走。

    “师兄,你还陪着他一起喝啊?!”

    “诶,你孝子懂什么。”

    王羽摇头晃脑的念道:“自古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安之,以后你就懂这里面的好处了。”

    顿了顿,他神色正经了起来,“江云这小子,现在最需要的不是什么灵丹妙药,而是大醉一场啊。”

    陈安之做了个鬼脸,“歪理!”

    王羽哈哈大笑的推门而入,举着酒坛子对床榻上的男人道:“来来来,你我共饮!”